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居钱塘丨佑圣观·梅花碑

全文艺


□子张

恍惚记得,木心在某个地方说到,他年幼时家里在杭州有房产,因得以在佑圣观路梅花碑那儿住过,对杭州早就熟悉。这让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初来杭州住过几天的地方,竟然会与木心有关。

那年五月底,枇杷尚未完全下市,我在一家水果店里买到这种只在画里见过的水果,很是喜欢。此番来杭,原为工作调动之前的“考察”与洽谈,我于杭州还相当生疏。

同车的年轻乘客特向我推荐城站附近一家旅馆,说是乘车方便,离西湖也很近,走走就到了。我听了他的话,不费什么周折就找到这家旅馆住下了。

这是沿街的一座楼房,楼下有街有巷还有一条河,沿河人家皆为白墙黛瓦,正是江南本色。记得第一顿饭吃的是旅馆不远处一家面馆的大排面,五块一碗,留下了关于杭州的第一个印象。

事后,的确是事后,我才慢慢知道那家旅馆的所在,正是南北向的佑圣观路南头位置,往北百余米,则为东西向的梅花碑。

之所以事后才知道,乃是因为初来那几天心里有事,并未仔细辩识楼下的路名,即使看到过也没留下较深印象。正式到杭州工作之后,乘坐火车或是骑车闲逛,来这一带的机会就多起来,终于留意到佑圣观、梅花碑、水亭址、城头巷、直吉祥巷、斗富桥这些有趣的地名。

有趣,一是这些地名里面的字眼叫人感兴趣,二是查查文献,果然几百年来发生在这一带的故事也真当不少。

譬如佑圣观最早是南宋时候的事,这又跟当时孝宗皇帝在此居住三十年以及后来纪念“北极佑圣真君圣诞”有关,由此又会牵连出孝宗老爸宋高宗的德寿宫,甚至由这这德寿宫再追到奸相秦桧的府第……哎呀,仅仅一个南宋,这一带就拉扯出多少陈年旧事!

可想想又很正常,这儿正处在距离南宋皇宫偏东北一两千米的地方,无论作为秦桧的府邸还是作为太上皇退休居养的“小西湖”,皆不足怪。至于梅花碑,那又牵涉到明清两代的事,先是明末潞王议事厅“梅石双清”题额与画家蓝瑛、孙挞合作的梅花碑,后来却又有乾隆皇帝南碑北运、将梅花碑运到北京圆明园之事……据说直到二〇〇七年,才又依据所藏拓片复制了一块新碑立起。

有一回路过此处,我发现了此前没注意过的巴掌大一处梅石园,可惜时近黄昏,门锁了,后来又专门去看,的确有亭有碑,将事情的原委介绍得清清楚楚,只是那园子实在太小,周遭都是高高的居民楼,梅石园不觉得压抑吗?

又有一次,骑自行车从北面走佑圣观路,才知道此路北段是个茶叶批发市场,人头攒动。过了清泰街是中段,再过了西湖大道才是佑圣观路南段,一直延伸到我当初住过几天的佑圣观桥头。

时至今日,物是人非,假如没有佑圣观、梅花碑、河坊街这些路名的提示,走过这里的人哪能想到,历史离我们不过是点点鼠标的距离。

秦桧,高宗,孝宗,乾隆……皆已远去,木心家的房产怕也早又转手他人了吧?而我,一入钱塘十八载,到今日还会时不时走过这里,脚下踩着历朝历代人们踩过的泥地,想想似乎也是一种因缘。

                              2020年3月26日,杭州午山

作者子张,本名张欣,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学者,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教学与研究,著有学术论著、个人诗集和随笔集多种,《新诗与新诗学》《历史•生命•诗——子张诗学论稿》《一些书 一些人》《清谷书荫》《入浙随缘录》及诗集《此刻》较有代表性。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