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大学生,成了湖州琴书传承“守艺人”

新教育

通讯员 颜涤方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素萍

二弦拉、琴声婉转,吴语唱、书声绵长,行遍江南清丽地,你听说过湖州琴书吗?你曾经看过湖州琴书的表演吗?

湖州琴书,是湖州地方曲艺曲种之一,用湖州方言演唱,以二胡为主要伴奏乐器,是有说有唱的坐唱形式,主要流行于以吴兴地区为中心的浙北广大地区,至今已有180多年的历史。

湖州师范学院文学院一批00后大学生,是一群志同道合的青年,他们来自不同的地区,却都对江南水乡的戏曲有着很大的兴趣。

今年暑假里,他们忙着查琴书历史、听琴书故事、看琴书表演,致力于传播琴书文化,演绎了青年人与琴书这一非遗的独特故事。

听传承人说琴书

在初步的查阅资料后,这个非遗团队为了挖掘更多的资料,多方打听联系到了湖州琴书传承人周芝琴弟子、湖州琴书唯一青年传承人邵玖佳,并对她进行了专访,从她口中知道了更有味道的琴书故事。

邵玖佳首先为大家现场展示了一曲《西厢记》。“一轮明月照西厢……三请张生来赴宴……”佳人如画,纤手拨弦弄弓,曲调如丝丝缕缕,连绵古今;一汪笑意,湖语朗丽婉转,诉说道不完的西厢情。

说起琴书的发展和留存情况,邵玖佳说:“近代以来,琴书的发展其实挺曲折的。像我师父周芝琴先生那个年代,学琴书是为了生存,我的师父就是跟着一个戏班子出去演的。那时候琴书是老少皆宜的娱乐活动,就和听书一样,我师父有时候往茶馆里一坐,就可以唱上半个月的《西厢记》,茶馆里的人天天都是坐满的。”

邵玖佳感慨道,现在,听琴书的人越来越少,“我出去表演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台下的观众其实是挺迷茫的,要么就是年轻人基本听不懂,要么就是老年人了。当然,国家、政府开始重视和保护这些传统文化,作为传承人,我非常希望这些美好的东西能永远流传下去。”

为了更好地保护琴书,邵玖佳会对一些谱子、歌词做适当的改编,融入进一些现代的元素,让年轻人更好地接受,当然改良的前提肯定是要坚守住琴书这个底蕴的。

北方女孩的南方戏曲情

团队中,成员王倩是甘肃人,是团队内为数不多的北方人。在老家,当地特有的戏曲是秦腔,每年清明前后都会有秦腔表演,她都会和爷爷奶奶一起赶去听戏,因此,她一直对戏曲有着不一样的情感。

到了高中,王倩从媒体上接触到了江南这个和甘肃完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景色,不同的风情,自然也有不同的戏曲。她开始对江南的戏曲产生浓浓的好奇心。终于,被湖师院录取的她来到了这个具有2300多年历史的江南水乡,接触到了她所爱的江南戏曲。

可是,以王倩一个人的力量很难接触到太多的资料和内容,当她听说湖师院文学院非遗团队的调查内容,她就马上报名了。“能有机会深入地调查琴书,我非常高兴!”

相比于秦腔的朴实、粗狂、夸张,王倩第一次听到邵玖佳老师演奏的《西厢记》开篇,就被琴书特有的婉约深深打动,完全陌生的湖州话也并没有减少她对琴书的深刻感受。

“秦腔的演出很复杂,穿戏服画脸谱,配乐要五六个人在幕后吹拉弹唱,还会有各种道具。而琴书不一样,一人,一把二胡,一张椅子,用软糯的湖州话唱出来,就像是把一个故事娓娓道来,简单,但富有感染力。”

社会实践结束后,王倩特地把自己手上的资料、视频带回了家乡,给自己喜欢戏曲的爷爷奶奶听一听江南的别样韵味。

秦腔(上)和琴书(下)

琴书传承迫在眉睫

如今,琴书的发展陷入泥潭,传承人趋于老龄化,年轻人对琴书兴趣甚微。湖师院文学院非遗团队面向湖州市民进行了一次社会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一半的人在此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琴书,其中以学生居多。

团队中的湖州人孙颜对此尤为感慨:“虽然知道琴书传承不容乐观,但是,当调查报告最终生成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地有些无奈和悲哀,琴书作为本地艺术,在湖州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知道它的人寥寥无几。像我周围年纪大一些的老人,知道琴书的也不是很多,最多就是能哼唱几句滩簧。我作为本地人,感觉能够为琴书传承做的事很少,有一种无力感,只希望我们这次的调研能推广出去,对它的传承起到一些作用!”

本着“实践”的想法,大学生们向邵玖佳老师请教学习,成员朱逸帆还在邵玖佳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拉了一下二胡。这是自她很小的时候接触过二胡之后,再一次真正拉二胡。

“可能在很多人的观念里二胡是一件古老过时的乐器,但是看了邵老师的琴书表演之后,我觉得这种艺术形式其实很动人。我尝试拉二胡的时候就像是在锯木头,恐怕要练习很久很久才能有邵老师的一点点风采吧。”

除了尝试拉二胡,其他成员学讲湖州话,跟着邵玖佳轻轻哼唱。“我们把这些都录了下来,成为了宝贵的资料。到最后,几乎所有成员都能哼上几句了。”

说到传承,成员朱逸帆这样说:“其实,传承的方式有很多种,就像邵老师说的,希望我们做的这些也能够起到一些作用。就我自己而言,我应该没有那个能力去系统地学习,但是有机会的话以后会动员身边的朋友一起去观看琴书表演,希望能够帮助这种艺术做一个小范围的推广。”

传承,不仅仅是狭义上的传授与继承,而更应该是将其推广、传播,比如朱逸帆同学动员朋友观看琴书表演,再如王倩同学将琴书带回家乡,更如湖师院文学院非遗团队所做的一切调查、研究。

这些大学生们呼吁:非遗传承,就在你我之间,期待更多人的加入。


稿件来源:原创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阿替
阿替

肥肠good

173****5293
173****5293

很大兴趣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