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烟火丨碗碟中热恋天地

全文艺

□汪小又

春天来了。温度日渐升高,春衫也渐薄。傍晚下班时微风拂面温柔无比,往窗外随便一看,满眼都是调色板一般的缤纷。

不自觉地,时令的变幻,也在碗碟中流露了出来。

作为一个极具仪式感的人,我是一定不会错过具有时令意义的食物的。比如说,元宵节的元宵,腊八节的腊八粥,清明节的蒿子粑粑,诸如此类。

今年清明节,因为疫情的缘故,我没有回老家。回想了一下,我已经十多年没有缺席过家庭的清明节祭扫了。尤其是去年奶奶去世,今年清明竟没能去为她扫墓,心内伤感不已。

另一件遗憾的事,便是没能吃到我妈做的蒿子粑粑。

微信图片_20200415171903.jpg

杭州人或许不太熟悉蒿子粑粑,因为浙江人清明节前后大多吃青团。其实二者有些类似,都是同一时间上市并带有一些祭祀意味的食物,都是青绿色。但这两种食物,口味却相去甚远。

青团是用青艾汁或是浆麦草和糯米粉捣制,再以豆沙为馅而成。如今的食物口味日渐丰富,青团的馅种类也和月饼一样越来越多,蛋黄,肉松,莲蓉,紫薯等等。当然,也有咸口的馅等。

而蒿子粑粑是将蒿子(一种野菜)揉入糯米粉,然后放入油锅中炸至两面金黄,外酥里软,口味绝佳。蒿子粑粑多是咸口,我安徽老家那一带,多半会放一点咸肉,不能放多,吃的时候不觉得咸,只觉得鲜美。

昨晚打电话回家,电话里妈妈说,清明节和好的粉都放在冰箱里冻着,等我下次回去拿出来煎炸熟了就能吃了。

蒿子这个东西,只有清明前后最为鲜嫩,过了那个时间,就不是那个味道了。是一期一会的朋友。

三四月还是吃花的好日子。

榆钱和槐花,都是这两个月稍纵即逝的食物。

榆荚也叫榆钱儿,是榆树的种子,在北方比较多见。

微信图片_20200415171845.jpg

小时候语文课本上便读到过榆钱饭,一直不知道为何物,很是好奇。于是前些天,在网上买了些新鲜榆钱。

30几块钱,买了五斤。收到一看,一大箱子!发了朋友圈,问有没有同事想分一点,结果一口气送出去五份。毕竟都是没见过榆钱的南方人啊。

费了好大的力气把榆钱洗干净,然后撒上面粉抓匀,放到蒸锅上蒸熟,可盐可糖。20分钟后起锅,咬上一口,榆钱的鲜嫩和面粉的喷香混合在一起,溢满齿颊。也有人用榆钱炒蛋,我没尝试过,下次试试。

至于槐花,和榆钱的做法差不多。听说山东人喜欢把槐花放在馅料里包包子,槐花的味道可以给大肉包子增添一丝花香,以及几许文艺的气息。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今天还在摇曳生姿的花骨朵儿,明天可能就坠下枝头了。那么不如,还是大口地吃它吧。

其实,想把花儿留住也不是没办法,熬酱就是其中一种。

微信图片_20200415171911.jpg

春天的樱花、桃花、玫瑰花都可以用来做酱。盐水洗净,摘掉花萼叶片,花瓣晾干。干透了之后,一份花瓣,一份白糖,一顿混捣,然后加几勺蜂蜜奉上罐子就做成了。之后的几个月,便可以一直品尝着这被封印住的春日味道。配白粥配土司,或者直接舀两勺冲水喝,都是绝佳的选择。

我喝的是水吗?是春天啊。

去年大概也是这个时候,极迷恋一首歌,叫《偷凉记》。歌词写的是夏季的食物,但其中有几句,倒是四时都应景——

“生涯有唇舌落笔,不劳谁题诗作序,我和你,碗碟中热恋天地。”

那么 ,便在那一碗一碟一蔬一饭中,与四时天地,永恒热恋下去吧。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9****6706
139****6706

咬春天去!

137****6608
137****6608

春天,可以喝!

135****2758
135****2758

😊😊😊

178****8216
178****8216

😊😊😊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