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真卿有多爱这个浙江男人?千年前他在湖州送出“友谊的小船”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雯 通讯员 王梁裕子

唐代宗大历八年(773年)正月,65岁的颜真卿来到贬谪途中的最后一站:湖州。

自京城至湖州,三千四百余里,抵达之前,可能颜真卿自己也未想到,他会在江南留下浓重的一笔。

VCG11393969645.jpg

颜真卿画像 视觉中国 供图


在湖州任刺史的五年时间中,有一个词,紧跟颜真卿的名字,发出别样的光辉:浙西联唱——这是颜真卿于大历八年至十二年在湖州主持的诗酒文会。

最近,颜真卿研究专家、著名书法家朱关田先生主编的《颜真卿书法全集(珍藏版)》,由浙江摄影出版社出版。

《颜真卿书法全集》(珍藏版) 朱关田 主编 浙江摄影出版社 可点击购买

这是颜真卿现存书法作品最全面之汇集,也是权威的颜真卿研究著作。因为,它不止汇集了书法,还将朱关田先生的研究成果:《颜真卿书法评传》《颜真卿年谱》《颜真卿家世》《颜真卿交游考》……一一收录其中。

结合这些珍贵的研究资料再看颜真卿的书法,便更能体会,一千多年前,这位书法大家在那些一钩一划中的故事和情绪。

IMG_2239.JPG

《颜真卿书法全集》(珍藏版)内页

唐万历十年秋,那一次盛大的见面

当然,在颜真卿刺湖之前,江南的诗会活动就已经如火如荼。

在学者们的笔下,江南诗文化圈不同于京都的诗文化圈,它更多是一种社交方式,而非怀有获得赏知的直接目的。

来到湖州的颜真卿,继续主持编纂一部大型韵纂类书《韵海镜源》。这部书的修纂几乎贯穿了他的大半个人生,并为他召集文人名士提供了绝好的契机。

在湖州,也是如此。

在绝妙山水中,颜真卿率众进行《韵海镜源》的修纂。大历八年十月,这部书的修纂徙至杼山,由此掀起了一波波游宴唱和的高潮。

《颜真卿书法全集(珍藏版)》中,有“交游考之湖州交游”,环绕颜真卿身边的,都是声名赫然的人,随便说两位:茶圣陆羽,诗僧皎然。

但今天,只想说一说颜真卿和另一位浙江人张志和的故事。

张志和画像 视觉中国 供图

如果没有浙西联唱,大概也不会有张志和的《渔歌子》了。

对,就是那个写下你会背的《渔歌子》的张志和。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其实,张志和的《渔歌子》,除了这一首,还有四首,不过,它们本来的名字叫《渔父词》,《渔歌子》是宋代才有的词牌名。

在颜真卿到湖州之后的大历九年八月,张志和自越州来访。

颜真卿记录了他与张志和第一次盛大的见面。

我们对张志和的了解,大概只知道他写了一首诗,其实,这位自称“烟波钓徒”的隐世狂人,是一位功夫了得的山水画家,而且作画之时,还有颇有些行为艺术家的味道。

“性好画山水,皆因酒酣乘兴,击鼓吹笛,或闭目,或背面,舞笔飞墨,应节而成。”这是颜真卿笔下的张志和。

而且,第一次见面,他就见识了这位东阳人(一说会稽)的不凡举止。

“俄挥洒横布面纤纩霏拂,乱抢而攒毫雷弛,须臾之间,千变万化,蓬壶仿佛而隐见,天水微茫而昭合,观者如睹,轰然愕眙。”

这是颜真卿在《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中,对那次初见的还原。

怎么讲?这句话,过度解释反而没有了味道,反正,张志和挥洒的姿态,跃然纸上。而在座的60余位参与宴请的人,被他“惊呆了”。

除了记于《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中,记下这次见面的人不少,毕竟,那是个60多人的场子。

颜真卿的另一位好友——诗僧皎然写有一首《奉应颜尚书真卿观玄真子置酒张乐舞破阵画洞庭三山歌》,这诗的题目真长,可重要的人与事都在了:真卿、玄真子、置酒、张乐、舞破阵、画洞庭三山——几个词组之间,洋溢着张志和的性情与才华。

“手援毫,足蹈(踏)节,披缣洒墨称丽绝。石文乱点急管催,云态徐挥慢歌发。乐纵酒酣狂更好,攒峰若雨纵横扫。”皎然对张志和的描述,与颜真卿完全一致。

浮泛于江湖之上的张志和,这次也是泛舟而来。

只是,那小船太破旧了,颜真卿就小心翼翼地提出要为他换一艘新船。

“傥惠渔舟,愿以为浮家泛宅,沿溯江湖之上,往来苕霅之间,野夫之幸矣。”这是张志和的回答。

应该说,不久后,这“友谊的小船”就送成了。

因为,皎然又写了一首诗:《奉和颜真卿落玄真子蚱蜢舟歌》,其中有一句:“刳木新成舴艋舟。”

而且,朱关田先生认为,“画洞庭三山者”发生于颜真卿与张志和初次见面之时;“舴艋舟之更新,及皎然之奉和”则稍后。

大约自此之后,张志和就驾着这一艘小船,“沿溯江湖之上,往来苕霅之间”,只是,这样的悠然,并未持续太久——当然,这是后话。

没有颜真卿,就没有我们熟知的《渔歌子》

转眼,自颜真卿前一年正月抵达湖州,他迎来了另一个春天。很显然,他与当地文人以及追慕而来的非湖州籍文士,热烈地打成了一片。

我们所熟知的《渔歌子》,就在颜真卿、张志和以及众人的唱和中诞生了,这是唐代宗大历十年(775年)的春天。

在沈汾(唐溧水令)撰写的《续仙传》中描写了一次聚会:

颜真卿与门客会饮,乃唱和为《渔父词》,其首唱即志和之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这一次聚会中,颜真卿与陆羽、徐士衡、李成钜四人共唱和二十五首《渔父词》,就个人的理解,这次唱和,张志和似乎不在场,但他的《渔父词》在场。

但无论如何,就词意判断,“西塞山前白鹭飞”应该也是写于这个春天的。

颜真卿与一众人唱和的《渔父词》,除了张志和的五首,其他都散佚了,其余四首,在此一记:

钓台渔父褐为裘,两两三三舴艋舟。能纵棹,惯乘流,长江白浪不曾忧。

霅溪湾里钓鱼翁,舴艋为家西复东。江上雪,浦边风,笑著荷衣不叹穷。

松江蟹舍主人欢,菰饭莼羹亦共餐。枫叶落,荻花干,醉宿渔舟不觉寒。

青草湖中月正圆,巴陵渔父棹歌连。钓车子,橛头船,乐在风波不用仙。

“张志和戏水而卒”,走完43年的人生

从初识到共同宴乐唱和,颜真卿与张志和的交游仅持续了一年时间。

这要从唐大历十年夏天的一场大水说起。

《旧唐书》卷三七《五行志》中记载,大历十年“七月己未夜(二十八),杭州大风,海水翻潮,飘荡州郭五千余家,船千余,全家陷溺者百余户,死者四百余人;苏、湖、越等州亦然”。

大水之后,颜真卿写下了《湖州帖》(又称《江外帖》):“江外唯湖州最卑下,今年诸州水并凑此州入太湖,田苗非常没溺。赖刘尚书与拯,以此人心差安。不然,仅不可安耳。”

刘尚书,即吏部尚书刘晏,散骑常侍萧昕奉刘尚书之命来湖州体察民情。八月初,颜真卿率众人送萧昕完使归京后,往平望驿秋游。

就是在这里,“张志和戏水而卒”,走完了他43年的人生。

《续仙传》对张志和的离世进行了另一番描述——

志和酒酣,为水戏,铺席于水上独坐,饮酌笑咏,其席来去迟速,如刺舟声。复有云鹤随复其上,真卿亲宾参佐,观者莫不惊异。寻于水上挥手,以谢真卿,上升而去。

这段文字虽然传奇,但由此可以确定——张志和死于平望是没有争议的。

张志和逝后,颜真卿为他撰写神道碑,也就是《浪迹先生玄真子张志和碑铭》,可以说,在颜真卿书写的碑铭中,这一篇独一无二:他一改以往先交代谱系,后赞颂墓主功业的写作模式,而是将张志和的性情、逸事进行浓墨渲染。

在颜真卿笔下,我们知道了更多张志和的人生。

比如,他少年成名,也曾走入仕途,而后弃官,隐入江湖。

他的哥哥浦阳尉张鹤龄,担心张志和浪迹天涯不再还家,就在会稽东郭买了一块地,为张志和结了一栋茅斋。张志和甚至“闭竹门,十年不出。吏人尝呼为掏河夫,执畚就役,曾无忤色。又欲以大布为褐裘服,徐氏闻之,手为织纩,一制十年,方暑不解。”

这一段的大概意思是,他十年不出门,被当地小吏拉去掏河,欣然拿上工具加入劳作的队伍,穿衣更是不讲究了,嫂子徐氏为他做了一件布衫,他不分寒暑穿了好多年。

但是,在艺术世界里,他却是另一番逸兴飞扬的状态。

江南山水,释放了颜真卿性格中另一面

身在湖州,虽说颜真卿处于人生的低潮,但是浙江的好山好水与文士云集,开启了颜真卿的另一篇章。

《颜真卿书法全集》(珍藏版)中的《祭侄文稿》

自然与人文,让他释放出了性格中的另一面,甚至让他显得没有那么肃然与凛然。

他确实想追慕山水了。这样的放下,其实是有前兆的。

大历十二年五月,颜真卿在《李含光碑》中追述往事。他说,六年前,他卸任抚州刺史后,便有寄情山水之意,只是,转刺湖州,他并未完全实现夙愿。

其实,这种说法是有所保留的。当我们翻看《颜真卿书法全集(珍藏版)》的那些游历和唱和,可以读出,他已经纵情于这片山水之上了。

而且,在与众人的交往中,他一改人们印象中的刚烈,对张志和就不用说了,从诗文和记载中可见,他小心翼翼,表达了对一位性格敏感的狂人的懂得以及充分的尊敬。

还有陆羽,颜真卿甚至为他建了一座三癸亭。“欻构三癸亭,实为陆生故。”一首《题杼山癸亭得暮字》说得清楚明白。而陆羽,在诗文中极少回应颜真卿,他折一枝青桂回赠,已是文士之间最高的敬意了,不过,这事,陆羽依然不说,而是要颜真卿自己写在诗中。

在湖州的颜真卿充分显示了他性格的多面,他用自己的方式,维系着外来与本土文人之间的平衡。京都文化与湖州本地的文学传统,在他的引领下,实现了融合。这一切,在《颜真卿书法全集(珍藏版)》的诸多细节中,都可以读到。

今天的湖州,杼山苍翠,苕溪和霅溪依旧流淌着千年前的水,似乎可以照见古人往日的足迹。

站在现代人的角度,我们总试图找几场颜真卿到杭州的游历。但是,相关的痕迹不多。

安史之乱中,唐朝中央政府能有效管辖的地区当中,只有两浙地区、西川地区比较富庶。而湖州,自唐天宝元年,领乌程、武康、长城、安吉、德清五县。政治地位与经济状况呈现了正比的增长。而且,湖州以攻守俱佳的自然条件,成为江淮一带的军事要地。唐朝中叶,湖州已成为集军事、经济、文化于一身的江南名郡。

所以,颜真卿在湖州的故事都已经说不完了,即使他就近游历,也不过是历史的旁枝末节。

不过,颜真卿于大历十二年初所作的《梁吴兴太守柳恽西亭记》,在杭州留有痕迹。

2019年初次公开面世的“唐颜真卿西亭记残碑”,被收藏于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而碑帖也收入了《颜真卿书法全集(珍藏版)》。

杭州,颜真卿楷书西亭记残碑.jpg

颜真卿楷书西亭记残碑 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藏

【阅读+】

伴随着《颜真卿书法全集(珍藏版)》的出版,浙江摄影出版社还推出了文创产品。

“敦雅——颜真卿书法笔记本”将颜真卿书法作为笔记本的题材,设计者希望将颜真卿书法的艺术魅力传递给更广大的读者。

颜真卿1.jpg

点击购买

“御书房珍藏”系列是由古代书画珍品原大高清复制而成的文创产品,第一辑选取最广为人知的五件书法瑰宝:《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文稿》《苏轼黄州寒食帖》《米芾蜀素帖》《赵孟頫洛神赋》。

DSC_1083.JPG

点击购买

而“原作1+1”系列即一件与原作(卷轴)等大的书法拉页和此件书法局部放大版的组合。

IMG_2457.JPG

点击购买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59****6864
159****6864

了解一下

136****6918
136****6918

了解一下

135****7151
135****7151

已阅已阅

南柯一梦
南柯一梦

收到?!

139****2664
139****2664

了解了。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