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工作,仅此而已。”因普通感冒隔离在家的她,每天工作15个小时

抗疫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杨茜 通讯员 苏琪骅

徐兰英有两个手机,一个微信来往,一个接打电话。

微信网页版“叮咚叮咚”的声音响个不停,她一边忙着打字,一边用左肩和侧面夹着手机:“你就跟说,我们现在所有的隔离都是根据文件规定来的……”

等她挂断电话,想想打字又太慢,索性发了语音过去,也是在安排工作。

说话间,总能听到她因普通感冒而引发的断断续续的咳嗽声,手边的那杯水几乎还是满的。

一台电脑、两部手机,每天都陪着徐兰英高速运转着。

她是杭州下城区武林街道综合信息指挥室的工作人员,负责爱国卫生工作条线。

家里的书房,成了她临时办公室。除了上厕所和睡觉,她剩下的时间都在书房里。

因为普通感冒的她现在还处在自我隔离中。尽管这样,她还是成为了大家口中的“女战士”。

微信图片_20200209164121.jpg

32岁的徐兰英和父母住在一起。

今年本来打算大年三十全家去嵊州过年。“本来想着好几年没回去了,也存了不少年休假,想多请两天的。”

谁知道疫情来得突然,计划取消,假期也全部取消。

徐兰英倒很快进入工作状态。

“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干呗。”徐兰英接手爱卫这条线才半年多,之前一直做内勤。但是她上手很快。

参加各种视频会议、统计数据、下发任务,针对排查到的符合隔离要求的人员,联合社区、疾控中心、派出所一同上门检查身体情况、发放医学观察告知书,同时还要密切跟踪关注被隔离人员的每日身体情况。除了社区,辖区内还有很多酒店、餐馆等地方,她都要去联系。笔记本随身背着,电话没有断过。

同事说她就跟个陀螺一样,不用抽打,自己就在那里转。

年前,徐兰英就感冒过还没有好透。加上后面高强度的工作,她的感冒严重了。

去医院挂了盐水,咳嗽还是一天比一天厉害,街道领导都看在眼里。“现在关键时候,你也要保护自己,也是对别人负责,还是回家吧。”

徐兰英是想过的。虽说已经去医院检查过就是普通感冒,但是自己毕竟在做这块工作,总让居民隔离,到自己身上就不应该有“双标”。“可以的。但是因为这块工作还是我比较熟悉,还是我来吧,我隔离照样可以工作。”

1月30日起,徐兰英在家办公,尽量把自己隔离在书房里,一日三餐也是父母端进书房。

虽说省去了通勤时间,但是她的工作时间丝毫没有减少,一般是从早上8点到晚上11点左右,每天起码100多通电话。

常常早上7点多就被电话打醒,凌晨1点刚睡下,又来了紧急事件需要处理。

为什么她有这么多事情要处理,这么多电话要接打呢?

7个社区所有隔离人员的情况,她要掌握;50多家酒店、旅馆,只要一碰到难题就打她电话;跟疾控对接“解除医学隔离”人员名单;还要联系三方上门……

有朋友来找她闲聊,她赶紧回一句“现在忙”,就没有下文了。

每天的忙碌,也会让徐兰英觉得累。

她掰着指头算,还有几天就能隔离结束。

“你要是问我,我们哪个居民还有几天就可以接触医学隔离,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自己嘛,反正都一样。”她大致算了算,2月12日,她14天的居家隔离结束,她说要回到街道去上班,工作内容和现在差不多。

她一直强调,她做的工作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我不是正编人员,也不是党员,但这是我的工作,仅此而已,我就是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她说,她隔离在家还是安全的,在基层一线,还有更多的人,坚守了十多天,早出晚归没有休息。“工作群里,经常看到大家很晚了还在忙碌。”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