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潮丨吃成小满

全文艺


小龙虾

□赵卫群

无意中翻看到一位朋友发在朋友圈内的感悟:“人生的意义在于把生的变成熟的……” ,感悟文字的下面晒出一幅自己水煮的玉米棒、蕃薯之类的早餐图片。看了之后莞尔一笑,人生无大事,吃就是大事,朋友的一句话说得那么透彻、纯粹。

林语堂说:“人世间如果有任何事值得我们郑重其事,不是宗教,也不是学问,而是吃。”试想一下,这些历经人生起伏的文人们,在风雨潇潇之夜,坐在乌篷船里,喝几盅酒,配上几个小菜,听雨打小船的声音,那份意境是不是很唯美?

汪曾祺是当代最会谈吃的作家,他不但文章写得清淡,做菜也有一手,先不用说选入初中语文教材《端午的鸭蛋》:“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他的随意小炒——一道简简单单的干贝萝卜,就会让来家里的客人折服。  我不是文人,我说不出那么多的雅意,但面对美食,我也有汪曾祺一样的“情怀”——面对美食,一点儿也没有抵抗力,此时再多减肥之类的好心警告都暂且放在我吃了之后再说。        

家里,先生是位做菜好手。他下班比我早,下班路上顺带些食材,回家半小时之内,绝对搞定。常常迟回家的我,一打开家门,一眼看到餐桌上红黄绿白的色彩齐全,荤素搭配甚是妥贴,心中常含感激之余,又不由生出些对他做菜手艺的敬佩。

最喜欢先生做的油焖小龙虾。铁锅烧热,倒入金黄的菜籽油。菜籽油在热锅闪亮,浓郁的油香味沿着锅边钻进鼻尖里。菜籽油是老家带来的,是老爸亲手用油菜籽榨的老家特有的油,特别的淳厚,每次先生倒油时常不由自主地夸一句“真香”。热油泛起的白泡沫差不多消失时,将姜片、蒜头和洋葱丝下锅炒香,将处理好的小龙虾倒入锅中,旺火反复翻炒透,炒到红色卷曲状。先生这才不慌不忙地在锅中依次倒入一碗底的料洒、海鲜酱油,加入红辣椒粉、鸡精、少许盐和大半碗的清水,加盖煮开锅再转慢火焖。

煮足时间,厨房里飘出一阵阵小龙虾特有的鲜香时,打开锅盖,只见锅内的暗红色在沸腾的汁水中一闪一闪,各种滋味仿佛在沸腾中充分融合并发生了奇妙的作用。锅内的小龙虾,像现在的日子一样红火。 

上桌后,儿子、我和先生,一家人围着一大锅开怀大吃起来。金牛座的儿子和射手的我,两个对美食没有任何抵抗力的人儿,常常吃得手心鼻尖冒油,嘴唇泛红还停不住嘴。这个时候,先生常常一边宠溺地对儿子说,多吃点,太瘦了;一边又笑着调侃我,多吃点,吃好了才有力气减肥……

每次看见苋菜,总会想起小时候妈妈的清炒苋菜。在那些日子,贫困得连饭菜都仿佛没有颜色。每当我感觉自己吃什么都没有味口时,妈妈总会一声令下,去菜园里摘些苋菜。我就屁颠屁颠地跑向几百米远的小菜园。拔出满满的一把,在清澈的溪水里清洗干净。小竹篮里那斑斑点点暗红苔绿相间的锯齿边大尖叶儿,在我的一路小跑中上下跳跃。没多久,一碗乌油油紫红夹墨绿色的苋菜,就盛在我们姐弟仨的饭碗里。紫红紫红的苋菜汤汁,渗进了我们那碗白白的米饭中,霎时间觉得生活都有了颜色。妈妈偶尔还会加一勺亮晶晶的猪油在那紫红的米饭里,划一小口入嘴,嘴里、心头都泛起了幸福的滋味……

苋菜

如今,我系着围裙,在锅里为家人炒着苋菜时,不由地嘴角泛起微笑,那是温暖的回忆。突然,想起了张爱玲女士的那句话:“炒苋菜没蒜,简直不值得一炒。”

面对先生善意的调侃,我常常这样回应他——喜欢吃的人都很乐观。我笑着说,汪曾祺被下放时,没得吃,自己画着马铃薯,画完一个,丢到火里就算烤着吃了,还说自己是世界上吃过马铃薯品种最多的人。苏东坡一生中被贬多次。“问当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被贬到黄州,用当地的土猪肉煮着吃,慢着火,少着水,柴头灶烟焰不起,待它自熟莫催它,火候足时它自美。被贬到杭州,又为我们留下了美味的“东坡肉”。

人生的最好状态是小满,有了一定的满足感和幸福感,但是又还有前进的动力与方向。若是糟糕,叫做经历;若是美好,叫做精彩。

作者赵卫群,西湖区作家协会会员,杭州市第十五中学教育集团总校长,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杭州市优秀教师。

微信图片_20200217132420.jp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0****1838
130****1838

诱人的。

一切随意
一切随意

美味佳肴

章丽芳
章丽芳

美味佳肴。

aoe
aoe

美食多多

杭州王祖蓝
杭州王祖蓝

好好好好好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