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lake Project展览现场 | 失控:最后一局

城市日历

微信图片_20200116105603.jpg

《失控:最后一局》是跨媒体艺术学院媒介展演系2019年的第二个跨媒介巨构项目。此次媒介展演系以2017级三年级本科生为创作主体,结合西湖计划具体空间,对莎士比亚的《李尔王》进行了重新结构与二次排演。

《失控:最后一局》的叙事结构借鉴小说文体的“部-章-节”三个层级,将《李尔王》的五幕对应为五部,二十五场对应为二十五章,并有音乐IRREVERSIBLE、灯光INSIDE、景观RIPENESS IS ALL番外三章的数列结构。五大部各借文本中一名死者之口,以一句台词为题,提示此部内容。

从第一部至第五部标题依次为:

 一、在多佛的悬崖。葛罗斯特:“疯子领着瞎子走路,正是这时代的病态。”

 二、在城堡中厅堂。埃德蒙:“本性,你是我的女神。”

 三、在农舍一室。仆人甲:“你还剩一只眼睛,能看到他们的报应。”

 四、在荒原。李尔:“我们为来到这个满是傻瓜的大舞台而哭。”

 五、在英军营地。科迪利娅:“没有,我的父亲。”

五部对应五大空间,二十五章对应原始文本中的二十五个具体动作。在此之下,每章又各自分有一至四个不等小节,每节对应一件本科及研究生具体创作,品类涵盖装置、摄影、雕塑、影像、声音、场景模型等具体媒介。加音乐四节、灯光五节、景观五节,《失控:最后一局》最终包含作品四十八节,由此,将《李尔王》切割成为四十八个瞬间,并在一个展览之中同时释放。

前言

丰饶即一切-

Ripeness is all

文/牟森

1. 世界戏剧- World Drama

《失控:最后一局》是“世界戏剧”(World Drama)计划的第一个文本《李尔王》的展览项目。

“世界戏剧”是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媒介展演系和叙事工程研究所的“产学研·产业链”计划,由媒介展演系青年教师、叙事工程研究所研究员、媒介展演系2017级本科生,以及跨媒体艺术学院剧集研究方向和视觉中国研究院空间设计与叙事工程方向的硕士生为主体,将于2020年1月3日正式启动。

“世界戏剧”计划,以产学研和产业链为手段,以跨媒介、跨学科、跨领域为方式,以世界戏剧史发生在中国现实为意义,以呈现人类行为模式、人类紧急状况和人类命运图景为目的

“世界戏剧”计划,以世界戏剧史上的经典剧目为文本,在大三上、下和大四上,三个学期,用同一个文本,分别设置展览、演出和放映,三类媒介品类项目;根据不同媒介品类,组织相关媒介技术课程;对应不同产业领域,培育相关项目延展;通过项目,出产品;通过产品,出人才。

2. 跨媒介巨构- Intermedia Megastructure

2020年1月3日开幕的《失控:最后一局》是文本《李尔王》的巨构项目。跨媒介巨构。以空间为第一媒介,以叙事为主导,以不同媒介创作为建构。

跨媒介巨构是叙事工程空间面向的媒介创作品类。叙事工程(Method Scenography)是媒介展演系(Media Scenography)的核心课程,以本质和真相为对象,以获得“透视”为目的。空间和时间两个面向,展开和演化两个媒介动作。命名即主题、主题即结构、结构即意义、意义即意象。赋予意义、传递信息、激发情感。

存在志和编年史两种目标,对应着巨构和剧集两种媒介创作品类。面向展览领域的产品为巨构,面向演出和放映领域的产品为剧和剧集。

3. 李尔王- King Lear

《李尔王》是世界戏剧”计划的第一个文本。从2020年初开始,在展览、演出和放映领域,通过三个学期,将依次推出以《李尔王》为文本的巨构、剧和剧集项目。

诺思罗普·弗莱在《培养想象》中写道:“文学起源于经验的可能模型,它所产生的是我们称作经典的文学模型。文学不会演进和发展。在将来,可能会有剧作家创作出和《李尔王》一样优秀、但并不与之相同的作品,然而,戏剧就其整体而言,不会超越《李尔王》。只要谈及戏剧,《李尔王》就是它的代表;早于《李尔王》2000年创作的《俄狄浦斯王》也是如此,只要人类繁衍不息,这二者就是戏剧创作的模型。”

杨·柯特在《我们的同时代人莎士比亚》中写道:“人们把《李尔王》比作巴赫的《B小调弥撒》,贝多芬的第五和第九交响乐,瓦格纳的《帕西法尔》,又比作米开朗琪罗的《最后审判》,或但丁的《地狱》和《炼狱》。”

我曾经做纸上排练游戏,只用一句话,描述每部莎剧的主题。比如《哈姆莱特》:“这是一个颠倒混乱的时代,唉,倒霉的我却要负担起重整乾坤的责任!”比如《麦克白》:“人生如同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比如《暴风雨》:“不必害怕,这岛上众声喧哗。”比如《李尔王》:“疯子带瞎子走路,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病态。”

我也曾经写过,如果只允许用一个字描述《李尔王》,我选孽。《李尔王》的主题是孽。不是罪。恰如吾土。恰如吾民。自作孽,不可救。连救赎的可能都没有,这也是《李尔王》的主题。我还写过:文本解释的可能性无穷。比如,用“惊”和“精”的各两组词来解《李尔王》:惊慌失措、惊心动魄和精疲力竭、精尽人亡。《李尔王》是结构精美和主题多义的典范。比如,它是一个自由选择和自我承担的故事。这一次,我们以《李尔王》为文本出发点,在展场呈现“长篇小说”。

《李尔王》第五幕第2场,埃德加对要自寻短见的父亲说:“Ripeness is all。”卞之琳译为:“成熟就是一切。”朱生豪译为:“你应该耐心忍受天命的安排。”

我更喜欢另外一种译法:“丰饶即一切。”是为题。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