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手记】在临海的“汪洋”中救人,消防队员摸黑前行遭遇触电

最现场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栋

大灾大难面前,总有一群勇敢的人冲在前面。

很多人觉得,这些“负重前行”为我们换来“岁月静好”的勇士,一个个都是钢筋铁骨,无所畏惧。

日前,台州市消防救援支队在临海市开展救援扫尾工作,钱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这些披荆斩棘的勇士,在这场与洪水博弈的斗争中,除了众所周知的无所畏惧外,其实也碰到过无数危险时刻,生死瞬间。

在那一转瞬,这些勇士也会迟疑和害怕,“面对死亡和危险,我无法佯装无畏。”

那一刻,我真的以为自己会死

图:尹星阳(三门县消防救援大队三门中队)

我10日晚上赶到临海,刚好碰到洪水最大的时候,一眼看去,到处是水,这哪里是一座城市啊?活脱脱一个大池塘!

当时,已经有很多救援队伍从各地赶来,加入到抗灾救援当中。我当时和几名战友接到指挥员的指令,在临海揽胜门附近,有一对开小卖部的夫妻被洪水围困出不来,让我们去救援一下。

我们是开着冲锋艇进去的,因为那个区域紧挨着东湖。洪灾时,湖里的水也满出来了,一起顺着边上的一个桥洞流过去,水流速度相当快。

被困的老夫妻家就在那个位置,冲锋舟是过不去的,我们只能在附近找下去的位置。靠近目的地后,我率先下水,可人探下去后,我就有些慌了,因为我发现脚根本触不到底。

因为无法靠脚固定身体,湍急的水流将我整个身体都冲得斜了过来,我尝试用手抓住门和墙来稳住自己,但依然使不上劲,第一次尝试进入老夫妻杂货店救人失败了。

商量了一下之后,我们决定从后门绕过去,那边水流就很小了,对于我们救人会方便不少。于是,我带了一个战友,一起绕进去。很快找到了老夫妻住的那个后门。我有些激动,赶紧往那边靠。

就在我快摸到后门把手尝试打开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手臂麻了一下,瞬间失去知觉。我本能地用脚拼命一蹬,用反作用力将自己从那个位置推了出来。当时只觉得心跳得“扑通扑通”响,我意识到刚才的那一瞬间是触电了。这种涉水救援,最怕的就是漏电。此前,其他地方有过消防队员救人触电身亡的报道,我这就遇到了。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可能就“交代”在这里了……回想起来,那一刻我真的怕了。

“漏电!小心!”我提醒身后的战友,他也跟上来把我往外拖,我们快速离开现场。

离开的时候我依旧惊魂未定,回过神来,才想起老夫妻还困在屋里没有救出来。于是,我们只能继续从前门突击。当时水流更加湍急,根本无法入水救援。

最终,我们想到借助桥梁离老人家只有几十米距离的优势,从桥上拉了一根绳索到老人住处,最后将老人绑在绳索上一点点拉上来,最终转移到安全地方。

这件事过去了,我现在依然会后怕,那一刻我离死神是那么近。面对死亡,我无法佯装无畏和大胆。

那一刻,我真的担心会失去谁

图:郑少斌(临海市消防救援大队大田中队)

我是大田中队的中队长,我所在的城市就是洪涝重灾区。

10日晚上7点半左右,我和7名战友乘坐一艘带有动力的冲锋艇赶到城区。当时的临海城区完全就是一个水库了,放眼望去看不到陆地。

我们接到的任务是到受灾最严重的紫阳古街增援。当冲锋艇开到广场南路和巾山中路交叉口的位置,透过哗哗的水流声,我们隐约听到有声音在沙哑地呼救。我们四周寻找,最终在两棵相邻的树干上发现两名男子,分别抱住树在求救。

那个地方从大路汇聚到小路,水流非常急。我们要去救两个被困人员,就必须开过水流最急的一段路。当时那一段水流就跟开闸放水下来一般奔腾,我们的冲锋艇开过去非常吃力,马力开到最大都很难稳住。

好不容易开到被困男子边上,我们将两个人安顿到艇上,然后打算将他们带到安全地带。谁知冲锋艇刚开出去没多远,一个浪打过来,我们一船人连人带船一起被打翻。

当时我没反应过来,只觉全身顿时失控,掉入水中,随后整个人被冲出四五米远。记得那一刻我心里大叫了一声“不好”,因为在水流最急的地方翻了船,上面战友和被救人员加起来一共10个,指不定哪个人会被冲走发生危险。

我刚忙使劲往船翻掉的方向划去,希望能确认战友和被救人员的安危。好在大家都自救和互救,所有人都在附近找到,一个都没有少,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我们的冲锋艇被掀翻后,动力部分的马达进水损坏了,冲锋艇无法再提供动力,考虑到人多冲锋艇不好划,我们就拉了条绳索,将被困人员运送到对面安全地带,让他们到2楼避险休息。我们则推着冲锋艇往紫阳街蹚去。

身为中队长,我带领我的战友们出来执行任务,我有职责确保他们的安全,而被困人员也是我们要援救和保护的重点对象,这一船人一个都不能少。所以翻船的瞬间,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我真的吓坏了。

好在有惊无险。

那一刻,我真是被吓进了骨子里


图:关少宇(台州市消防救援支队战勤保障大队)

8月11日,临海城内洪水开始消退,下午1点左右,我被分配到双鸽大酒店这里的地下停车场执行排水任务。

这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因为这个地下停车场是临海当地最大的停车场之一,里面除了停了酒店顾客的私家车外,周围小区的很多车子也都停在里面。

这个停车场还分地下一层和二层,总体深度达6米多。我们赶到那边的时候,整个地下车库被积水彻底填满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下面得有多少水啊?根据酒店工作人员提供的数据我们估算了一下,下面起码有21万立方米的积水,这意味着我们用水泵全力去抽,至少要一周以上时间才能把水抽干。

抽积水要用水泵,但是前提是需要有人把水泵头安放到水下合适的位置,而这个放水泵头的任务由我来负责。这不算一个高难度的任务,但是关键的一点就是必须人下水去安置。

地下车库的积水有多脏,我无法准确形容,只觉得这水是蜡黄蜡黄的,上面飘满了各种垃圾,一靠近就能闻到一股辣鼻孔的腥臭味道。

我们没有专门的隔水服,我只能穿着日常的工作服下水。刚到水里,全身毛孔都竖起来了,这样的脏水,不知道里面有啥,很可能有不少腐蚀性的有毒有害物质,而且也不能确定底下是否已经彻底断电,不排除随时有触电风险。

我顺着坡度慢慢往下挪了几步,水就满到我脖子上了。离嘴巴不过几厘米的距离,我不敢低头,稍微一侧,脏水就可能满进我的嘴里。这时候,我发现睡眠上还漂浮着一只已经泡得肿胀发腐的死老鼠,就蹭着我的鼻尖漂过,我当时真的惊得眼前都白了一下,差点摔进水里。恶心的感觉从肠胃一直翻涌到喉咙,但是又不敢吐,怕倒吸一口脏水。

上来后,我半天回不过神,连饭都吃不下,回想起可怕的场景,我就直反胃。但是这样下水安置抽水泵头的次数至少还有四五次,我上岸后赶紧冲澡把脏东西洗干净,脏衣服也洗了。我只有2套衣服,得赶紧洗干净晾出去晒,不然就衔接不上了。

忙碌可以冲淡我对恐惧的记忆,但是这个场景依然挥之不去。很多时候你无法预判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只要生命尚存,我仍会坚守一线。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0****5453
130****5453

英雄走好

星雲
星雲

愿英雄每次都能平安回来

Lc
Lc

为英雄点赞

138****5377
138****5377

应该穿防触电的鞋子

祝姐
祝姐

向消防武警的英雄们致敬!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