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居钱塘丨问茶续记

全文艺


视觉中国供图

□子张

隐隐山中寺,淙淙涧底泉。

弯弯头上月,皎皎照无眠。

纤纤佳人手,青青紫玉盘;

柔柔黄金叶,津津若有禅。

营营名利客,讷讷不成言。

这段韵语,乃二〇〇九年十月廿八日所写,记的则是此前一晚与几个茶友在灵隐寺出席云林茶会的情形。如今十余年光景过去,韵语中的情境似乎犹在眼前,不妨说,灵隐寺云林茶会是那几年我看到的真正有点“禅意”的茶艺活动,尤其是那晚的第一届。

大雄宝殿之前,布置了大约四五十张几案,每张几案正面为“主席”座位,另三面摆放四张古色古香的木椅,几案上除了洁净的陶瓷茶具,还有檀香、瓶花点缀。

茶会开始后,主客分别入座,由每桌的“主席”负责烹茶并为客人斟茶。记得那晚享用的主要是台湾茶,中间有好几道,可能也有龙井禅茶,而我拙句中所描写的“纤纤佳人手,青青紫玉盘”乃为写实,因为我所在那桌的“主席”正是来自台湾的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女士,紫玉盘的釉色也在案上烛光的映照下发出幽蓝的微光。

女士一面给客人斟茶,一面回答客人的种种疑问,自然也讲到她自己平日忙于工作、业余修习佛禅茶事的个人生活,出语温婉,神态静雅,令人不期然而然地想到“其性精清,其味浩洁,其用涤煩,其功致和”这些形容茶的古语。所谓美,不就是一切都圆满到恰如其分的至境么?所谓禅,恐怕也以不出声、不道破的慧悟之境为上上吧?

那晚的茶似乎不是一味地香,更多的仿佛是一丝隐隐的苦,这隐隐的一丝苦却好像在一刹那间唤起了人生最高的一致与和谐,让我至今不忘。

说来茶禅之间,也许真的存在“一味”之贯通吧?只是这贯通的玄机又全在每个人的自我修习,而与表面的、仪式性的集体表演无关。杭州九溪道上林海亭有近代诗人樊增祥手书一联:“小住为佳且吃了赵州茶去;曰归可缓试同歌陌上花来。”分别引赵州、钱镠的典故表达他的心情,其中似乎就有淡淡的禅意,读之亦有所会心。

陆羽《茶经》曾提到钱塘之茶出自天竺、灵隐二寺,虽说不能绝对地认为这就是后来龙井茶唯一的源头,可也不妨说这出自天竺、灵隐二寺的茶至少有可能是龙井茶的源头之一。参照明代屠长卿所著《考盘余事》对龙井茶炒制的描述也会产生同样的印象,其云:“龙井之山不过数十亩,此外有茶似皆不及。大抵天开龙泓美泉,山灵特生佳铭以副之耳。山中仅有一二家,炒法甚精,近有山僧焙者亦妙,真者天池不能及也。”山民、山僧两条炒茶路径,恐怕正是实情。

其实早于云林茶会数年,天竺山下的法净寺就已经新创了一种法净禅茶,我也有机会得尝一杯。那装在精致木盒里的茶,似乎并无异乎普通龙井,喝过也就喝过了。这也难怪,本来嘛,茶也罢,禅也罢,皆不关乎物的层面,若只于茶叶罐里寻觅禅机,又岂非南辕北辙。

2020年3月29日,雨,杭州午山。

作者子张,本名张欣,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学者,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与研究,著有学术论著、个人诗集和随笔集多种,《新诗与新诗学》《历史•生命•诗——子张诗学论稿》《一些书 一些人》《清谷书荫》《入浙随缘录》及诗集《此刻》较有代表性。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