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读书 | 《花间集译注》 写女性之美,其实是写古代社会的男性意志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特约 庄子悦

2ED640376E707B3537D8E2EC950A46EE.jpg

《花间集译注》

赵崇祚 编选  曹明刚 译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

提起《花间集》,人们往往都有所耳闻,但论熟悉程度似乎又不如《诗经》。

殊不知,五代后蜀赵崇祚编所编的《花间集》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文人词总集,为后世提供了大量的填词样本,随之形成的花间派则成为文学史上的第一个词派,因其大量作品以女性感情生活为题材,风格绮丽婉约,甚至给词烙上了“艳科”的传统印象。有人说《花间词》之于宋词正如《诗经》之于唐诗,其影响可见一斑。

3d32a9a77d444a959acbe226bf9f22ae.jpg

《花间集》书影 资料图片

《花间集》正如其名——用花一样优雅的语言,写花一样娇美的女子,展现了中国传统的审美趣味。

作为中国传统艺术创作中一大特点的含蓄之美,在《花间集》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大量作品或是借景抒情、意境幽微,如“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温庭筠《更漏子》)、“斜晖脉脉水悠悠”(温庭筠《望江南》)等名句;又或是白描刻画、意韵缠绵,如“偷眼暗形相”(温庭筠《南歌子》)、“低头羞问壁边书”(孙光宪《浣溪沙》)、“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韦庄《女冠子》),极尽女子娇羞婉转之态。这种对于情思的描写,或移情春花秋月,或转言眉梢眼角,令人品咂余韵,浮想联翩,正是含蓄美的魅力。

《花间集》中尤值得注意的还有另一种美,即花间群芳普遍展现的一种柔弱乃至病态的美。不少词中描写的佳人是慵懒无力的——她们白日困乏,黄昏憔悴,夜里失眠。而《花间词》恰恰从这种颓靡的状态中找寻得病态的美感。“玉容憔悴惹微红”(韦庄《浣溪沙》)、“玉纤无力惹余香”(张泌《浣溪沙》)、“不堪相望病将成,钿昏檀粉泪纵横”(鹿虔扆《虞美人》)——这些盈盈弱质的美人徘徊于庭院闺阁之中,斜倚着栏杆或画屏,痴望着鸳鸯或双燕,柳丝无力,落红满地,构成了一幅幅凄美而动人的图画。

文人们大量创作此类绮怨香软之词,极咏闺阁女儿之事,其原因与时代密不可分。

晚唐五代时期政权交替,社会动荡,文人们普遍有一种无力感。自尊受到伤害文人于是只好作为弱者“抽刀向更弱者”——封建社会中的女性。他们开始作词咏女子的盈盈弱质,激发文人们作为男性的保护欲并反衬其“强大”;写女子渴盼着如意郎君或相思成疾,让文人们从中找回了自己伟大的存在感;写女子对负心郎的恼恨无奈,则让文人们体会到手握主动权专断独行的快感。《花间集》中此类作者的意淫不胜枚举。

事实上,随着高度中央集权的封建社会发展,文人在愈发奴化、阴柔化的同时愈发体现了病态美的审美倾向。以三寸金莲为美要求女人裹脚的风尚正是始于五代时期;金鱼作为病变的鲫鱼在宋代开始被饲养用以观赏;清代《红楼梦》中描写的林黛玉更可谓文学史上“病美人”形象的集大成者……

戴敦邦画笔下的林黛玉 资料图片

病态美是古代传统的一种审美趣味,当然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士风的积弱不振。陆游在《花间集跋》中批评道:“斯时天下岌岌,士大夫乃流宕至此。”今人读《花间集》,可以从美学上欣赏病态美,肯定其艺术价值,却也似乎不宜过于陶醉其中。

曹明纲先生的译注,不同于其他版本,本书最大程度贴近原文进行翻译,尽可能避免了译者在翻译中加入过多对原词的个人理解,留给读者自由的想象以及自主解读的空间。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左手神仙球
左手神仙球

赞赞赞啊

足球篮球狗Benj
足球篮球狗Benj

ok ok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