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董建国:乡村戏台20年,家族四代传承,每年登台200天

活动营

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宋浩 文/摄

【开栏语】

你所在的城市有没有一条路叫做“建国路”?

你的周围没有建国小区、建国公园、建国饭店?

你认识“建国”吗?

我想,你的身边,肯定有个名叫“建国”的人。

根据公安部门信息,浙江省有42380位“建国”,其中,杭州地区叫“建国”的人最多,共有8672位。

“建国”这个名字是一个时代的印记,也是父母对子女建设国家的期待、对祖国的美好祝福。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年初,浙江省委网信办在网络上发起#寻找身边的建国#话题,截至目前,共有16.8万网友参与了话题讨论,话题阅读量达5.1亿次。

上周起,钱江晚报联合浙江省委网信办,推出“寻找身边的建国”系列报道,讲讲那些我们身边的“建国”的故事。

【寻找身边的建国】

人物:董建国(永嘉乱弹演员、家族第四代传人)

在浙江温州永嘉县,楠溪江自北向南,穿越群山浩浩荡荡汇入瓯江。

巽宅镇小溪村就坐落在楠溪江畔,周围青山环绕,风景秀美。1600年前,中国最早的田园诗人谢灵运,就在这样的景色中酝酿出“野旷沙岸净,天高秋月明”的诗句。

80后永嘉乱弹演员董建国自小生活在这里。17岁开始,他跟着乡村剧团,游走在温州、台州、福建等地大大小小的戏台上。一唱就是20年。

上台前的董建国。36度,穿长衣长裤,现场没有空调。候场的几分钟,汗水从眼角、嘴唇往下淌。

登台

七夕这天,董建国在县城的张慈观有演出。8月初的温州,正午室内温度高达36℃。

今天演的两场戏是《金凤凰》和《双蝴蝶》,剧目早已轻车熟路。

中午12点,董建国到达演出后台,三五分钟,油彩就涂满全脸,再穿上长袖长裤、带上盔头,等待候场。

第一场《金凤凰》是折子戏,董建国演“雕王”手下小校,主要是打戏。舞台两旁,五六个伴奏挥着胳膊,打出的锣鼓点紧密而有节奏,打得快的时候,头和身体也跟着晃;舞台中间,紧锣密鼓声中,演员捉对厮杀,双刀舞得飞快,双枪花式翻飞。

演罢就马上准备第二场《双蝴蝶》,下台、卸妆、重新上妆,七八分钟里一气呵成。

《双蝴蝶》根据元杂剧《临安驿潇湘夜雨》改编,董建国扮的是丞相,白脸。丞相的角色要求演员身材架子大、体态臃肿而笔挺,所以即便体重近200斤的董建国,也要再穿上两层厚厚的“胖袄”,外面再罩上黑色的戏服。

一天6个小时唱下来,脱下戏服,里面的T恤早已经被汗水浸透。

董建国在穿第二层“胖袄”。

剧团同事帮董建国整理厚重的戏服。

传承

小溪村里有间董氏宗祠,村里唱戏就在这里。高台上,演员唱念做打,下面村民济济一堂。走出小溪村,走出永嘉,在更广阔的舞台上,这种戏有另一个名字——瓯剧。

宋代,永嘉曾孕育早期的中国戏曲——南戏。清代中期,这里诞生了“永嘉乱弹”。

据乡贤和《永嘉县志》,乱弹这一戏种出现在清代中期,真正发展壮大是在民国——当时小溪村的董光楷开办“胜春剧团”,广招学员,四处演出,名噪一时。至今在永嘉,提到乱弹,很少不知道“楷先生”的。

永嘉乱弹诞生于乡村,也流传于乡村。在小溪村里,大多数人家都姓董,很多人都是乱弹演员。村头拄着拐杖遛弯的老人,可能唱了一辈子乱弹,还是温州市非遗继承人。

董家人唱乱弹,传到董建国他们兄弟,已经是第四代了。

据本地作家麻钦杰说,民国时董光楷办胜春剧团,董建国的曾祖董光炉就参与其中。而且董光炉家境颇丰,对董光楷多有赞助。现在地方扶持传统戏曲,倡建“新胜春剧团”,董建国的大哥董建标、二哥董建巧都是“新胜春”的成员,大哥还是团长。

“我们这种民间剧团,都是亲戚带的。”董建国说。17岁时,他开始跟着大哥学永嘉乱弹。而大哥则是他们的叔叔带出来的。

前不久,在县文化节上,有一出《龙虎斗》的戏,讲的是北宋呼家将的故事。台上八九个演员,都是他们董家的人——大哥演主角成年呼延赞,二哥演少年呼延赞,叔叔演赵匡胤,董建国演欧阳方,大嫂演呼延秀英,婶婶演太监,二嫂、表姐是上下手(即龙套,士兵、丫鬟等角色)。

小溪村的祠堂外,有“乱弹小溪”的匾额。

《龙虎斗》合照。后排左5白脸是董建国(演欧阳方),左6是大哥董建标(演呼延赞),后排右3是大嫂(演呼延秀英),右5红脸是叔叔(演赵匡胤)。

困境

浙江地方戏乱弹,除了永嘉乱弹,还有台州乱弹、绍兴乱弹。鲁迅《阿Q正传》中,阿Q常唱的那句——“我手持钢鞭将你打”——就是绍兴乱弹《龙虎斗》里的词。

董建国所在的环城剧团主要活跃在温州、台州等地农村,远一点到福建等地。乱弹极具地域特色,深得乡民喜爱,可一旦离开方言区,又被限制住。

乱弹里角色也分生、旦、净、丑。董建国唱净角。“花脸(净)和白鼻子(丑)说方言多一点,尤其是丑角,方言大大增加了人物的幽默效果。”

董建国随剧团到福建演出,由于方言差异,观众听不懂,有些幽默效果往往达不到,“很难红”。

另一个困境是年轻人兴趣转移。“年轻人喜欢听戏的越来越少了。”这句话董建国一个多小时里重复说了三遍。

2000年前后,董建国入行,当时观众里还有不少年轻人。“现在他们都去看网络直播了。”

喜欢看的人少了,愿意唱的也少了。董建国说,戏剧演员到50岁后,就渐渐不上台了。体力的衰退还是其次,更多是扮相上,比如脸会逐渐松垮。

董建国说,民间剧团不同于主流剧团,50岁的演员从舞台上退下来,无处可去。“别的行业越老越值钱,我们是越老越不值钱。”

庙会期间,演出连续多日。演员门住在庙里,隔壁就是戏台。

董建国的妻子和女儿。

初心

每年农历正月、八月、九月、腊月这几个月是演出旺季。赶上春节、中秋等传统节日办庙会,董建国一天要演两场:12点半演到下午3点半,再从6点半演到晚上9点半。

庙会持续半个月,对演员的嗓子是不小的考验。化妆盒里,和油彩放在一起的,总有一盒金嗓子喉宝。一年365天,董建国大约200天有演出,一年下来,收入10万多块。

董建国在外面赚钱,家里的事都靠妻子麻庆灵。麻庆灵原来是环城剧团里幕后场务,两人在剧团里认识。后来有了可爱的女儿,妻子就专职在家照顾孩子。

今年,37岁的董建国靠着亲戚帮忙,在县城买了一套90多平三室一厅的房子。“下半年交了房,就再不用租房了。”

上台唱念做打,脱下戏服也是普通人,有家庭,有房贷,有压力。没有演出的时候,董建国会带家人旅游,和朋友一起撸串、喝酒。他喜欢唱K,最常点是的周华健的《朋友》:“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一些人在慢慢尝试改变。温州市瓯剧团副团长、戏剧梅花奖得主方汝将说:“我必须要了解年轻人的审美情趣,我要培养新观众。”为了得到更多年轻人喜欢,他有意识地去改变瓯剧,加入话剧、舞剧、音乐剧的元素。

和董建国一样,陈莲也是一个乱弹演员,去年,她开始把自己乱弹演出的放到“快手”上,有演出时候还会直播。“虽然打赏不多,但也有1000多个粉丝了。”

在小溪村祠堂外,有一棵525年树龄的枫香树,三人合抱粗,绿荫遮天。董建国说,98年他读初中时,这棵树树冠萎缩、干枯濒死,“没想到后来又绿了。”

说这话的时候,董建国表情有点得意。也许在他心里,永嘉乱弹也这样,活下去,在某个时候重新焕发生机。

小溪村的古树。

#寻找身边的建国#还在继续

如果你的名字叫建国,你身边有叫建国的亲人、同学、朋友等等,如果他们有让你印象深刻的故事,请联系我们。

报名方式:

方式一:发送微博,带话题#寻找身边的建国# @钱江晚报,附上他的照片和故事;

方式二:点击【报名链接】上传信息;

方式三:拨打钱江晚报热线电话96068,并提供基本信息。

征集要求:

1、真实线索,并附联系方式或寻找地址;

2、形式不限,可以为图片、视频、文字等。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西门大拿
西门大拿

蓝脸的窦尔墩盗御马,白脸的曹操战长沙。感觉画脸谱特别酷

138****8170
138****8170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戏剧艺术大众化

最新评论
157****1394
157****1394

叫建国的我们学校也有好几个,都是父母为了建设好我们的祖国而取的。有教育意念!

没时没刻
没时没刻

叫建国的人特多

Ricky
Ricky

真给力啊!!!

JACKXIN
JACKXIN

和建国有缘啊。我也叫建国,就住在杭州建国路附近。坐地铁到建国北路站下车,坐公交就到建国北路宝善桥。

风儿@沙沙
风儿@沙沙

戏里人生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