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艺考变革中,“最苦”的这届艺考生们面临哪些困境?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汪佳佳

2020年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极为特殊的一年。疫情的波及面之广,大家都感同身受,但是疫情带来的影响之深,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体会。

对于艺考生来说,这一年可谓是影响深远。原本身处象牙塔之中的他们,一夕之间,提前迎来了人生的磨砺。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前一段时间,有关高校均推迟了艺术类专业校考工作。

3月12日,教育部针对此事做出部署,为防止校考引发大规模的人员流动和聚集,原则上2020年高考前不组织现场校考。

一天后,中戏、中传、北电等八所院校便以极快的速度做出回应:部分专业初试改为线上,部分专业拟调整合并考试内容、减少考试环节、压缩考试周期,更有专业考虑按照高考文化课成绩由高到低录取。虽尚未点名具体专业名称,但从描述中也能知道大概率会波及到戏剧影视文学、电影学、制片管理等编导向专业。

“我们这一届艺考生真的特别难。”海宁宏达高级中学的高三艺考生陈晨说。

陈晨

这届艺考生难在哪里呢?

如果没有这一场疫情,所有艺术类专业的校考现在应该都已结束。无论结果如何,考生眼下都无需再为专业课考试烦神,只需要专心准备文化课的考试就好。

而专业课考过之后,成绩如何考生心中大概也有了数,准备文化课考试也会更有针对性。

而现在的情况是,艺考生们之前花了大半年集中准备的专业课考试不能如期进行,而文化课考试的日期也在不断逼近,专业课不能完全丢,文化课更是要认真复习,加上对于前程的不确定带来的焦虑,这一切都令他们无所适从。

“最开始看到艺考政策变化的通知时,我的情绪是非常焦虑的,怕自己没有大学读。后来声缘艺考的老师帮我们分析,慢慢也就调整好了。说实话,急也没有用,现在能做的就是以文化课的复习为主,稳扎稳打,迎接变化。”

陈晨学的是播音和表演。与其他艺考生相比,他算是幸运的,因为在年前,他已经参加过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浙江工业大学、河海大学等学校的校考,并且很有收获。

这几所大学的校考都是1月份举行的。陈晨这波赶考中,成绩最好的是上戏的专业考试,他报考了上戏的木偶表演系专业,并顺利通过了木偶戏专业的一试、二试,现在在等三试的成绩。三试就是最终一轮。

上戏是陈晨最心仪的学校,但是上戏的影视表演专业太难考,而且影视表演专业的考试安排在年后举行,于是他便先报考了竞争相对较小的木偶戏专业。“如果进不了上戏表演系,那就先努力进上戏。”

陈晨说,年轻演员彭昱畅也是上戏的木偶表演系专业毕业的,所以对于将来想从事影视表演的他来说,这个专业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除了上戏之外,陈晨还通过了南广学院的一试,目前也在等成绩。南广学院的一试就是最终试。

因此,与其他艺考生相比,陈晨的心态稍好一些。“但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我也很担心,不知道后面的政策会怎么变化。” 陈晨说。

继“原则上高考前不组织艺考”的消息流出后,3月13日,教育部官网发出通知,鼓励高校采取考生提交作品、网上视频面试等非现场考核方式进行考核。对于专业性强且拟继续组织校考的高校,鼓励先通过提交作品、网上视频面试等非现场考核方式对报名考生进行初选。

3月26日,在澎湃新闻对上海戏剧学院院长黄昌勇的专访中,黄昌勇表示,上戏还未举行校考的专业中,包括戏剧影视表演、音乐剧表演、戏剧影视导演、播音主持、中国舞 芭蕾舞、国标舞、舞蹈编导等在内8个艺术专业今年将首次通过提交视频作品和网上考试的形式进行初试,复试和三试将依旧通过校考举行。编剧、戏剧教育等4个专业则将取消艺考直接通过高考分录取,具体的考试方案和细则将在几天后正式公布。

“初试设置为线上进行,说实话我不太适应。比如就表演这个专业来说,我觉得还是需要面对面地去感受考生的精神状态、语言肢体等等,如果只是线上,别的不说,就连声音通过电波传输后都会受到影响,所以线上考试很可能会产生不公平的现象。我很担心自己不能去其他院校的面试现场展示自己,而且我觉得自己现场的表现,肯定是会比线上面试要好的。”陈晨说。

带给考生压力的不仅是前途未卜的专业课考试,还有学习阵地从学校转移到家里的文化课复习。“本来这段时间是我们复习文化课最关键的时期,现在在家上网课,肯定比不上在学校学习的效率。”      

焦虑过后,让自己安下心来进行最后的冲刺才是最重要的。陈晨和他的同学们都深深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便互相打气:“最重要的还是要让自己变强,如果实力足够硬,不管线上线下,相信都会被录取的。”

黄志邺就是和陈晨一起互相打气的同学之一,二人同在声缘艺考参加专业课培训。和陈晨一样,年前他也赶赴了多所学校的校考,也同样在等成绩。

陈晨和黄志邺 

黄志邺的专业课一直比较好,但在浙江省统考中,他没发挥好,成绩排在200多名,他自己很不满意。

正因为如此,他对几大名校的校考寄予的期望更高。

“老师说我不是第一眼帅哥,所以线上的话,我肯定不如现场考试有优势。而且如果没有那个现场氛围的话,我觉得情绪也很难调动起来吧。”

面对眼下的情况,抛开暂不确定具体考试政策的院校不提,黄志邺觉得自己眼前有三条路。

第一个是好好学习文化课,然后凭省统考的成绩去考其他大学。第二个是浙工大和南广学院这两所学校的校考如果可以通过,那就多一个选择,但是成绩仍然需要等待。第三个是复读或者出国,不过黄志邺的父母不太支持他复读。

这个年,黄志邺过得五味杂陈。虽然有了一个长长的假期,但他并不开心。在家呆久了,伙食也比较好,黄志邺也长胖了些,“感觉形体也没有那么好了,接下来还要把减肥提上日程。”

黄志邺

黄志邺高二时选择成为一名艺考生。父母虽然并不太支持这个选择,但出于对儿子的尊重,他们没有阻拦。

谁也没想到,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却遇上了这么多变故。有几次,黄志邺差点和爸妈吵起来。因为大家都很焦虑,情绪烦躁之余,父母后悔地说“早知道会这样,当初还不如好好学文化课,不要选择什么艺考。”

听了这话,黄志邺的压力更大了,好像自己当初做的决定被提前证明是错的。

然而没过多久,黄志邺便冷静下来。“我觉得无论如何,还是要选择自己喜欢的的东西,这真的很重要,所以我不会后悔。但如果最后考上的学校远远没有达到我心里的预期,我应该会选择复读或者出国,相信父母也会支持我的。在这之前,就是全力准备,保持状态和不断提高自己。既然事情发生了,那就只能去面对。”

陈晨和黄志邺对于线上考试担忧得更多的是公平和效果问题,沈昱汎担忧的则是考试硬件问题。

沈昱汎是桐乡一中的高三艺考生。从高一开始,她就打定主意要学表演。

沈昱汎

最初得知艺考政策要改革时,她觉得很慌。“这半年来一直在准备校考,文化课都耽误了,现在校考又有变化,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安排,觉得很难受。“

更让沈昱汎心慌的是,如果进行线上考试,她没法找到表演场地,也不知道线上小品要怎么演,怎么拍,让谁来拍。“家里没有专业器材,让父母拍又怕他们不够专业,场地也很有要求,而且线上的面试也不知道考官能不能把考生看得全面。”

沈昱汎感觉这一系列担忧已经超越了自己的能力范围,可是又确实是自己不得不去面临的实际问题。

而在上戏院长黄昌勇看来,疫情给高等艺术教育带来的不是困境,而是一次全新的革命。虽然目前不同学校推出了不同的方案,但对文化课要求越来越高,是个普遍的大趋势。

不仅专业课成绩重要,考生的整体人文素养也日益成为高等艺术教育看重的部分。“我们希望培养的是艺术家。”黄昌勇说。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5****2657
135****2657

已阅读全部

188****6401
188****6401

特殊时期特殊情况

138****2261
138****2261

哈哈哈哈哈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