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守望⑥丨我们的日常生活,依然可以很有爱

抗疫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雯 张瑾华 李玲玲 李蔚 通讯员 魏丽敏 整理

这几天,我们的征集发出后,从全省四面八方的来稿非常踊跃。

有作家,有诗人,有文学爱好者,也是普通人,他们的朴素文字,不一定是通过诗歌,也有随笔,日记,记录疫情下的温暖人心,温暖人情,也记录普通人这些天的点点滴滴。

如此真实。如此平凡。

所谓“众志成城”,也就是灾难面前,人人先做好自己,保护好自己,再为他人出一份力,献一点爱心,多一份不方便时的理解。

“做一个好人。”就这么简单。

微信图片_20200203165640.jpg

曹启文 画

1月27日,浙江省作家协会和钱江晚报·小时新闻客户端共同发起“逆行而上——新时代最可爱的人”文学作品征集,征集发出后,立即就有作家、诗人、文学家、评论家、文学爱好者发来作品。

1月31日,咪咕阅读也加入我们的行动,共同面向全社会征集抗击疫情的文艺作品。

征集来的作品被小时新闻客户端采用后,还会出现在咪咕阅读app以及mcn账号矩阵上。(具体参与方式见文末)。

作为活动的特别合作方,杭州市朗诵协会的朗诵家和会员们将为这些作品赋予声音的力量,配音频推出。


使命

吴鲁言

这是入冬以来最寒冷的日子,干完这一班,吕艳就可以回老家了,她是北方人,虽说来南方已有五年了,但依然不适应这里阴冷的冬天,尤其这几天,一直在淅淅沥沥地下雨,甚是寒冷。

“咚”的一声,微信提示音响起,吕艳快速地拿起,心里马上有一股暖流浸润,一种美好的情素在她的心田一点一滴地扩散、渗透,她禁不住笑起来。她再也不用独自前行了,她似乎看到了妈妈的脸笑成了夏日的向日葵,正在门口迎接他们的到来。

“还有十分钟就下班。”吕艳给男朋友回了信息。她看到同事小鲁走进值班室更衣了,等一会儿还有同事郑瑜,她俩是来接吕艳和护士长朱蓉这班的。

吕艳和小鲁差不多有半年没说话了。

不为什么,只是吕艳看不惯小鲁的心直口快。小鲁也看不惯吕艳的懒惰推诿。

按理说交接班时彼此需要交待些什么,但吕艳每次交班只与郑瑜说事,小鲁也不向她提问,有什么都问护士长,当然更多的工作有台账记录,这个三甲医院自建国以来成立,各项工作制度和秩序很是规范。

小鲁已换上白大褂,径直走来,吕艳并不打算迎接她的目光,小鲁却久违地在她身边停下,说:“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挺严重的,你回家别忘了戴口罩。”

护士长朱蓉不在,临时被院部叫去开紧急会议了,这话不是明着冲她吕艳说的吗?要接话吗?小鲁似乎是在关心她呢,但吕艳好像并不需要这份多余的关心,作为感染科护士她早就从网络上听闻了武汉的疫情。

小鲁说着,从袋里拿出一包口罩,递给她:“给,这是我刚从外面买的。”

吕艳用孤疑的目光看了看她:“谢谢,不用,我自己可以去买,再说了,这新型冠状病毒离我们远着呢。”

“但愿吧,听说武汉可能要封城了。”小鲁叹了口气坐下来,她拉开抽屉,拿起一张白纸开始写什么。

吕艳不想听小鲁胡说八道,她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封城?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呢?这不制造恐慌吗?今天她也在朋友圈上看到口罩被抢空的消息。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小鲁居然也在抢口罩,吕艳打心眼里看不起她。

她吕艳不会拿公家的一个口罩,更不会去外面哄抢,这点素质,她有!她把口罩还给了小鲁。

这时,护士长朱蓉边接听电话边从外面走来,一脸坚毅,她的耳朵在仔细听电话,但眼光已经投向了吕艳与小李,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到来的郑瑜。大家都感觉到了护士长的神情不一般。

放下电话,护士长严肃地说:“接上级紧急通知,疫情可能比想象来得严重。我们市b医院已经确诊了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还有几例疑似病人,我们A医院感染科的隔离病房要马上行动起来。另外,大家心里要有个准备,省里可能还要抽调部分医护人员紧急支援武汉……”

“啊?”未等护士长说完,吕艳的眼镜差不多惊掉,而比她大半年的小鲁却从容地站起来,向护士长递上一份报告,说:“护士长,这是我的请战书,如果我们医院,我们科需要有人去武汉,我去!”

护士长接过小鲁的请战书,认真看了起来,一会儿,护士长抬起头,眼里已盈满了泪水,顿了几秒,说:“我是护士长,工作经验也比你丰富,上一线,应该我去!”然后把请战书还给了小鲁,又拍拍她的肩膀说:“好样的,谢谢,谢谢你,小鲁。你还小。”

“护士长,你家有两个五岁的小孩,你不能去!”小鲁急了,她说话向来如此直率。

“不是还没最终定下来吗?护士长,你别吓我们。”吕艳说,刚才心里流躺的那股热血已经被眼前的消息冲得无影无踪。去年除夕,她在值班,又因为单身,就没回老家。今年,有男朋友了,很想带回老家“炫”一下,也让亲人们高兴高兴。

“没有吓你们,吕艳,你有可能不能回老家了。当然,最终还要等上级通知。”护士长不好意思地说。

“护士长,让她回去吧,吕艳去年也没回老家,我来顶她的班。”一直默无声息的郑瑜说,她与护士长同龄,都属于上有老下有小,郑的儿子刚七岁,一年级小学生。

护士长欣慰地苦笑了一下,问吕艳:“什么时候的动车?”

“明天下午4点半的动车,直达我老家。”吕艳答。

“那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护士长想了想说。

吕艳快速地整理了一下桌面,更换衣服,背上黄色的新背包,匆匆下班了。

小鲁把那包口罩递给郑瑜,示意她追上去给吕艳。

第二天,2020年元月23日,武汉封城!

吕艳一早打开手机,呆了,她扶了扶眼镜,仔细再看一遍。小鲁说得没错。

男朋友发来微信问她几点钟出发,她没有马上回,而是想着先给妈妈打个电话,怎么说才好。

下午4点半,吕艳主动来到科室。

护士长说:“真对不起,大过年的,你妈又不能看到毛脚女婿了。”

吕艳淡定地回答:“没事,可以视频啊,等他放假时,您允我一星期的假就行了。”

郑瑜在边上愉快地替护士长作了回答:“没问题,还是我来替你顶班。”

护士长说:“你们两位今天晚上辛苦一下——值夜班,我和其他几位同事准备一些东西让小鲁带上,尽量齐全些,她已经去紧急培训了,明天晚上赶赴武汉。”

吕艳再一次被惊呆,眼镜直接滑了下来,被迅速扶住:“怎么说走就走啊?明天可是除夕啊?”

“在病疫前,没有除夕,时间就是生命,这是我们医护人员的天职和使命。”护士长铿锵有力地说。

之前,吕艳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因为心里住进了一个可爱的男友,急着想见他呢。如今,吕艳希望时间过得慢些,再慢些。

她不知道小鲁这一去,会有什么样的状况等着她,其实,她俩是同一届毕业的护士,今年才27岁,工作能力和经验真的都不如一些老护士,但她心里清楚小鲁确实比她努力,更有目标,凡事都迎难而上,而她吕艳有时会怕,怕这怕那,小鲁有时心直口快地要点评她,这令她很不好受。小鲁有什么资格对她指手划脚的,甚至觉得小鲁从骨子里瞧不起她,所以,她把对方立为“敌人”,但想不到,小鲁是第一个送她口罩,想她安全回家的人,也是小鲁第一个站出来写请战书替护士长前行。

这样真诚的同事,以前她为什么要敌视呢?她为自己感到羞愧。

现在,她只希望时间过得慢些,让小鲁多做些准备吧,也让她再想想,明天无论如何要去送送小鲁,对她说些什么。

除夕,医院比平时显得灰色且寂静。

晚餐时间已过,陆陆续续地已经有领导和同事站在了院门口。吕艳拉了男朋友一起来,她知道小鲁还没有男朋友,但她还是愿意把自己的男朋友隆重地介绍给她,就像介绍给自己的闺蜜一样,分享她的快乐。

小鲁来了,穿着一件红艳艳的羽绒服。护士长第一个上去拥抱了小鲁,说了句:“你的衣服真漂亮,等你凯旋归来!”

小鲁却调皮地回:“瞧,我的衣服滑滑的,病菌粘不住,放心吧!”

郑瑜第二个上去,紧紧地拥抱了小鲁,完了,她一个劲地抹眼泪。

轮到吕艳了,她扶了扶镜框,抬了抬胸,把男友向小鲁作了介绍,又说:“小鲁,你回来后一定也要找个帅帅的男朋友。”话还没说完,已泣不成声。

回头却看到护士长正抱着一个大男人流泪,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护士长家的林先生——本院的感染科副主任医生。原来,林医生是本院驰援武汉的四个医护人员之一。

送别的队伍中,唯有小鲁的家人没来,听说父母都在工作中。

几天后,A医院第二批征集赶赴武汉的医护人员名单中有一个惊艳的名字:吕艳!

朗诵者秦宇杭:杭州市朗诵协会会员,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在读。


山村小店

吴小平

武汉封城的前一天,我回到了偏僻的小村里。村里很冷清,估摸着顶多一百人,多数是老人。回家过年的年轻人很少。疫情波及到全国各个省份。疫情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全国的角角落落。当然也传到了我这个小山村。

(一)

武汉封城那天早上,我坐在村口副食品小店里,拿着手机,看各种消息。店是我兄长家经营的。

十时左右,店里已闲坐着三四个人。他们坐着,谈论着疫情的发展。

这时,来了一位老人。因为常年在外,我并不认识他。一进店里,他开口:“某某家,刚刚逮住了一只山货,还是活着的,有二三十斤重,过年有野味吃了。”

“会拿来卖吧,可以去买点吃。”

“这个时候谁还敢吃这野味,武汉的疫情据说就是野生动物带来的。”

“中国人,确实什么都敢吃。你看这就吃出问题来了。我是不会去买来吃了。”

“让他自己一家人吃吧。”

几个坐在店里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

(二)

正月初二。

网上流传了一个排队买米的视频。视频里人们扎堆排队买米。视频中有人说,县城各超市的米都被抢光了。

我在中午饭后,溜达到小店。我进店刚坐下,就来了一位奶奶。奶奶八十五高龄了,儿女都不在身边,一个人独住。

“你店里还有盐卖吗?家里的盐只剩半包了。”

“没有了,早上都被人买光了,本来备货也不多。”店主回答。

“说是县城里米和盐都被抢光。没油,我是吃得下;没盐,我是吃不下的,一听说我就赶紧出来买点。”

“你不要紧张,那半包吃了再说,不会没得吃。若真没了,我家里分一包给你,盐能吃多少。”

奶奶走了,又来了一位大婶。

“还有米卖吗?”

“没有米了,早上仅有的两袋,也被买走了。”店主答道。

“那糟糕了,城里抢光,乡下也没有了,过几天要没米吃了。”

“不要担心,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的,没米了,会运来的。”

“即使真没了,邻居那里买点来吃。村里有几户种稻谷的,在农村里还怕没米吃。”有人宽慰道。

“那真没的卖了,他们也要留着自己吃了。”

“真没了,到我家来买。自家种的,够吃。”

(三)

初三早上,早饭后,我走到小店。我翻开手机,看到客运汽车停运的消息。

一位大婶走来。她问道:“早上还有客车吗?”

“客车都停运了。”我告诉她。

“昨天都还有的。”

“今天开始停运的。”我答道。

她还絮叨着什么。我也没听得太清楚她所说的,似乎是要给她的亲戚去送点糖糕,那糖糕又是从别处什么地方捎来的。

“电视上都说了,春节少出门,待在家里最安全,啥地方都别跑了,以后再送吧。现在这个情形大家都理解的。大过年,大家东西都吃不完,就不要去送了。”店主说。

大婶听完了,悻悻地走回家去了。

山村里一家小小的店,传递着信息,平息着风波,纠正着陋习。

朗诵者邹运:杭州市朗诵协会会员,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在读。


只因有你

□陈斌

妹妹阿宝昨日特意叮嘱冠状病毒疫情需提防,还说疫情很严峻。当时不以为然。

然而,之后接二连三在各个群,朋友圈里公众号里出现相同的字样。武汉封城,去过湖北或湖北回来的民众需要报备,密切关注十四天的健康状况等等一系列的相关消息。才确确实实地相信和担忧,又是一场没有硝烟的,人与自然,与病毒的战争打响了。

恕我自私,最先担忧的是在医院里工作的亲人——妹妹、妹夫和表哥。

他们直接面对可知或不可知的患者,其中的危险不可言喻。

然而,就算再难,他们也不得不面对,而且义无反顾。

2003非典,历历在目。

四月份,正是春暖花开时节,在杭城,出门人人戴口罩。

有从广州回来的人,密切关注。若稍有一两声咳嗽,就远远避之。上班的地方天天弥漫着浓烈的醋味。不敢上街,不敢出门游玩,更不敢随意与外人接触,更不敢感冒。稍有感冒症状就被同事孤立,另一类隔离。

这样子持续了长长一段时间。当心怀揣揣,终于可以摘掉口罩,离开醋熏之味时,不啻为一次新生。

十七年后,又一种疫情在不知不觉中蔓延开来。

同样的情形,同样的人人出门戴口罩。通讯的发达,让人们第一时间就能知道疫情的发展情况,时时关注。

当看到几乎整个朋友圈和微信群都是相关冠状病毒的信息时,突然觉得这病毒离我那么近,那么近。这不是传闻,这是真实的。

医护人员自告奋勇请战第一线,备战第二线,一张张签名,一个个身负重担的身影,令我动容。

这可是除夕啊,这可是2020春节,本应是大团圆的日子,本应该合家团聚的日子。是他们,抛开了所有的一切,不顾安危,为别人之不能为,不敢为,不愿为。

老妈年初一在微信群问妹,晚上要回来吃饭吗?

妹答:迟点回。

腊月三十,处在金华医院非一线的妹妹说年初三是休息的。结果,妹说:持续上班,在发热门诊。

莫名的担忧一瞬间袭击了我全身,再三叮嘱妹妹:千万注意自我防护!

妹答:没事,不要紧!

语气如以往,那么地轻描淡写。

想起曾有两次,妹从杭城返金华,因为在杭州东站急救晕厥的旅人,而延误了列车,事后好久,妹才偶然间提起此事。

当妹在此风雨飘摇之际,站在病毒的风口浪尖又一次说:不要紧,没事时。

我相信是一种笃定的信仰与勇气让她无畏地面对,就像“姐,今晚我加班,迟一点回家”那么自然!

朗诵者蔡云龙:杭州市朗诵协会会员,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在读。


孝老二题

连中福

住新房

岳父、岳母同年生,过了新年87岁。原本身体挺好,老俩口有退休工资、有房子,能相互照应,住县城生活方便,他们愿意单独住,晚辈们也省心,二十多年过去,除了过年过节去看看老人,晚辈们几乎没操什么心思。

去年七月,岳父突发心梗,心脏放了三个支架,病愈出院后回住四楼的家里,几乎是每层楼梯需停下歇几回,嘴里一直说:“吃不消,四楼吃不消爬了。”

岳父、母住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建的老房子,没电梯,无法解决不爬楼梯的问题。

于是,两位老人决定过了新年去养老院养老。

正当两位老人将东西收拾妥贴,准备过了年去养老院时,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暴发。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人人有责!”养老院更是个不可忽视的场所,老人们集体生活,人员集聚,相对抵抗力较差,一旦发生疫情,后果更为严重。

岳父、岳母必须暂缓、推后或不去养老院。

如何解决老人住四楼不能爬楼梯的问题?

我给出了应对之策:一年前,我在老人居住的县城买了套一百多平方米的小高层电梯房,新年之前已装修完毕,本想正月里搬进去住,如今,为了防控疫情,我已取消乔迁喜宴。接着,让两位老人先搬进去居住不是挺合适吗?!

我的建议得到了老人和兄弟姐妹的赞许。

发红包

和两位80多岁的岳父岳母不在同城过年,按照往年习惯每年正月初一要带着东西,坐车四五十公里给两位老人拜年,每人发一个红包。

今年,因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需要,取消了拜年,人不能去,东西无法送,红包发不了。

因为老人用的老年机,不能收红包。

难道对待两位老人的拜年只能用电话里的几句话了吗?

不,孝是可以传递的!

我在家庭微信群中呼叫小舅子,让他见微信回复。因为岳父岳母与小舅子一块过年,我可以通过他来传递孝心。

我将2000元红包用快捷支付发给小舅子,并嘱咐:一定要取出现金,用两个红包袋各装1000元,分别送到两位老人手中。

只过了一餐饭的功夫,两位老人来了电话,说他们已收到由小舅子转递的拜年红包,那开心的神态,从电话声中完全可以听出来。

朗诵者颜逗:杭州市朗诵协会会员,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在读。


征文通道,继续开启——

要求:须为未公开发表和出版的原创文学作品,诗歌(歌词)、微散文、微纪实、图片、音视频(原创录制)等。

说明:谢绝手稿,请通过电子邮件附件发送。

渠道:

1、省作协邮箱:zjzuojia@163.com。联系人:魏丽敏。邮件主题栏注明“逆行而上”征文字样,文内请留作者真实姓名、电话、单位、详细通信地址和邮箱等信息;

2、扫码进入咪咕阅读(春节期间全站免费) ,搜索“抗击疫情”进行投稿,一起传递温暖。

音视频投稿邮箱:migutougao@139.com。

3、扫码进入小时新闻APP;

在首页点击浮窗“我要报料”。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红雷
红雷

生活继续

三羊开泰
三羊开泰

依然有爱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