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不起的“果小云”天猫店重新开业,带头薅的B站UP主账号被封

深度178号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俞任飞

4500斤新鲜脐橙,只卖26元钱。明知道是店主弄错了,你还会买吗?

随着“双11”临近,各大电商平台和商家纷纷推出优惠活动,但也有不少“羊毛党”闻风出动,时刻准备利用活动漏洞“薅”上一票。

这两天,一则“B站UP主鼓动粉丝以每单26元买4500斤水果致果农损失700万关店”的消息瞬间引爆网络。两位农民开办的水果网店因操作失当,误将4500斤脐橙标价26元出售。一夜之间被“薅”出近700万元订单,直接导致网店关门并发信“下跪求饶”。

网店关门告示

最新消息,涉事UP主已被封号,而水果网店则重新开张。

误写成26元4500斤,一夜被“薅” 近700万元

果小云恢复营业并感谢网友关心

11月7日晚间,“果小云”旗舰店恢复正常营业。

“过去几天里,来自全国各地的热心网友给了果小云支持和鼓励……以后我们会正常运营,细致检查产品属性,避免再次出现此类情况。”店主小布在店铺首页发文感谢网友。

果小云旗舰店由小布和叔叔打理,他负责网店运营,叔叔则负责采摘发货。目前店里只有一款产品,现摘现发的四川新鲜脐橙,“双11”活动价为9斤28.8元。但就在几天前,整间店铺却因操作失当,被羊毛党薅至关门。

据B站(bilibili视频网站)网友“小帅喵萌萌哒”爆料,B站一位拥有近60万粉丝的UP主“路人A-”,在发现果小云旗舰店误将26元4500克(9斤)脐橙,设置成了26元4500斤后,他带领旗下十几个羊毛群的粉丝,一晚上购买了近700万的订单,其中有人一人就下了60多单。

次日,店主小布发现失误,立刻在店铺首页道歉。“给您跪下了。由于我对店铺操作失误……导致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涉及七百万元金额。我还要承担相关法律责任,一夜之间发生这个事情,我真的接受不了。”在道歉信中,小布表示开店的钱是叔侄俩凑的,希望网友能够申请退款,不要投诉,“给我叔叔留一条生路”。

但“路人A-”却在自己的粉丝羊毛群里表示,“没啥好说的,各凭本事”,随即他还晒出了投诉截图和获得的432元赔付保证金。在他的号召下,不少粉丝以购买了26元4500斤水果却不发货的为由,投诉果小云旗舰店虚假宣传。10万元的赔付保证金瞬间清零,店铺也被直接关闭。

11月7日中午,淘宝官方微博声明,发现异常情况后已第一时间“保护”这家店。并表示会在法律、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尽最大可能减少各方损失,同时坚决抵制恶意下单的“羊毛党”。

淘宝官方微博声明

事件曝光后,面对网友铺天盖地的批评,“路人A-”终于发帖承认此事,并表示愿意承担重开店铺的费用。但到下午3点,B站宣布将封禁涉事UP主站内账号,直至妥善处理本次事件,并表示将监督其向店家郑重道歉,同时协助其配合电商处理此事。

“路人A-”发帖承认此事,并表示愿意承担重开店铺的费用

 

B站宣布封禁涉事UP主站内账号

算上“果小云”,近期被薅倒三家店

这不是“路人A-”第一次薅垮网店了。

在他817个投稿视频里,有不少是关于如何薅羊毛的教学,其中找漏洞——下单——投诉索赔是他的惯用伎俩。而他最火爆的一个薅羊毛视频点击超过百万,视频里他没花一分钱,就兑换到了61个麦当劳汉堡。

事后,有知乎网友“吁跌”爆料,仅这几天被“路人A-”等羊毛党搞垮的店铺至少就有两家。

第一家是美特斯邦威广仁专卖店,店家因活动设置错误,导致羽绒服仅售价49元,近5000件被售出。店长大旺私信消费者称:“公司亏损100多万,我这边承担不起巨额罚款,希望您能申请下退款,体谅下这个在异乡打工的苦命人。”但最后退款者寥寥。

11月2日,另一家意大狐旗舰店由于活动操作失误,6双运动鞋仅需128元,被拍出1万多单。店家随后发布最后一条信息“再见了,感谢”。内文称:“我们束手无策,我们无能为力了……我跟妹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打算去工作维持家里的生计了……我们极力想挽回损失,终究是抵不过‘羊毛大军’的力量。”随后,店内所有商品下架,店铺濒临倒闭。

另一家意大狐旗舰店由于活动操作失误也被薅

所幸,“果小云”事件后,今天意大狐旗舰店也在平台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重新恢复经营。

不仅是这些经营能力有限的草根店铺被“羊毛党”盯上,就连拼多多、星巴克等大企业也不能幸免。

去年11月凌晨,东方航空官网售票系统在进行价格维护时出现异常,部分机票出现超低价,有的头等舱只需十几元。在“群薅”下,东方航空损失票价差额近千万元。今年1月,有网友曝出拼多多存在平台优惠券漏洞,用户可免费领取100元无门槛券,大批羊毛党拼手速抢券,并通过花费充值等方式迅速获利,而拼多多平台也表示最终资损在千万元左右。

有些“薅羊毛”做法,已涉嫌诈骗罪

随着电商产业的发展,羊毛党已经发展壮大,形成了一个完整产业链。

去年5月,由京东金融研究院联合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刑事警察学院等共同撰写的《数字金融反欺诈白皮书》中显示,2017年我国黑灰产从业人员超过150万人,年产值达千亿元级别,而羊毛党正是黑灰产中的重要盈利模式之一。

记者也在QQ中尝试输入“羊毛”等关键词,可以发现上百个“薅羊毛”群,群成员少则百人,多则近2000人。通过认证后,记者也加入了名为“羊毛党线报群”的QQ群。一小时内,群主和管理员不定时发布了十几条“羊毛”线报,内容主要涉及注册应用抽奖返现,金额多在1元左右。

一名群友告诉记者,薅羊毛基本分“高端”和“低端”两种。“低端薅法”其实就是拿时间换钱,“主要是利用商家一些结算漏洞,错误定价,换取超低价商品或赔偿”。“高端”的则是从技术上寻找漏洞,再开发相应程序,“直接修改活动结果,拿钱走人”。而一个“组织严密”的薅羊毛群,可以“收集全网信息,每天推送上百个红包活动”。理想状态下羊毛党的收入可观。

但事实上,部分“薅羊毛”行为已被纳入违法范畴。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记者发现今年6月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就曾审理被告人冯某祥、舒某鼎犯诈骗罪一案。

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期间,被告人冯某祥与舒某鼎通过微信联系谋划,由冯某祥通过其微信群发布“薅羊毛”信息,并与群内其他成员约定分成后获取口碑网88折优惠活动的支付宝支付码,在舒某鼎所经营的超市进行虚假刷单交易,共计虚假交易刷单5306单,骗取口碑(杭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补贴金人民币53033.98元。最终,西湖区人民法院认定两人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1****9419
131****9419

薅羊毛。

灿烂的笑
灿烂的笑

我在天猫湖秋韵生鲜专营店买的螃蟹严重缺斤短两天猫怎么不好好处理,该店销量达1700多,几乎所有买家都留言被骗了。

137****8178
137****8178

已阅读了

小幸运
小幸运

有这聪明脑子干嘛不放在对的地方,

夜朦胧
夜朦胧

自给自足的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