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95后的他给二老磕了响头、留下毕生积蓄,扭头奔赴前线

财经圈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高佳晨

这个特殊的庚子开年,涌现了数不胜数平凡而伟大的人。

他们在紧要关头,冲去最前方,顶着无声硝烟,为你我披襟斩棘。

这些人,原本都是生活在你我身边的人,是我们熟悉的人,此刻却化身“战士”,在这场抗疫中,写下一个个感人故事。

而90后,乃至95后群体,也成为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他得知武汉需要支援,第一时间下决心报名;

他失眠整整一夜,做好“去了可能就回不来”的觉悟;

他在临走前,给父母磕了响头,留下毕生积蓄;

他从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出发,换了好几种交通工具,辗转几十个小时;

他穿过方舱医院的隔离病房,为他们安装调试;

他将浙江的可移动CT设备,在最需要的时候带到武汉……

他是一位95后,他叫鲍晴宇。

WechatIMG46.jpeg

以下,是这位95后小伙子的自述:

报名后,我一夜没睡着

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我是浙江明峰医疗客户服务部的一位工程师。

武汉封城后,我和家人在一起看新闻,我爸妈还有我妹妹,看到很多人都第一时间去支援武汉了,就跟他们说,要换成我,我也会去,一方有难,多少我也能做点贡献,要不我也去吧?

因为我平时讲话就是嘻嘻哈哈的,他们还以为我在开玩笑,但也说,你想去就去呗!

没过几天,1月30日早上7点多,公司群里发了消息,征集人去前线,去武汉支援。

我当时一看到,就跟家里人说,我们公司需要人去啦,那我报名了啊?

他们愣了一下,说,那你报名吧,想去就去嘛!

然后我就打电话给人事,说我要报名!我是我们公司第一个报名的,人事特感动,跟我巴拉巴拉说了一堆,这有啥呀,是吧!他们就让我先收拾行李,其他的他们安排,出了票跟我说。

因为我平时在家时间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工作,家里也没我什么行李,就春节带回来的几件衣服,很快就收拾好了。

我爸妈都是农村里的,文化水平不高,没有那么会说,也不是很爱表达。虽然他们该干活干活,但气氛比较沉重,我能感觉到他们又想让我去,又不想让我去,话明显少了很多。

我妹妹大四,原来也挺活泼爱开玩笑的性格,那天也老唉声叹气,拍拍我肩膀,跟我说,去吧,家里还有我呢。

爸妈也是,既是安慰我,也是安慰他们自己,说没事没事,去吧。

他们问我要去多长时间,我说一个月左右,他们就不吭声,我知道他们心里肯定在算日子。

那天晚饭,我妈把原本我们2月2才吃的特色菜,也拿出来做着吃了,桌上全是我喜欢吃的东西,弄了好些个菜。

那天晚上我几乎一晚上都没睡着,想了很多,前方有没有隔离服?防护物资会不会不够?能不能吃上饭?是什么样的环境?要怎么开展工作?

因为完全不清楚前方是什么情况,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万一回不来,父母怎么办?

对比别人来说,幸好我还有个妹妹,也就是那天晚上我决定,把银行卡和密码留下。

那天晚上,我爸妈肯定也没睡着。

我妈给我炸了一上午咸菜

我爸在院子里干活,一直不进来

第二天就是1月31日,我是下午七点多的飞机。

早上起来,我没什么胃口,我妈做的早饭我也没吃。

从一大早开始,我妈就开始给我炸咸菜,因为我是北方人,她怕我去那边吃不惯,炸了一上午,给我装了一大包,大概两三斤吧,让我带去那边吃。

这个咸菜可是我们这边的特产,做起来可麻烦了嘞,用的是那种菜头,冬天腌了,第二年春天用锅煮,再风干,保存,经过夏季、秋季,要至少一年才能做成。

WechatIMG257.jpeg

鲍妈妈炸的咸菜

吃的时候,要先蒸软,再切成一条一条的,用油炸了,特别香,是我们赤峰特产,叫咸菜疙瘩,我妈炸的时候,还要放点孜然,这是她的秘方,炸出来特好吃,回头我给你寄点。

她给我装的量,够我起码能吃半个月了。在武汉的时候,每次只要吃上咸菜,我就觉得特幸福。

她炸好,给我严严实实包了好几层袋子,怕油洒出来,往我箱子里一塞,一大坨哈哈哈。

我爸就一早上都在外面干活,因为农村那种房子,有前院也有后院,他就在后院一直忙。

其实也没有那么多活好忙,他就是不想进来,故意让自己忙一点,怕看到我,或者怕我看到他难过吧,唉。

这次疫情开始严重的时候,我爸给村里捐了很多口罩,有几十个,都是去年我姑买回来放在家里的,他基本上都给捐了。

我妹也是,她一个准备考研的人,不在自己房间学习,也出来了,说,那我今天就陪你吧,咱一起拍两张照片吧,然后就跟我拍照。

WechatIMG44.jpeg

鲍晴宇走后,妹妹发的朋友圈

临走时,我留下了银行卡和密码

给父母磕了头就走,不敢回头

因为我得从旗里出发去赤峰市坐飞机,市里的表姐说要来接我,我们就在家等她,把箱子搬出去放着,回屋呆着。

爸妈还是担心,但也说不出来什么其他的话,就跟我说一定要做好防护啊,没事了来个电话啊,一定要小心啊。

然后我就跟我妹说,也是那种嘻嘻哈哈有点开玩笑的说,我要是回不来,记得照顾好爸妈啊,家里就靠你了。

然后我把银行卡拿出来,把密码告诉她,我妹说我不要,你自己拿着。我爸妈就在旁边看着,没什么表情,他们可能一半当真,一半以为我在开玩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

因为去前线,到底会怎么样,谁也没有底。

然后我姐来了,我准备出门,正要走的时候,突然想给爸妈磕个头,我想万一回不来的话,都没跟父母拜别,那该多遗憾。

我就磕了个头,我爸妈也愣住了,我看他们当时那个表情,特不忍心,我就赶紧出门,不敢回头看。

我们一家子,都不善于用眼泪来表达情绪,就算想哭也能忍住。

我妹原本想给我们一家来张自拍,没想到把我给拍下来了。

WechatIMG55.jpeg

坐在我姐车上,我就在想,做这个决定需要挺大的勇气,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有意义的事。

两个小时车程,到了赤峰我舅舅家,我大舅是军人,以前在丹东当兵,就在训练打仗,2003年非典的时候,他也在执勤,他就一直在鼓励我,说没事,我的小侄子也就十几岁,跟我说,要是他他也去,哈哈。

那天晚饭在舅舅家吃的,给我做了饺子,我们那边说,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吃完饭,差不多五点多,我哥和我舅送我去机场,玉龙机场。

头一回坐飞机,又是中转航班

我生怕飞机把我行李带走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飞机。

本来他们想陪我进去,但特殊时期,只有乘飞机的人才能进去,我就在机场门口下来,拉着箱子,一个人走进去。

WechatIMG22.jpeg

我哥就在隔离带那头,远远指挥我,跟我说怎么托运行李,在哪办理。我进安检之后,他就一直一直看着我走进去。

我长这么大,从没带过口罩,当时整个机场也没多少人,坐在候机室,我看到周围所有的人都戴着口罩,那时候才开始觉得,这个疫情一定很严重了。

看着机场的飞机起起落落,我一下子想到父母,觉得他们年纪都这么大了,我怎么还让他们担心,我真的有点愧疚。

在飞机上,我也在想,要是我真的回不来,那他们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我们家也没有顶梁柱了,这是不是大不孝?

看着窗外,我鼻子一酸,那会儿是真的想哭,但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也没让自己哭出来。

WechatIMG31.jpeg

飞机上最多也就只有一半人,飞了两个多小时,我到了郑州。一下飞机,机场里四处都是这种抗击疫情的标语,那个气氛就很浓。

从飞机里出来,我马上给我哥打电话,说我行李还在里面呢,这个航班是中转航班,下一站飞深圳的,它可别把我的行李带到深圳去了啊,我是不是得自己去飞机里面找行李?

我哥就笑我,说不用,你走出来就行,行李转盘那写了你的航班号,你等着就行,那我就放心了,行李没丢就好,哈哈!

WechatIMG35.jpeg

这样一个一亿多人口的大省,机场里、机场外面都很空旷,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

WechatIMG33.jpeg

我们公司河南分部的司机来接我,开了辆GL8,因为他已经打不到车了,我就先送他回家,再自己开到酒店,跟两位已经到郑州的同事汇合。

我们三个要开这辆车,前往武汉。

第二天,我们先去采购,买了很多物资,泡面啊、咸菜啊、火腿肠饼干面包这种,也不知道前线是啥情况,我们就凭感觉买,还买了好多一次性雨衣,有二十多件吧,买了一堆浴帽,那个超市里剩下的,我们都给包了,同事还买了个锅,结果也没用上,根本没时间用。

一切前期准备工作完毕,2月4日,我们正式踏上开往武汉的征途。

WechatIMG27.jpeg

离病人最近的时候

我们要穿过他们的隔离病房

从郑州开车到武汉,我们走了7个小时。

到了武汉,我们得自己找地方住,打遍了所有能打的电话,终于找到一家还接收住户的快捷酒店,我们就定了三间房,避免交叉感染。

5号一大早,我们就开始投入工作。

第一天,我们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安装CT设备,就是我们公司运过来的,叫方舟CT,我们得找吊车把集装箱吊到地面、拆卸、搬运、安装、接线、调试。

WechatIMG1413.jpeg

当时我们这边正在医院外面卸货,那边紧急通知转移过来一批病人,医生赶紧走过来,叫我们躲一躲,但其实这也没法躲啊,最多就离得远一点。

那家方舱医院当时转移来的都是轻症病人,大巴车拉过来的,进医院的时候,他们都很安静,偶尔有人咳嗽几声,有的人端着盆、拿着行李,我们就在几十米外远远看着。

你说当时,那肯定也是有点怕的,但生死有命,能防护就防护,把该做的都做好,要是还得上,那也真的没办法是吧。

既然选择来这里,就不能想太多,但肯定也不能啥也不管不顾白白“送人头”啊哈哈哈!

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困难的,都要想办法自己解决,有的时候找问题找一宿,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也吃不上啥热乎饭。

但只要我们遇到问题,打电话给公司求助,哪怕是大半夜,他们也都第一时间给我们想办法、找问题,也大包小包给我们寄各种物资,特温暖。

我离病人最近的时候,是在汉阳方舱医院,那家医院安装CT的地点在操场,需要我们从病人住的隔离病房里穿过去。

你想想,一大群病人,住在一大间里,病房又是全密闭的,那个病毒浓度得多厚啊。

我们就必须得让医院的人,给我们穿上医用防护服,穿两层,是最高级别的防护。进去前,医生要仔细确认我们一块肉都没露出来,才会让我们进去。

WechatIMG50.jpeg

防护服重倒是不重,但是很紧啊,实在太紧了,刚一穿上我就缺氧,勒得我呼吸都困难,太憋屈了。

我当时甚至觉得,得上病就得上吧,我宁可不穿防护服。要不怎么说一线医护人员是真正的英雄呢。

我之前还看到网上有讨论,说给一线医护人员子女高考加分,别说加分了,我觉得保送大学都公平!谁不服谁来试试,保准心服口服, 我才穿了多长时间啊,人家那个是常态,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给我穿防护服的医生小姐姐还给我写了名字。

然后我们两个就走进去,很紧张,进去的时候走得很快,一分钟左右就走完了。

我用余光瞄了瞄那些病人,他们在干嘛的都有,玩手机啊,锻炼啊,睡觉啊,年轻的年长的都有,只戴了口罩,我就觉得,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只有保护好他们,才能保护好我们的国家,就像白岩松说的,隔离病毒,不隔离爱,对吧!

带了一天的手套,鲍晴宇笑着说自己的手原来可以跟女孩子一样白

我出来的时候发现露了一块肉

医生拿着酒精对着一顿狂喷

很快,我们就把操场上的设备安装调试好了,然后要从专门的通道,排队等消毒,才能出去。

除了我们,还有其他的工作人员、保安等等,都在那里排队,排队消毒我大概等了有两个多小时。

然后跟我一起排队的一个保安小哥看我,说你脸上有块肉露出来了啊,我一看镜子,真的,估计是干活的时候不知道咋给蹭开了,我也不敢动,轮到我的时候我我马上指给医生看。

WechatIMG39.jpeg

那位医生马上拿着酒精壶,对着我的脸给我一顿狂喷,好家伙,给我呛的,半天没缓过气来。

要有出来的人,每个人差不多要进四个舱室消毒,第一道要脱鞋套、脱外面蓝色的隔离服,然后狂消毒,再进第二道,脱护目镜、脱白色的那层防护服,狂消毒,再第三道,脱手套,手套我们戴了三层,再消毒,再最后一道全身消毒……

从四个舱室出来的时候,我俩全身上下从里到外的衣服都湿透了,全是酒精和汗。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外面还下雨,可冻死了。

WechatIMG15.jpeg

开车回酒店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头、洗衣服。这也是我们每天回来的必要流程。

我们的机器,顺利的话两小时左右就能安装完成。

后来我们还有那种可移动的车载CT,不是我打广告,我们的CT设备做的真的很好,影像呈现啊、效率啊都特别高,秒杀很多设备,真的。

WechatIMG42.jpeg

好多医院可能也是得知我们的设备好,找我们去安装,我们就越来越忙,必须得加班加点。

有时候接到医院的紧急需要,得连夜赶路过去安装,我俩就得干到凌晨3点,早上8点起来又得接着干活。

那会儿,时间就是生命啊,日常需要一个星期完成的工作,我和同事两天时间就完成了。

WechatIMG11.jpeg

比起医护人员,我们这点辛苦根本没什么好说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勇士。

来武汉吃上第一顿饺子,发给家人看

妈妈说都24天了,她一直数着日子

刚来那段时间,我们的主食就是泡面,天天吃,中午吃红烧牛肉面、晚上老坛酸菜,吃腻了就换成干拌面,又吃腻了就换海鲜面,几种口味轮着吃。

我现在看到泡面就恶心,等疫情过去,我再也不吃了。

WechatIMG14.jpeg

有时候去医院安装设备,可以蹭上医院的盒饭,只要我们跟医院说,他们都会给我们准备的。能吃上一顿盒饭,我就非常满足了。

我印象中吃的最好的一次,是在洪湖,当地医院给我们安排住的五星级酒店,特别好,不管什么时候到,都有饭吃。

那天晚上我们忙完回酒店都十一二点了,准备继续吃泡面,宾馆的人看到我们,问我们要不要吃饭?

我当时感动的不行不行的,都这个点了,人家还能拿出来热乎的饭,还是上下两层的豪华盒饭!

WechatIMG43.jpeg

酒店准备的双层豪华盒饭

有的时候家里问我吃啥,我就说,吃盒饭,我哥说,很好了,天天住酒店呢还,他还以为我会露宿街头。

从前几天开始,我们能点到外卖了,终于不用吃泡面了。

我那天外卖点了饺子,结果拿回来是生的,我就用茶壶煮了,拍照发我家群里,结果我妈说,24天了,才吃上一顿饺子。

WechatIMG23.jpeg

鲍晴宇来武汉吃的第一顿饺子

原来她一直在算日子,对啊,肯定的,唉,当时看到她发的这个,我心里有点难过,很想家。WechatIMG48.jpeg

WechatIMG45.jpeg

我随身都会带上我妈给我做的咸菜,吃啥都很好下饭,还有那种乌江榨菜,我一顿饭能吃一袋,哈哈哈!

从前两天开始,慢慢没有那么忙了,也有些时间跟家里打打电话、聊聊天了,之前有时候几天几天都接不上电话。

他们会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干没干完活?估计还得待多久?我也不知道,估计至少还得半个月吧,而且回去我也得先回浙江隔离。

一开始,我们公司一共来了4位同事,现在一共有6位了。我们6个里,除了司机师傅,我们几个都是95后。

他们的名字是,顾光泽,郭延宏,胡耀文,冯靖龙,李隆玄。

323232.jpeg

鲍晴宇和公司前线小伙伴(部分)

等疫情过去后,我最想回家看看,然后撒开了猛吃!只要是家常菜,随便吃点啥都好,约小伙伴,撸串,大吃大喝,多么美好,想想就幸福!

新闻+

浙江制造的CT设备

大大提升当地病患的检查效率

2月26日,位于东西湖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方舟CT,从上午9:30开始持续扫描到下午4:30,中间仅休息一小时,共计扫描人数210人次,平均每小时35人次。

据了解,这台方舟CT是明峰医疗自主研发、捐赠抗疫一线的方舱式CT,配置了16层临床实用型CT(3.5M球管),一次CT检查不到2分钟,CT扫描能力可达一天840人次,成为了抗疫一线的“战斗机”。

据援鄂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员队员、浙江省人民医院放射科医生管政和技师俞亮介绍,价值逾百万的方舟CT,安装在一个集装箱内,内置了操作间、检查室。同时,方舟CT还具有独有的避免交叉感染的专业设计。

除了方舟CT,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还拥有2台移动CT,新冠肺炎患者不出方舱大门就可以进行CT,非常快捷方便。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学影像科专家介绍,移动CT内置了操作间、检查室。由于其灵活机动性,病人可以就近进行CT检查,方便了病人检查。操作简单易上手,检查高效便捷,一个胸部CT检查时间不足3分钟。

此外,该移动CT上还配置了“全球影像”云PACS系统,比如可通过远程网络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影像科专家团队对接,实现远程阅片、远程会诊,远程人工AI辅助诊断等功能,极大地满足了收治患者的方舱医院CT检查要求。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My*name*is*Liu
My*name*is*Liu

中华好儿女!好人一生平安!!!!!!

芝士
芝士

磕了响头也要安全回来,小伙子

137****6608
137****6608

希望公务员们都能向他学习,切实改善工作作风,为老百姓多办事,做好事,让老百姓满意。

137****6608
137****6608

这样的小伙子当公务员,老百姓放心。

137****6608
137****6608

希望公务员人选,也能从这些年轻有为者中选拔。

最新评论
看了又看
看了又看

实实在在的人

金金雨
金金雨

小伙子好样的

137****2156
137****2156

小伙子真是好样的。

138****0923
138****0923

后生有担当,祖国有希望!

151****5800
151****5800

点赞点赞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