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想跳桥又被劝下的小伙子,往后好好加油吧!

在浙里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蓝震 通讯员 吴嘉升

“我死后,请将我的身体器官捐给有要的人,生着对世界没贡献,希望我死了以后身体器官可以为世界做一点贡献。”

微信图片_20190909205816.jpg

昨天(9月8日)晚上19时许,一名戴着眼镜的小伙子,坐在宁波鄞州区东郊街道澄浪桥东往西桥中间的位置,打算跳桥轻生。

一旁,消防和公安人员已经到场,一直在劝说。

桥边护栏外,放着两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装着衣物,还有一个手机,这是小伙子的全部家当。救援人员在袋里找到了一份小伙子写的遗书,字迹歪歪扭扭,甚至连“遗书”的“遗”字都写不完整,透露着无奈。

还好,经过救援人员一个多小时的耐心开导,情绪激动的小伙子冷静了下来,最终放弃了轻生念头。

今天下午,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联系上了宁波鄞州消防救援大队彩虹路中队指导员胡阳锋,他是当时带队前往现场救援的指挥员。

“看到小伙子留下的这份遗书,还是挺感慨的,我感觉小伙子心底还是很善良的一个人,只是暂时碰到了困难,一时间想不开,过不去这个坎。”胡阳锋说。

“我们到的时候,小伙子情绪很不稳定,哭着喊着要跳桥。”胡阳锋说,那个点刚好是车流最密集的时候,桥上人来人往,聚了不少围观群众,“很多路人也停下脚步,劝小伙子冷静,不要做傻事。”

微信图片_20190909205829.jpg

在断断续续的对话中,胡阳锋得知,小伙今年24岁,江西人,初中毕业后一直在外闯荡,因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久而久之就自我放弃了。小伙来宁波流浪了两月,因为没有钱,睡过网吧,也睡过马路、桥洞。

就在打算跳桥的几个小时前,身无分文的他已经连续几天没吃上饭了。饥饿难耐的他,在路边走进了一家餐馆,点了几个菜,大吃了一顿。

吃了霸王餐,餐馆老板自然不干了,当时话也说得比较重,还报了警。后来小伙子越想越想不通,认为全世界抛弃了他,就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听到他哭着说,好几天没有吃饭,一下子吃了很多,吃到吐,心里蛮难受的。”胡阳锋说。

小伙子稍微冷静一点后,他跟救援人员提了两点要求:一是希望能见到父母,二是希望父母能给他1000块钱。

现场,民警也先后三次拨通了小伙子远在江西老家父母的电话,电话那头的父母已对他失望透顶,不顾他的死活,匆匆挂了电话。

在救援人员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耐心劝说下,小伙子终于打开了心结,自己从桥上走了上来。大家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小伙子对救援人员说,他在宁波找了很多工作,一直不满意,后来有人建议他可以去做外卖小哥,但需要交300多元的押金,他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

“前段时间看到杭州有一个外卖小哥,电动车在街头自燃,蹲在地上崩溃大哭,钱包里只有50块钱,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胡阳锋说,真心希望这个小伙子今后的日子能好好加油,重新振作起来。

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miro
miro

我就看看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