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跑船挺能赚钱,四个男人来浙江当了船员,第一次出海就被困茫茫大海

在浙里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栋 通讯员 江文辉

四名男子首次受雇出海,结果就遭遇乌龙事件,被困在茫茫大海上。没有经验又联系不到外界求助,几人几近绝望。

幸而中途遇到了在附近打渔的渔船,船老大也是及时出手相助,专业地“远程”指挥,大胆地实施救援,四名被困人员被转移到渔船上成功脱险。

“恩人啊!”几个大老爷们跟孩子一样哭出了声。

听说出海挺赚钱,男子脑门一热来浙江“淘金”

今年34岁的张建云,老家山东青州,因在当地找不到合适到工作,又听说出海能赚到钱,于是他从老家赶到了台州温岭到松门镇。他坚信,在这个渔业发达到小镇,能够淘到钱。

几经辗转,张建云在一艘名为“苏嘉航6”的散货船上谋到了一份船员到工作。与他一起上船的还有3名河南籍船员。大家都是新手,第一次上船出海,心里满是期待。1月5日散货船离岸出海,几名“新船员”第一次驶入海洋深处,兴奋得有说不完都话。

这艘散货船的船长是缅甸人,因为语言不太通畅,所以和张健云他们很少有交流,但大家相处都挺愉快。可好景不长,散货船开出5天时间不到,船上发动机和发电机就发生了故障,船失去了动力,立刻寸步难行。

1月10日这天,船长搭乘游船去买零件修船,让船员们在船上等着,看好船只,几名船员也都听话照办。

可事件一晃就过了好几天,船长一走便再也没有回来,海上信号差,电话一个都拨不出去,四个人愉快的心情随着一天天的等待,最终全被担忧取而代之。

尤其是14日早晨,海上风大浪急,船舱受损进水,不多久,散货船出现了将近25度倾斜,担忧变成了恐惧,几个人陷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困境,害怕,无助的情绪在每个人脸上蔓延。

当天上午10点左右,几个“坐以待毙”的人突然发现,远处隐约有一艘渔船经过,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几人手忙脚乱朝渔船方向发射了信号弹。

刚撒下网的船老大鱼也不捕了,收了网当即去救人

 张建云他们看到的那艘渔船,是由松门镇横门村潘小军驾驶的浙岭渔60025船,看到信号弹的那一刻,潘小军正在捕鱼。

“当时我正在放网,费了大力气,刚把渔绳搞得差不多了,就看到远处散货船上方有信号弹,知道是有人求救,我马上把网拉回来,鱼先不捕了,救人要紧,然后马上对着他的船开过去。”潘小军回忆说。

因为散货船当时倾斜得愈发严重,不确定的危险因素和多,经验丰富的潘小军不敢将渔船靠太近,在两船相隔几十米的位置暂时停稳了下来。

看到潘小军过来了,几个人兴奋地又叫又跳。“我叫他们慢慢来,不要慌,把救生筏打开,还嘱咐他们穿好救生衣,注意安全。”但是张建云几人第一次出海,连救生衣怎么穿都不会,潘小军就隔着海远程示范和指挥。

“你们冷静,听我指挥,现在你们把救生筏放下来,对对,就按照我刚才教你们的方法把救生筏放下来,你们坐上去往我这边来一些,你们那船快翻了,我的船没法靠近。”潘小军耐心引导。

海上风浪较高,渔船在海上颠簸,这对救援工作造成了不少的困难。经过一个多小时施救,到中午的11时30分许,4人终于成功登上了渔船。登上渔船后,潘小军及船员忙给他们送上热水,暖暖身子。看到他们衣服湿了,还给他们换上干净的衣服。在船上,4人被照顾得非常周到。

“我们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海上,如果没有船老大的搭救,我们迟早会沉入海底,对船老大说一句谢谢真是太轻了,他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张建云激动得说话声音都带着哭腔。

潘小军表示,他们这一趟出海是做好计划的,原本打算要20天左右才回港的。出趟海不容易,成本非常高,不呆够时间打足鱼,这一趟下来铁定亏本。“我虽然是个渔民,但我也是名共产党员,事情面前孰轻孰重我还分得清。为了把4人送上岸让他们早点回家团圆,我决定渔船提早回港了。”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jiushiyoukeba
jiushiyoukeba

船老大好样的确实是他们救命恩人

135****2487
135****2487

没有经验

柿子
柿子

闹剧啊晕

金老头
金老头

成功脱险

精彩人生
精彩人生

呵呵🤭……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