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诗意地打开一座城市

全文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宋浩 孙雯 李玲玲

通讯员 何晓婷 郭楠 敖彬伟

我是舒羽,我要与大家分享的主题与运河有关,城市、水域、心灵。

世界上的河流孕育了人类的文明,也孕育了诗,比如说《诗经》是属于黄河流域的,《离骚》是属于长江流域的,而唐时的曲江,明时的秦淮,伦敦的泰晤士,巴黎的塞纳河都孕育了诗的流动的风景,大运河自从开凿以后,这条贯穿南北的河流便成为了孕育后半部中国诗歌史的摇篮,因为自隋唐以来,江南便是财富和文化的重地,无数的文人与诗人都是坐着运河的船北上到京城求学和做官的。

所以在1400年间大运河不仅仅是一条物资运输的大动脉,也是人才输送的一条最重要的管道。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大运河也就是一条诗的河,我们可以想象当年的场景,士子们薄寒动身,雾霭愁人,耳朵里聆听着舷窗下的水声,心中思想着前程,那尤其是在铁路开通之前,大运河的作用无可取代的,周作人和鲁迅当年是从绍兴坐船到杭州,然后从拱宸桥坐运河的船到南京去求学的。要说到大运河和中国诗的关系之密切,我们来举一个最近的例子,那就是1839年,差不多是鸦片战争的前一年,是己亥年,杭州人龚自珍在北京做了一个小官,蹉跎了20多年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弃官归南,他就沿着运河南下,一年之中写了315首诗,汇编成了著名的《己亥杂诗》,这也是大运河在近代为我们贡献的最重要的诗作之一,也可以称之为是中国古典传统精髓的一部巨作。

比如“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像这些我们所熟悉的著名诗句都出自于《己亥杂诗》。《己亥杂诗》已过去了三个甲子,今天是2020年1月1日,从农历来看今天还是属于己亥年,但今天的大运河不再像《己亥杂诗》当中的局面,今天的大运河正在从一条运输的劳动河变成一条审美河。

坐落于古运河边,拱宸桥畔的舒羽咖啡馆自2011年成立以来,我最中意的称谓是——大运河边的诗人客厅。

DSC_9682.JPG

咖啡馆历来为文人和艺术家们留有一席之地,我们都知道塞纳河边左岸分布着许多的咖啡馆、博物馆、美术馆等,有萨特经常打卡的花神咖啡馆,以及乔伊斯常常留言的丁香咖啡馆。在中国台北明星咖啡馆,当年也是白先勇、林怀民等人的流连之地,走进一家咖啡馆就等于走进了一片心灵的栖息之地。我们每年邀请20位左右的中外诗人来到大运河边,走读运河,对话诗歌。

如何利用好水资源,尤其在杭州这样的一座城市,以水陆联动的方式走读城市风景,同时也制造人文风景,是我们每年都在思考的问题,而艺术机构,就像西泠印社,媒体的读书平台,比如钱江晚报,还有书店以及大学院校是我们天然的合作伙伴。

8年来,我们邀请了30多个国家的300多位诗人来到杭州来到运河边,书写杭州,书写运河,也将他们对这座城市的气质以及大运河的记忆带回世界各地。

我们能重温85岁的余光中登高能赋的温暖时刻,也可以发现平日里惜字如金的舒婷打开山高水长的话匣子,我们会发现日本的大诗人谷川俊太郎原来他热爱女性更胜于热爱他自己,而大诗人阿多尼斯自从2012年首次受我们的邀请访问运河以后,今年秋天他又带着他的中国主题的新诗集《桂花》重访运河,这也是我在这次活动上给大家推荐的一本书。

朋友们,今天与大家分享到这里,我们说比城市更悠久的是河流,比河流更永恒的是语言,如果说西湖是杭州的心脏,大运河则是它跳动的脉搏,在古老又年轻的律动中,我想诗是它最好的注解,我想诗也是杭州这座诗歌之城最诗意的打开方式。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53****1001
153****1001

阅读全文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