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悦读榜评委艾伟:我是评委,同时我也是一位读者

全文艺

微信图片_20200423192751.jpg

艾伟,春风悦读榜评委,浙江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代表作:《风和日丽》《爱人同志》、《爱人有罪》《南方》等等。

春风悦读转眼就8年了,在过去的7年中,它有了自己的特色和声誉,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我是评委,同时也是一位读者,所以,我作为一个读者对春风悦读充满敬意。

每年悦读盛典现场,会有来自全国的出版人、媒体人、读者共聚一堂,分享盛典,而读者是春风悦读重要的一部分,也是最重要的目标

我们希望选出一批真正的好书推荐给读者。所谓的好书就是在思想、趣味、视角、方法等对我们的生活和世界有独到的发现和建构。另外我要说,我参与其中,受益匪浅。

万物复“书”,很美好的名字,如此简洁,四个字就把今年的大背景以及悦读盛典联系在了一起,表面的意思大家都能理解。

我对能起出好名字的人特别佩服,写小说时最令我头痛的事就是起不出一个好题目,或小说人物起不出一个好名字。如果从更宽广的意义上去理解,这四个字也是另外一种真实,人类最重要的思想工具是词语或者语言,万物只能通过语言才能被我们理解、思考、辨析,在我们的反复书写中或越来越清晰,或越来越暧昧不明。总之,我喜欢这个主题。

这段日子,因为疫情,我基本不出门,就找了一些过去读过的旧书——《红与黑》《日瓦戈医生》《老人与海》等。

我想起有一次和学者何言宏聊天,他谈起一个问题,他说,现在已经没有批评家做文学人物论了。好像真的是这样。小说发展到今天,大家似乎都不太重视人物的复杂性以及可阐释性。而在这些古典小说里,当人物在思考和行动时,这些大师写得好极了。比如《红与黑》,男女关系写得无比准确,既有一种日常生活中的好,同时写出了那种极致的心灵险处的好。

我也看了一些和疾病相关的书,比如苏珊·桑塔格的《疾病的隐喻》。

苏珊·桑塔格反对疾病的隐喻,反对将“身体的一种病”转换成了一种道德批判。她认为对疾病隐喻的这种思考方式,来自于人们深以为信和引以为豪的文学想象、政治正确和文化传统,在长期的累积沉淀中,已进入到无意识领域,使人们趋于不能直面真正的现实,而是带着某种滤镜。我认为她说得很好。

作为一位作家,最重要的事一直是写作,写出此生能写出的作品,或者说,写作就是我完成生命的形式。

当然,在疫情面前,生命是如此脆弱,让我们有一个重新审视自我的机会。但这种审视是非常复杂的,和个人的生命感觉息息相关,有人可能走向更有意义的生活,有人可能会更虚无。虽然我前面说反对疾病的隐喻,那是一种偷懒的方法,但不可否认这个春天带给整个世界以及每个人体的影响都是深远的。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