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线面孔|张定宇:功臣、渐冻人、感染者丈夫

抗疫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吴秀笔 俞任飞 综合报道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许多人都被一个走路略有些跛的身影所打动。他就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

手里接打着一个又一个几乎不间断的电话,脚下步子也不停,还不忘对身边人发出一个又一个清晰的指令……金银潭医院作为最早集中收治不明肺炎患者的医院,是这场全民抗“疫”之战最早打响的地方。

而医院的掌舵人是已经罹患“渐冻症”的张定宇,他的妻子也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在这场与病毒赛跑、与死神竞速的战事中,他已经战斗了40天。

2月6日,湖北省有关部门对外发布,给予张定宇和张继先记大功奖励。决定上这样写着:(张定宇)面对此次肺炎疫情,在身患重疾的情况下冲锋在前,身先士卒,团结带领全院干部职工夜以继日战斗在抗击疫病最前沿,始终坚守在急难险重岗位上,以实际行动书写了对党和人民的忠诚。

微信图片_20200207132731.png

一次前所未有的疫情

2019年12月29日,武汉,雾,多云。

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首批7名不明肺炎患者转入位于武汉三环外的金银潭医院。

“当时不少医疗机构也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绝对不能大意。”多年从事传染病防治,职业敏感让张定宇第一时间判断,这不是普通的传染病。他果断决策将这些病人迅速集中到隔离病房,穿上防护服,进隔离区查看症状,分析研判。

首批7名病人的支气管肺泡灌洗液被采集,并送往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进行检测。科学家团队从分离样本中,确认这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目前没有疫苗,也没有特效药。

12月30日一早,他再度决策:紧急布置腾退病房,抽调更多医疗力量,新开两个病区,转入80多名病人,完成清洁消毒,设备物资人员调配……平时少有人知晓的金银潭,拌和着空气中浓浓消毒水味的,还有凝重紧张的气氛。

1月8日,国家卫健委正式公布,经初步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为此次疫情的病原。

微信图片_20200207132740.png

一个暴脾气的院长

之后的日子,金银潭不断有新病人转入,相当于医院要不断“换水”,任何一丝不细致都会弄出乱子。病区内,呼叫医务服务的铃声此起彼伏,与病楼外疏落的人影形成强烈的反差。

“您家莫急莫急,在医院门口?我马上安排人出来接。” 

“搞快点,搞快点,这个事情一哈都等不得,马上就搞!”

在疫情中“逆行”的40天里,张定宇往往凌晨2点刚躺下,4点就得爬起来,接无数电话,处理各种突发事件。他号令全院800多名职工放弃休假,240名党员坚守在急难险重岗位。

“收病人、转病人、管病人,按道理有些事他可以不管,但他都会到现场亲自过问。”南三病区主任张丽说。张丽2003年曾参与过抗击非典,对传染病防治是见过大场面的。这些年她对张定宇的印象是“脾气粗糙,你和他说话都不许插嘴”。也辛亏了他的暴脾气和果决,“有困难找他,总会有办法。现在看到他的身影,有种踏实的感觉。”

“去年12月29日到现在,他没休过一天,只有两个晚上离开医院稍微早些。”金银潭医院党委书记王先广说,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这位搭档蹒跚的身影。

微信图片_20200207132748.png

一个罹患重症的病人

疫情之下, 金银潭医院很快成为焦点。身边的人都在和时间小跑,却没有多少人关注到他的异样。偶有细心之人看出他走路的姿势不对,他手一挥,“我膝关节不好。”

来这里的专家和领导,一批又一批,规格也越来越高。张定宇走上走下,迎来送往。长时间的劳累和不太利索的腿,让他感到有点应付不过来。越来越多的同事也发现,一向脚步如风的院长下楼梯脚步越来越慢。

面对追问,张定宇终于承认“我得了渐冻症,两年前就犯病了,下楼吃力,更怕摔倒。”渐冻症是一种罕见病症,慢慢会进展为全身肌肉萎缩和吞咽困难,直至呼吸衰竭。

“多少次问他,都说膝关节动过手术。”感染科主任文丹宁直至这次,和其他同事才回过神来,“为什么他脚步高低不平,上下楼一定要抓紧扶手,慢慢挪。”

“我会慢慢失去知觉,将来会真的跟冻住了一样。”张定宇很清楚自己的将来,“慢慢我会缩成小小一团,固定在轮椅上。每个渐冻病人,都是看着自己一点点消逝的……”

正因如此,眼下的他才会更加急迫,他说,“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跑赢时间,把重要的事情做完;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的病人。”

1月31日,难得的冬日暖阳照进江城。下午5点左右,20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从金银潭医院集体出院,最大年龄患者64岁,最小年龄15岁。

这是疫情发生以来同时出院人数最多的一次。

微信图片_20200207133220.jpg

一个经验丰富的医生

57岁的张定宇,从一名普通医生起步。先后担任武汉市四医院副院长,武汉血液中心主任,再到6年前来到金银潭医院出任院长,张定宇的白大褂,一穿就是几十年。

在面对央视记者的采访时,张定宇特意澄清自己的年龄,“我是12月生的,今年56岁了,不是57岁。我希望自己年轻一点,多做点事。”

事实上,从医33年,张定宇应对困难的脚步从不停止:

1997年11月,他随中国医疗队出征,援助阿尔及利亚;

2008年5月14日,汶川地震的第三天,他就带领湖北省第三医疗队出现在重灾区什邡市,全力抢救伤员;

2011年除夕,他作为湖北第一位“无国界医生”,出现在巴基斯坦西北的蒂默加拉医院那天凌晨,他被一阵电话铃声唤醒。一名产妇子宫破裂出血,需紧急抢救。匆匆赶到手术室,做麻醉,稳定病人血液循环。不到30分钟,一个男婴呱呱坠地。;

这一次,又是他率队冲在最前面。金银潭医院最早收治肺炎病人,且收治的大都是重症和危重患者。

多少次,在抗疫一线,他是临危受命的白衣战士;在灾情关头,他是冲锋在前的白衣勇士。

微信图片_20200207132817.jpg

一个“不合格”的丈夫

2017年,张定宇随武汉市卫健委赴外地出差,被专家发现腿有异样。2018年10月,渐冻症确诊。“这个病的名字真的很形象,上下楼梯的时候,腿真的跟冻住了一样。”张定宇说,他从来不说,是因为生来乐观,不喜欢叫苦。

平常下楼时,张定宇会抓住结婚28年妻子的手。但这一次张定宇的身边少了这双手。

1月19日,金银潭医院收治首批病人22天后,张定宇被告知,在武汉第四医院工作的妻子,在工作中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住进相隔十多公里的另一家医院。而早在5天前,张定宇的妻子就瞒着丈夫,自己悄悄去医院做了检查。

“我也许是个好医生,但不是个好丈夫。” 只有谈起这个话题,张定宇才会落泪,分身乏术的他,忙得一连几天都顾不上去医院看一眼。直到三天后的一个深夜,张定宇才有空去探望妻子。

凌晨一点,他在医院只待了不到半小时,各自眼中充满憔悴和心疼。两人没有太多言语,只是互相叮嘱:保重。此后的30多天里,他再没有踏入妻子的病房。

“我爱人虽然感染了病毒,但是很幸运,给她用了抗毒药之后,有效果,我很感恩。” 1月29日,好消息传来,妻子痊愈出院。张定宇长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这样的疫情和灾难,无论发生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后果都不可想像。我很感恩,当我们为了抢救病人不顾一切,背后支撑我们的,是整个中国。”

疫情还没发生前,有空的时候,张定宇会去徒步。他说,我很珍惜还能走路的时间。

而眼下,他要与命运叫板,在抗击疫情的最前沿,用渐冻的生命,与千千万万白衣卫士一起,托起信心与希望,托起无数人的生命与健康。

微信图片_20200207133227.jp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8****9199
138****9199

好医生,好院长!

137****1978
137****1978

可敬可爱的人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