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援手记|27年前我在这里上学,27年后我披荆斩棘来守卫你

抗疫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冰清 通讯员 徐尤佳

对吴春燕夫妇来说,700公里外的武汉是一座特殊的城市。

27年前,两个青涩懵懂的少男少女搭乘绿皮火车,从金华一路坐到武汉,开始了4年的大学生涯。

4年前,已为人父人母的他们凑了3天假期,把女儿一人留在家里,回到武汉故地重游。校园的小径、盛放的樱花、苍蝇馆的热干面,都留存着他们25年前的青春回忆。

他们原本打算,等女儿明年高考结束就带她逛逛这个“第二故乡”。但没想到,这次吴春燕丢下丈夫和女儿匆匆出发了,她瘦弱的肩上背负着驰援武汉疫区的艰巨任务。

微信图片_20200127191759.jpg

骗家人自己是第三批驰援人员

其实私底下早就主动地报了名

大年三十上午,杭州市中医院呼吸科主管护师吴春燕突然跟丈夫老裘说,“我们回爸妈家吃年夜饭吧!”丈夫听完一脸懵:疫情严重,之前明明说好支持她工作,不回去吃年夜饭了,怎么突然变卦了?

但他也就没有多问,一家人开车回了父母家里。晚上先在爷爷奶奶家吃了年夜饭,饭后又去外公外婆家拜年,一如往年那样温馨热闹。

结果大年初一早上6点多,吴春燕就被护理部主任的一个电话闹醒,通知她赶紧到医院,准备出发武汉。睡眼惺忪的丈夫这才发现:糟糕,被骗了!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吴春燕一直说自己是第三批驰援人员。但其实,她早早就跟护理主任主动请缨:我是老呼吸科护士,同时参加过非典、禽流感的护理工作,有一定经验,同时也有重症患者护理的经验。我已做好准备,如果有需要,请让我先上。

“现在回想起来,她回去吃年夜饭就好像特意跟一大家子道别一样。”老裘后知后觉意识到这顿年夜饭是将士出发前的壮行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他有许多同学、朋友居住在武汉,微信群里每天都充斥着各种疫情信息。信息有真有假,真假难辨,他总忍不住设想到最糟的情况。

吴春燕胡乱洗了把脸,随手用皮筋绑了个低马尾,就跟着丈夫上路了。一路上,她一直安慰丈夫,“没事的,相信医院和政府会安排好一切,保障我们的安全。”而此时,在外婆家呼呼大睡的女儿还不知道妈妈已经迎着清晨的薄雾出发。

临行前剪短了一袭长发

丈夫说,我还是喜欢你长发的样子

到达医院后,吴春燕又做了一件让丈夫始料不及的事情,她请同事剪短了她的一袭长发,这样更方便穿脱防护帽。

微信图片_20200127200410.jpg

老裘拿妻子没有办法,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大局上毫不松懈,小事情却不拘小节。他说,他还是喜欢妻子长发的样子,但头发嘛,总会长回来的。吴春燕也在临行前发的朋友圈说:回杭后一定去做个美美的发型。(详见此前报道致敬逆行者 | 驰援武汉前,市中医院的护士剪短了她的长发……

回家后,老裘把消息告诉了女儿小晔,没想到女儿的反应倒挺淡定,“我知道她一定会去的,只是不知道会这么突然。”

在小晔眼里,妈妈是一名优秀的职场女性,独立、果断,对事业抱着崇高的使命感。她在医院以知识全面闻名,被实习的小护士们称作“百科全书”,问她什么都答得上来。下班后,她还常常在书房备课、查资料、出考卷。

在妈妈的言传身教下,小晔从小就特别崇拜医生、护士,向往以后也在医院工作。但她的生物成绩没有技术好,最后选学考科目的时候只好忍痛放弃,“医护梦”就这样破碎了。这次妈妈义无反顾支援前线,又重燃她对医护人员的敬佩,简直有点后悔当初的选择。

吴春燕离开的日子,小晔乖乖待在家做功课,老裘负责她的日常起居,到了晚上就一起等着从武汉打来的视频电话。

老裘说,全家人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假期结束后他将回南京上班,女儿像以前一样住校,“以前她每周都回家,现在我们商量好了,我不从南京回杭州,她也不从学校回家,等疫情结束了再说。”

经此一役,他们对武汉的感情更加深沉复杂。青葱年少时,她在这里汲取知识;事业有成后,她赶来守护一方安宁。“等疫情结束,我要去吃一次烤臭豆腐干、豆皮再回来!”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Bruce ブルース
Bruce ブルース

冲,为你骄傲

光明
光明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因为有别人守护着。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