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放电影,影院还可以干什么?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陆芳

从1月23日开始到5月3日,国内影院停摆整整101天。

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在4月29日召开的视频会议中说,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4月22日,2020年以来,全国范围内已有7300家影视公司注销。而截至2020年3月,全国有2263家影院类企业注销。

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之久,蔓延范围之广令人意料不及,对电影产业终端——电影院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2.jpg

受疫情影响,国内影院仍在关门歇业。CFP供图。

在这101天里,影迷没有新片可以看;在这101天里,影院线上卖爆米花、出租影厅拍婚纱,艰难求生;在这101天里,作为电影记者的我,以往忙碌的采访电影节、电影主创的日子消失了,因为电影院关门,没有一部电影上映或展映,写什么呢?

如果从在影院交汇的个体来看——

电影院是我主要采访对象,是我除了报社和家,去的最多的地方;对影迷来说,电影院是让他们哭让他们笑,让他们宣泄让他们释放的地方;对电影创作者来说,影院是创作终极呈现的地方,是他们与观众心与心沟通的地方。

大家都盼着疫情早点结束,能够回到“亲爱的电影院”。

这不仅是一个看电影的地方,还是一个可以慰藉彼此心灵的空间。

就像前几天,资深电影发行人、制作人方励在一场电影论坛上所说:“电影一共600亿票房(去年中国电影票房642.66亿),只是芝麻大的一个产业,但是芝麻大的产业也可以影响人的一生,可以影响人的喜怒哀乐,它又是一个了不起的产业。我们在困境中不要悲观,而是要面对、处理眼下的问题,电影的未来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疫情终将过去,中国电影仍然处在黄金发展期,投资不会离场,人才不会离场,观众不会离场。

我们衷心期待影院能浴火重生,以更靓丽的样子迎接亲爱的观众。

不过也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电影市场经历了10年高增长,正如任何快速的行业发展都会掩盖问题和矛盾,影院建设也一样。疫情一来,以前掩盖的危机也一下子暴露了出来。

此刻,恰好也是一个反思的时机。反思是为了电影院的未来更美好。

【“躺着赚钱”早已不存在】

2010年到2016年,开电影院是“躺着赚钱”。有资金有眼光有兴趣开影院的,基本开一家火一家。

据国家电影局统计,2010-2016年,每年银幕数、影院数同比增幅高达30%甚至40%,2017年以来回落至20%以下。

按照杭州一位院线老总的说法,开影院虽不是暴利,但收益稳定,技术管理等方面门槛也不高,还有政策扶持,并满足了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消费需求,来问他怎么开电影院的老板不计其数。

这里面,有网吧、棋牌室的小老板,也有家里开矿的煤老板、房地产商富二代等,而且这些人的影院都开起来了,前几年生意都不错。

杭州2010年只有十几家影院,2017年有149家。

2011年至2016年间,中国电影票房年均增长率高达28.2%。

2017年票房增长开始滑落,2017年至2019年间的票房平均增长率7.21%,而同期全国银幕增速高于整体票房增速。

影院和银幕数量飙升的同时,票房增速和观影人次却在放缓。2017年末,中小院线或影投公司经营压力增大,部分中小影院开始逐步退出市场,陆续传来影院关门或转让的消息。

2019年全国电影总票房642.66亿元,同比增长5.4%,相比2018年9.06%票房增速,放缓不少。观影人次17.27亿,同比仅增加900万,同比增幅为0.58%,远低于2018年5.93%增长幅度,创历史新低。

2019年,全国新增影院1453 家,新增银幕9708块,银幕增速16.16%,全国银幕总数69787块。

大量银幕增加,票房却未出现相匹配的增长速度,单银幕票房产出下跌,部分影院存在经营不善常年亏损的情况。

在国内很多地方,影院已出现饱和,观影人次下降,上座率低,特别是三四线城市影院非常依赖春节档、国庆档等热门档期。如果热门档期没有出现几部票房过20亿的爆款,小影院往往面临生存问题。

也就是说,在疫情到来之前,影院已面临洗牌,小影院挣扎求生。

国家电影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注销影院267家,注销银幕数1095块,关闭影院数量较往年有所增长。

有业内人士预测,疫情将加速过剩产能的影院淘汰出局,或被并购,最后可能只有不到1/3甚至1/4留下来。

【线上用户资源抓在自己手中】

疫情一来,影院关门之后,才想到那些库存卖品怎么办。

事实上,现在一家影院能够自主控制的东西很少,片源是院线供给的。在网上售票平台出现之前,一家影院经理手中还有电影票定价权和排片权。

售票平台带来了便利,并降低了票价,影院在几大平台拼命砸钱获取用户的过程中,也得到了“票补”这一“天上掉下的馅饼”。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互联网巨头拿到了用户资源,并获得了排片和定价权。影院纯粹成了放电影的场所。

有影院经理说,就连一家小饭店都可以自己研发新菜品,但电影院的自主权真的很少。

随着观众在影院逗留时间的缩短,影院很大利润来源——卖品的销量也锐减,最后自然是把卖品也放到售票平台上一起卖。疫情来临之后,有不少影院、院线才意识到,以前自家影院每天有那么多观众进进出出,怎么没想过发展自己的线上资源。如果自家影院有个APP,或者早就开始做电商,也就不用为库存的卖品发愁了。

5.jpg

疫情期间,杭州UME影院线上卖品广告。

疫情期间,国内也有院线努力做电商,每家直营影院在网上商城都有一个“店铺”,也曾让影院经理看到了希望,但最终还是因起步晚,成效并不大。

疫情也让很多影院发现,以前花大力气运营会员,此时得到了回报。这些会员依旧是影院最忠实的客户群,会费是现金流。

或许疫情过后,每家影院都应该思考一下,如何更好地抓住自己的观众。

电影观众是有较高学历、较高收入、较高消费能力的“三高人群”,让这些观众成为影院自己的线上用户、线下会员,有人有资源,才有商机。

【影院的场地有无限可能】

困境之下的影院为生存也想了很多方法,但发现非票房收入来源太少。

没有电影票卖,朋友圈也卖不了多少卖品,才想到自己花钱租下来电影院这块场地,还可以利用。

于是有的影院把IMAX厅改成篮球场,有的出租影厅拍婚纱照。

4.jpg

疫情期间,杭州德信影城工作人员朋友圈的出租场地广告。

1.jpg

国内某影院出租场地拍摄婚纱照广告。

这些显然是救急之举,疫情过后,真正要反思的是怎么好好利用影院这些场地。

非票房收入在国内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卖品、衍生品、场景娱乐营销和影院广告,每项都大有潜力可挖。尤其是映前广告,每部电影开场前5至10分钟,对广告商和影院都是一座有待开采的巨大金矿。另外,影院还有场地广告,灯箱、贴墙、LED、展架等。

这些,影院以前也在做,但真正花心思的不多,大多数影院吃的仍是电影产业增长的红利。

有一个问题依旧值得思考,影院除了放电影还能干什么?

杭州这几年也有影院引入了餐饮、电竞比赛,进行各种尝试但都未能破圈。

对影院来说,快速发展之后无疑需要精耕细作,引进管理人才盘活影院各项资源,是一个重要问题。

11.jp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133****8329
133****8329

真是没想到,影院有这么多赚钱的路。

最新评论
131****8100
131****8100

是想不到的。

135****2998
135****2998

已阅已阅

139****6706
139****6706

各业旺起来!

158****2029
158****2029

有看有吃

139****1038
139****1038

影剧院除了放符片之外,也可以开发其忚经营项目,影剧院的多种给营㻸力无穷,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