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援笔记|妈妈听说她已经到了武汉,崩溃大哭

抗疫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记者 吴朝香 通讯员 杨陶玉

2月7日一早,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按指令进入武汉汉江方舱医院正式上岗。这次救援队由浙江省人民医院副院长何强带队,21位队员全部来自浙江省人民医院。呼吸科27岁的护士杨秋月是队员之一。

妈妈在电话里大哭

这次出发去武汉前,杨秋月没有告诉家人。

“我妈特别担心我。”杨秋月说,春节她离家返回杭州时,妈妈就反复叮嘱她,这次疫情很严重,“因为我是呼吸科,所以她一直说要小心、小心。能感觉出来她非常担心。”

前几天,妈妈看到报道省人民医院支援武汉,就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去。

“我犹豫下,说我没去。”其实那个时候,杨秋月已经在去武汉的路上。

到了武汉后,妈妈又给她打了两次电话。

“她好像察觉出什么,第一次,我还是没告诉她。”接到妈妈的第二个电话时,杨秋月说了实话,“我想想,也不能一直瞒下去。”

妈妈听说女儿已经在武汉,在电话里大哭起来。

“她一直哭一直哭,还有些责备我,不该隐瞒。”说起妈妈的反应,杨秋月的声音哽咽起来,“我跟她保证,每天都发信息,保平安。”


我会紧张和焦虑

2月7日,当天,杨秋月和同事们已经开始投入工作,她记录下了自己初到武汉方舱医院的情形。

我们救援队抵达武汉已是半夜,今晨稍适修整,中午便接到通知:各省紧急救援队接管江汉方舱医院。

方舱医院是由会展中心临时搭建而成,内设1800张床位,收治隔离在家的轻症确诊病人。

我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队员们内心应该跟我一样,紧张、焦虑,甚至有些害怕。临时医院的设施齐全吗?我们的防护能做到位吗?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医院的系统能尽快熟悉吗?在陌生的城市里跟病人的沟通会有问题吗?一系列的问题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何强院长立即召集大家,给我们加油打气,帮我们心理疏导,教我们如何跟患者做好沟通,还带领我们去方舱医院熟悉了环境。内心的恐惧与不安渐渐消退,开始思考如何有效开展救援工作。


第一个晚上,有些睡不着

在正式接手方舱医院之前,我们队员之间开始了各种培训和练习,穿脱防护服乃重中之重,何院长和俞平护士长很耐心的给我们做了讲解和示范。

在练习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头发太长了,穿脱防护服的时候很不方便,而且容易被污染,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把头发剪掉。

可是当大美老师真的拿起剪刀剪下去的时候,听到剪刀喀嚓的声音,感觉心都颤抖了一下。我读大学时就是长发,已经不记得自己短头发的样子了。本来还想头发再养长一些,去做个造型,内心挺不舍的,作为一个女孩子,谁不希望自己美美的。

现在已经是夜里11点了,躺在床上,出发之前医院就给我们额外准备了棉被,羽绒服,羽绒背心,到了这里,后勤团队又给我们送来了热水袋,取暖器,其实被窝很暖和,但睡不着。

刚刚有同事跟我说,科室里好几个老病号家属听说我也去武汉了都前来询问,说:秋月这么娇小一人儿,当真勇敢!

可是我觉得,疫情当前,个子不分高矮,年龄不分大小,资历不分高低。

穿上防护服的那一刻,说不害怕是假的,你我皆普通人,因勇敢而坚持,因使命而坚强,愿我们的守护能点亮万家灯火,驱赶黎明前的黑暗!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6****8006
136****8006

做父母的肯定心痛的啊!

137****3012
137****3012

为勇敢的白衣天使点赞!

文文
文文

勇敢参战,精神可嘉

133****4632
133****4632

可怜天下父母心。愿平安归来。

冰冰
冰冰

可怜天下父母心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