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潮丨开心的书式生活

全文艺

作者供图

□夏春锦

因为我爱读书的缘故,儿子开心也成了一只小书虫,跟着我过上了书式生活。

记得他刚能在床上翻滚时,我就找了本书作为玩具给他玩。当然要挑选封面设计比较花哨一点的,这样更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和好奇心。一次我将书卷曲后用右拇指轻轻地从书口划过,快速翻动的书页令他颇有些兴奋,直咧着嘴笑个不停。

第一次给开心买书是在他八个月大的时候,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带他去书店。那时他刚开始学说单音节字,进步颇大。尤其对动物感兴趣,已能准确地说牛、猫、羊、猪、狗、鸡、鸭、兔、猴、鹰等称谓。于是我们给他购买了一册《认物大全》,因为有图像,在学发音的同时,也锻炼了他的识别能力,效果很不错。从那以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开心对动物类书始终热情不减。既如此,我就尽量给他选购与动物有关的书,比如《动物世界》《恐龙王国》等。不久又添置了《小鳄鱼和鳄鱼鸟》《狮子王辛巴》《小鹿斑比》等,已由单纯的识别渐渐扩展到故事。在他现有的藏书中,动物类书几乎占了绝大多数。

开心更主要的阅读方式应该还是我和妻子给他讲读故事。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并激发他的兴趣,我在朗读时总要调动起极夸张的语气和表情。起初由我们发起,他欣然接受。没过多久,他有了兴味,便催促起我们给他讲,特别是睡前讲故事成了惯例,一直延续到入学后。

有些故事开心百听不厌,当他知道选择和提出自己的要求的时候,我们感觉到了书籍对他的影响在慢慢地发生。有些故事他听得多了,就能脱口背诵。记得他二十个月大时,一次我按他的要求给他读《狮子王辛巴》,我刚读完前一句,他竟接着背出了下面的长句,而且带着语气的变化,一字不误,很令我们感到意外而惊喜。

作者供图

早在开心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就给他提前备下了一些书。其中有一本是儿童文学作家安武林的代表作《老蜘蛛的一百张床》,我特意请安老师在扉页上给未来的开心写了几句寄语,希望将来他在翻阅这些书的时候,能够体会到我的用意。

有不少朋友知道开心爱读书,就很贴心地以书相赠。儿童文学作家孙卫卫就曾直接网上订购了他自己的四种新书(《玩过的游戏》《我不是好学生》《只有一个你》《把自己扔进书房》)送给开心存读。桐乡籍女作家孔明珠回乡时给开心带过两本书,一本是她自己写的《亲爱的咪咪鲁》,另一本是画家黄石以她家的宠物猫咪咪鲁为原型创作的绘本《咪咪鲁外滩迷失记》。在两书的扉页上也都有孔明珠的题词和签名。此外像珠海书友刘琼是一位纯粹的爱书人,我与她从网上认识不久,她就给开心寄来两套书。与上海书友李志明在上海书展上初次见面,他也送了一套《行走中国》给开心,这些都是很值得我感怀的友谊。

开心的书渐渐多起来,我们遂给他添置了一个专用书架。我将书架组装好后,他在妈妈的指导下,用抹布从里到外擦拭了一遍。这固然是在培养他的动手能力,更是要让他明白书籍是无比珍贵的,应该好好爱护。

作者供图

我与妻均出生于农民之家,从小无书可读。后来爱上阅读,从中受益多多。初为人父,在家庭教育上常常不知如何是好。但就个人经验来说,读书既可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上佳的自我教育。希望开心能够真正喜欢上书、爱上读书,使之成为我们这个平民之家家风的一个重要内容。文学家木心曾说“找好书看,就是找个制高点”,一个人读过的书垒起来有多高,人生的境界就有多高;书房有多大,世界应该就有多大。

夏春锦:闽人客浙,现供职于桐乡市图书馆,读书民刊《梧桐影》主编、杭州师范大学木心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浙江省作协会员。著有《木心考索》《文学的鲁滨逊:木心的前半生》《木心先生编年事辑》,主编和策划有“知新文丛”“蠹鱼文丛”《桐溪书声》等。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51****9700
151****9700

儿子童稚时期,最爱看故事书,最爱听我给他读儿童文学。如今儿子大学毕业了,这社会也变了,老老小小都跟手机最亲,连看小说都用手机了…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