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守望⑫丨19天19首诗,杭州70后女诗人是不是也写出了你的内心

抗疫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瑾华 李蔚 李玲玲 通讯员 魏丽敏 整理

我们的诗文征集还在继续。日复一日的闭户与禁足中,我们等待着复工,等待着开学,等待着疫情过去,等待着阳光灿烂。

家住杭州滨江区景江苑的女诗人卢艳艳,是一位70后园林硕士,在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工作。她是浙江省作协会员,也是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鼠年的这些日子以来,她和我们大多数浙江人一样,宅在家中,既关注着疫情的每一个重要新闻,又操心着一家老小,宅在家里办公,期待着生活能早一天恢复正常,回到她心爱的工作岗位。

微信图片_20200213153830.jpg

卢艳艳也是一位心思细腻的诗人。自农历新年以来,她写下了“我的十九天”,她依旧在纪录,以诗歌的形式,每天将自己的诗集发到了朋友圈。

小时新闻记者给卢艳艳的其中十二天诗取了以下标题:《大年初一》《春天之外》《致水仙花》《宅》《太阳出来了》《近乎静止的生活》《总会有一个结果》《暮色中》《沉重的话题》《鸟儿飞过》《你好》《抵达》。

透过卢艳艳的诗日记,或许你读到了自己的日子,自己的心。

卢艳艳说,我先生已经出门过上过班了。相信我们走出家门的日子也快了。

之后,我们还将发出一组“宅家日记”,让我们看到更多疫情下的普通人平淡、自津、关爱和同气连枝中的生活。

正如卢艳艳第十七天的诗中写的:抵达现在以苏醒证明,我,依然活在日夜不停的流淌中。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我们的征集仍在继续,也欢迎你的分享和来稿——

1月27日,浙江省作家协会和钱江晚报·小时新闻客户端共同发起“逆行而上——新时代最可爱的人”文学作品征集,征集发出后,立即就有作家、诗人、文学家、评论家、文学爱好者发来作品。

1月31日,咪咕阅读也加入我们的行动,共同面向全社会征集抗击疫情的文艺作品。

征集来的作品被小时新闻客户端采用后,还会出现在咪咕阅读app以及mcn账号矩阵上。(具体参与方式见文末)

作为活动的特别合作方,杭州市朗诵协会的朗诵家和会员们将为这些作品赋予声音的力量,配音频推出。

在征集的大量民间来稿中,我们将选出了一些写这个庚子年春天的诗和文,这些诗文,代表了我们内心的愿望——

希望风雨总会过去,病毒快点消散。春天来,春风吹,阳光普照,人情暖。

《在家也是抗疫》吴丽香(浙江)_副本.jpg

吴丽香(浙江)

——————我的十九天(组诗)——————

第一天丨大年初一

没有震天响的鞭炮声,也没有

婉转悠扬的鸟鸣。一天

从中午开始,似乎是因为昨晚,被守夜的人拉长了

一点点黑暗中灯火闪烁的时间,

而增加的部分

终究要从别处取来,加倍奉还。 

物超所值还是货次价高?

在过去一年中,我用一杆秤的指针,

或一把尺的刻度,时时衡量

究竟是得到,还是失去多些,

惭愧的是至今我仍没把这些计算清楚。

也许我应该

向连续不间断的雨学习——

它们来自天空,归于大地,再回到天空,

这无限的循环

构建了江河奔流,草木葳蕤。

它们哗哗地下着,绝决得宛如奔赴前线的勇士,

世界因此充满对阳光的渴盼。

窗门内,空调吹得气温不断升高

这长时间的围困并非一无所获,

尽管,只是让水仙花开放得早一些,

连同枯败。


第二天丨春天之外

依然是阴雨,天空灰蒙蒙像倒扣的深渊,

而我们一直在最低处,

在一触即溃的沙盘上“安居乐业”。

除了用文字搭建梯子,此刻

还能做些什么?除了吞咽无奈,

我们无话可说。语言被拦截,

在一小块人类的遮羞布里,只剩双眼

用以忍住胆怯的泪水。

所有春天之外的孤独之旅,都已返回了

茫茫人海。有人浮起,有人沉下去,

更多人在海中度过一生。在动荡的书桌上

写一首诗是多余的,临近早春

每一个早晨仍像黄昏,每一个黄昏,

都有乌云和祈祷,藏于

仍未开放的水仙花,那持续肿痛的喉管。

微信图片_20200213153822.jpg

第三天丨致水仙花

它们没有能力选择在何处

献出最美的自己,甚至连何时绽放

都难以确定。但不必沮丧

叶子翠绿,每一丛都蕴含滴水之爱

花蕾饱满,每一朵都显示了

无所顾忌的生命力

足以抵抗些许困守的无聊,和忐忑


雨已持续半个月,终于在今天停下来

仿佛天空对大地的叩问,在疲惫中

告一段落。在沉默和呐喊

笑和哭的应答声中,浩浩荡荡的人群

如同江水

把黑夜撕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大家都感觉到了疼,但没有能力


独自停下脚步,抗拒奔流的秩序

甚至连何时拐弯,和消失都无法预测

只有在平静、泛滥,和干涸的交替间

不断向前。每一种都滋养过我们

也毁灭过我们,但足以留下一片沃土

供生命得以继续播撒种子

因而仍有机会,闻一闻令人陶醉的花香


第四天丨宅

这时候才真正安静下来

当我与沙发、床、椅子朝夕相处

是疾病,是周围不呼吸的事物

让我在和人群隔离的漫长时光里

感觉自己

还可以放弃更多


既然一切终将失去,好的,坏的

在醒来后,渐渐模糊。这是

一个人的旷野,一张椅子供你休憩

一张床足以支撑你度过所有夜晚

沉默太久,可以打开窗

让风进来溜达一会


听听世间的喧嚣,尽管

比往常安静了不少,但相比觥筹交错

更为动听。是死亡,是平日里

最被人无视的事物让我醒来

听见自己,被抑制的呼吸里,有神的话语


第五天丨太阳出来了

太阳出来了,走在大街上

周围看上去一切都没变,又似乎

一切都变了。在城市一隅

在风渐渐变暖的江边,我已习惯

与寥寥无几的陌生人擦肩而过

又循着熟悉的方向走下去


阳光悄无声息,照着远处连绵山峦

也照着身边的建筑物,街道,和几张

蒙着口罩而无法辨认的脸

难道造物主,已经厌倦了

人类的口无遮拦,其实,眼睛和耳朵

也是多余的,在空旷和寂静中


走过鼠年第五天,走过空荡的广场

多么遗憾,闻不到阳光的气味

也无法接受它不带任何阻碍的抚触

没有要紧的事却行色匆匆

多么美好的场景,几丛塑料花儿在广场上摇摆着

迎接我,又送别我

微信图片_20200213153749.jpg

第六天丨近乎静止的生活

阳光和昨天一样

不知道何时来,也不知道何时离去

但水仙花叶片上越来越多的开放

和凋谢,都在表明一切

仍在继续


弥漫的消毒水味

和近乎静止的生活又告诉我

必须停止沉溺于那些

早已不在一条河里的倒影


任你怎样探究

都不会,让它变得真实

也不要向似曾相似的空谷质问

北风呼啸,回声虚无


直到碎石砸下来。落入平静如镜的水面

锁住的一切,从河底再次泛起

仍没有什么值得珍藏的东西

还是让它重新沉没吧——


风不断吹过,我感觉到了涟漪

但知道这是无法存留的

因为另一条河里有它们失衡的倒影

没有一阵风能为之扶正


第七天丨总会有一个结果

总会有一个结果——

不管是好,还是坏,温水煮青蛙

总有沸腾时刻,只是时间问题,

只是我们能否看到这个结果的问题。

所多玛毁灭了,

罗得的妻子变成了一根盐柱,

割舍不下啊!

这珍贵的财物,舒适的生活。

多么美,多么令人陶醉,是不是

要感谢那群我们锅底不断添加柴火的人?

是不是,还要继续躺在

温情脉脉的谎言里,沉溺、打盹、做梦?

而在太阳再次升起的前夜,

一切正在慢慢倾覆。黑暗中

是对错误和罪恶的留恋让忍不住

回头看看的她,变成了一根盐柱。


第八天丨暮色中

忘了奔跑时

风的呼啸,和按耐不住的心跳

也忘了那只终于破碎的碗

裂缝从何时开始,而我们熟视无睹


假装天一直是亮的,即使抬头时

又一天的太阳正在落山

暮色中,浮起一张张脸孔

可憎的,可敬的,平淡的……


在灯光虚掩的窗外闪动

消失。此刻只有自己在镜子里

反复记录的同时,也在反复抹去

抹去实时更新,抹去一路上涨的数字


抹去落叶和哭泣,只留下它们曾有的坚持

抹去碎片,记住你仍是完整的

在结局来临之前,记住

眼泪不仅仅因为悲伤,沉默不等于绝

微信图片_20200213153814.jpg

除署名图片外,图片皆由卢艳艳提供

第十天丨沉重的话题

不可能有比现在更为安静时刻

人群散去,大门紧闭

只有太阳和路灯,轮番光顾空荡的大街

二月,悬在匆匆撕去的日历上

人类的疼痛点

悬在幸存者小心翼翼的呼吸里

悬在希望和绝望的钢丝绳上来回晃荡的

是谁的命运?

乡村、城市、国家……隔位而坐

呼喊和咳嗽悬于胸闷、乏力的二维码

仿佛每个人都在现场,又不在现场

仿佛每天都在迎接天亮,而醒来时发现

窗外依然漆黑。啜泣无声,是谁在轻描淡写

谈论一个沉重的话题,是谁

用似是而非地回答,无视真实的炼狱

无声啜泣的人啊

只听见风收拢了大地之梦,只看见

挺立的水仙花丛,开始在沉默中怒放


第十一天丨鸟儿飞过

她立在窗前,努力找寻春天

即将到来的蛛丝马迹:一小片天空,一小段江水

和一两扇框住的人间

想像自己,如那只鸟儿一次次飞过

见证树在摇,花在开,种子在地里发芽


若飞得再高再远一点回望

可以看见山水相连,四季更迭

看见火车来回奔跑

像遗落于去年春天的漏网之鱼

因为找不到方向,现在安静地卧着

仿佛对脚下的路产生了怀疑


一个错过太多春天的人

一个试图反抗岩浆渐冷的中年

看到城市高高低低的空旷,在每一扇窗后

都有满怀期待的眺望者

都有一个春天

在他们心中挣扎着醒来


第十二天丨你好

天气晴朗。你好——

越过重重关卡溜进我鼻息的阳光 

在没有起伏的岑寂里

在阳台、窗口,和窗外

向上挺立的高楼

向下驻守的屋顶


你好,钱塘江,看上去那么清澈

呼应着没有一丝裂缝的天空

每一滴江水仍在顺从地流淌

每次向外看,停泊码头的一只小船

一直在,仿佛等待着一段

可以随时出发的美好之旅


很久没有沿江边漫步了,你好吗

曾经擦肩而过的路人

曾经的恩人和仇人,我已提前

将你们遗忘。在静静等待的日子里

写几行诗句,画一对飞鸟翅膀。如果相信

我们有一天会在阳光下,再次擦肩而过


第十七天丨抵达

像一条小河,穿过

平静的旷野,冷清的街市


抵达现在以苏醒证明

我,依然活在日夜不停的流淌中


无法回到源头的事物横列成堤岸

用于拦截,梦游的波浪


用睡眠代替死去,暂停参与

抵挡不住诱惑的感官游戏


只有落叶,在其中轻盈飘浮

当一块顽石露出水面,一扇窗印在墙内


鸟不言不语从我水平面上掠过

楼上单调的琴声是人间唯一乐曲


征文通道,继续开启——

要求:须为未公开发表和出版的原创文学作品,诗歌(歌词)、微散文、微纪实、图片、音视频(原创录制)等。

说明:谢绝手稿,请通过电子邮件附件发送。

渠道:

1、省作协邮箱:zjzuojia@163.com。联系人:魏丽敏。邮件主题栏注明“逆行而上”征文字样,文内请留作者真实姓名、电话、单位、详细通信地址和邮箱等信息;

2、扫码进入咪咕阅读(春节期间全站免费) ,搜索“抗击疫情”进行投稿,一起传递温暖。

音视频投稿邮箱:migutougao@139.com。

3、扫码进入小时新闻APP;

在首页点击浮窗“我要报料”。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