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烟火丨用一碗豌豆糯米饭来告别春天吧

全文艺

□王秋女

四、五月的江南,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真是个再幸福不过的时节,这时有一年中最自然生长、自然成熟的、最应季的新鲜食材。

这段时间不能睡懒觉,买菜一定要赶个早市,一进菜市场,春困萎靡的人顿时鲜活精神起来了:绿油油顶花带刺的嫩黄瓜,还沾着新鲜潮湿泥土的新土豆,透亮如翡翠的香莴笋,碧绿修长的青蒜薹,叶绿茎紫的红苋菜……码得整整齐齐的,一字儿排开,单是看着就赏心悦目。

卖菜的农妇边招徕生意边跟隔壁摊主闲聊,手下却是分毫不歇。这个时节春笋差不多落市了,却不时还能看见一两摊卖野山笋的,野山笋不似春笋那么茁壮肥嫩,细细长长的。掂起一根,也不像春笋那样一瓣瓣的剥壳,而是拿把锋利的小刀,往笋壳上一划,然后将笋梢绕在食指上,三绕两扭几下,一颗野山笋就被脱了衣服,露出翡翠般青绿的身子,这娴熟的动作,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更多的摊主在忙着剥豆子,掰开一荚鼓鼓的豆荚,轻轻一捋,粉绿色圆滚滚的嫩豌豆就在你手心里滚来滚去,煞是可爱。

“蚕放三眠大麦熟,含桃烂红豌豆绿”,“含桃”,是古时樱桃的别称,暮春时节,正是樱桃豌豆上市的时候,红的樱桃、绿的豌豆,都是能入画的。只是如此娇嫩美好的果实,总是稍纵即逝,得天天吃,争分夺秒地吃,不然,等那粉绿微微转黄,那鲜甜的滋味,粉糯的口感,就消失殆尽了。

与豌豆一起上市的还有罗汉豆,罗汉豆的豆荚很肥大,剥开厚厚的壳,发现那内壳还衬着一层浅绿色的棉茸,而那胖乎乎萌哒哒的罗汉豆,就舒舒服服地睡在这软绵绵的豆荚里,真是春困了无痕啊,简直让人心生妒忌……

只是买菜的时候就作难了,这些鲜嫩肥美的时蔬,怎么看怎么好看,怎么烧怎么好吃,什么都想带上一把回去,但一次又吃不了这么多,且春日的时蔬,最是放不得,即便是裹了保鲜袋小心地放在冰箱的冷藏室里,过了一夜再拿出来,这原本水灵灵的嫩绿色,就恹恹的,似失了神。

站在摊位前踌躇着,实在是让人选择困难症大爆发啊,剥豌豆的大妈招呼我:“姑娘儿,立夏了,买点豌豆烧豌豆糯米饭吧!”

顿时眼睛一亮,实在是个好建议。

这豌豆糯米饭,好看好吃又方便不说,而且可以很贪心地将喜欢的时蔬一网打尽。

糯米洗好略浸泡,咸肉切丁,蒜薹切小段,土豆、莴苣、胡萝卜、野山笋切小块,最后倾入豌豆,我喜欢加很多很多的豌豆,豌豆糯米饭,不就是要吃豌豆吗!淋一点酒、酱油、橄榄油,拌匀,高压锅里焖上20分钟,一打开盖子,五彩缤纷清香四溢。

作者供图

孩子惊叹,妈咪,这米饭的颜色好漂亮啊!是啊,暗红的咸肉、橘红的胡萝卜、粉绿的豌豆、青绿的野山笋、翠绿的莴苣、粉黄的土豆、晶莹的糯米饭……这是色彩最丰富美好的一碗饭。

舀上一勺送入嘴里,好吃得让人想哭,却又忍不住有点怅然,吃了这么一碗豌豆糯米饭,也就意味着这个春天真的要过去了,想再吃,得等上一年。

每年这个时节去婆婆家,都会煮豌豆糯米饭给我们吃,婆婆的食材大多是自己在地里现采现摘的,咸肉也是自己腌的,挂在阳台上晒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太阳,上面似乎还留存着冬日干燥的阳光香味。婆婆不用高压锅,而是先起油锅将咸肉豌豆胡萝卜炒过再加米加水直接焖烧。这样烧出的豌豆糯米饭特别香,锅底留着的锅巴尤其香脆美味。

吃的时候她总会说起以前他们那儿的立夏风俗,小孩子们要吃上一顿野火饭,“野火”,顾名思义,是在野外点火做饭,也就是野炊。傍晚,要好的小伙伴们三五成群,你从家里抱来柴火,他带上一小袋糯米,还有小伙伴拎着块咸肉,又不知从谁家的地里摘了几捧豌豆,拔上几棵莴苣……

我看着正埋头吃着豌豆糯米饭的先生,似乎看见当年的那个少年,站在田埂上,夕阳的余晖将那张少年的脸涂上一层淡金色。他的身后,是一片郁郁的田野,袅袅的炊烟,清清的小河……

春天过去了,夏天来了。

作者王秋女,专业设计师,业余码字者,文字比设计更靠谱。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小羊
小羊

读着读者,想吃了

130****9702
130****9702

春天明年见

132****2848
132****2848

家乡的味道

栀子花开
栀子花开

漏了春天。

AAA
AAA

暂别春天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