青史悠悠丨聊聊“官印”与“掌印官”

全文艺

写在前面

“当当股东,董事及阚敏监事和当当全体员工尽管放心,在新的章印管理办法出台前,我独自保管这些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期间我承担掌印责任。”上个月底,李国庆对于“抢公章”一事发布如此声明。

在此我们不讨论国庆总种种,而是来聊聊“掌印”这个事。

我们请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获“2019博库·钱江晚报春风悦读盛典”年度新人奖的郑小悠来讲讲中国古代的“官印”与“掌印官”。她的研究方向就是清代制度史、政治史。

视觉中国供图

中国古代的“官印”与“掌印官”

□郑小悠

官印,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公章,在中国古代政治生活里,具有极其特殊的地位。

《管子•君臣上》里面说:“是故主画之,相守之;相画之,官守之;官画之,民役之;则又有符节、印玺、典法、策籍,以相揆也。”注文做出解释:“符节、印玺所以示其信也,典法、策籍所以示之制也。”

古代没有发达的身份识别技术,也没有电视、网络给人出镜露脸,是以兵不识将,民不识官,是政治生活的常态。所以很大程度上讲,上到君主,下至大小官员,他们手里持有的印玺,就是他们身份的标志,是为公信力背书的最重要凭证。

关于印玺,有很多家喻户晓的故事,比如东方六国合纵抗秦的标志,是让苏秦佩戴六国相印;比如孙坚偶然从井里捞出传国玉玺,就引起袁术的强烈妒忌,必欲夺之而后快;再比如著名的明初四大案里有户部空印案,一件官吏利用空白文书舞弊的行政小伎俩,被朱元璋大肆发挥,杀人无算。《红楼梦》第三十二回,史湘云嘲笑贾宝玉糊里糊涂东西随手丢时说:“明日倘或(当官)把印也丢了,难道也就罢了不成?”可见世上最糊涂事,莫过当官丢了印,若是一个当官的把印也丢了,直如同为人丢了脑袋也差不离。

随着政治制度的不断发展,单个行政机构内部的部门分工、人员配置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作为一个机构或是一个部门信用象征的官印应该由谁负责管理、使用,即谁是“掌印”者,历代是有所变化的。

根据《唐六典》记载,唐代各机构掌印的,大多是“主簿”,这个职位显然不是所在机构的主要负责人,而是主管文书工作的佐官。因为印最重要的作用是盖在文书上,使之产生行政效力,所以由负责文书的官员掌管官印,从行政角度讲,是说得通的。

到元代,情况发生了变化。蒙古统治者治理汉地的一个重要方法,是任命蒙古、色目人担任各级“达鲁花赤”(蒙元时期职官名,即中央政府设置于各级政权的监临官),主持本地工作。达鲁花赤们因为语言或是能力、个人意愿问题,在具体行政事务中,未必事事躬亲,但监督汉族官吏、在重大决策中拍板的职责必不可少。所以《元典章》中专设掌印的条款,要求“印信长官收掌”,即由达鲁花赤担任掌印官。当然,长官掌印并不是要他随时把官印别在腰上,印信的日常保管,还是由司吏们具体负责,长官需要用印时,再向他们去要。所以《元典章》中又有“司吏知印事”一条。

明清两朝继承了元朝的这一传统,“掌印”成为机构、部门“一把手”的标配。大家熟悉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就是明朝十二监中的一号人物,是司礼监的长官,主要职责是在皇帝的“批红”上盖印,而同样为人熟悉的“秉笔太监”,即负责起草“批红”的太监,权位则下掌印一等。

清代的最高级行政机构六部内设有司,各司均有分管,权力不小。所以六部不但有堂印,各司还另有司印,由本司能力较强、资历较深的满人司官担任掌印。

不过,清朝六部各司的掌印并非掌管印信,而是掌管印钥,所谓印钥,就是盛放司印盒子的钥匙。那些在六部工作的满人官员,都以能配戴本司印钥为最高荣誉,每每要制作个漂亮的小荷包作为装饰,把钥匙挂在腰间,作为炫耀的资本。

由于一部之内能力、资历,各方面条件都合适的满人司官不多,所以又有兼司任掌印的情况,比如大家都熟悉的,那位鸦片战争期间专和林则徐过不去的投降派琦善,在青年时代也是有名的能吏,他熟悉法律,善于断案,曾有白面包龙图之誉,所以在刑部作司官时,竟能同时“佩七司印钥”。腰间挂着七把钥匙,行走同僚之中,其风光可知。掌印虽然佩戴印钥,但印信本身并不归本司管理,而是放在部里的“当月处”保管。所谓当月处,大概相当于现在部委的办公厅值班室,由官员轮流值班,每天两人。各司的重要文件写成后,由掌印官用印钥从当月处取回司印,加盖在文件上,文件有填改字句和拼接纸张的地方,也要用印,以防官吏舞弊。因为“掌印未至,印不得启”,所以本司所有需要盖印的文件,都必须经过掌印官认可,掌印官的“一把手”地位就这样体现出来了。

作者郑小悠,女,1987年生于北京。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国家图书馆副研究馆员。研究方向为清代制度史、政治史,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擅长历史文学、历史普及类作品的写作,文笔生动平易、引人入胜。主要作品有《年羹尧之死》《清代的案与刑》。获得“2019博库·钱江晚报春风悦读盛典”年度新人奖。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紫藤
紫藤

有趣的故事!

善德延年
善德延年

官印是权力,但要用于民!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