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救的这日日夜夜,他们都只有一个念头,找到孩子!

最现场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孙燕 杨一凡

7月14日,童建军换下了救援服,脱下了登礁靴,一身休闲打扮,出现在办公室里,虽然救援任务结束了,但他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

“他们为何要加害一个9岁的小女孩呢?”他摇摇头。

6天搜救,这个也有着一个9岁大女儿的父亲,无数次在心里默念和祈祷,期待奇迹可以出现。

这一次,象山一共有数百人加入了搜救章子欣的队伍,童建军是其中之一。

还有很多人,家里的饭馆顾不上管了,开的民宿也先撂在一边。

没有穿上救援服的时候,他们都是象山普普通通的市民,等带齐装备的那一刻,他们上山下海,只为尽快找到孩子。

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胡可、励挺

一天搜救下来

短裤是湿的脚板也泡白了

胡可自家开有民宿,2013年参与民间救援,2014年成立雄鹰应急救援队。

W020190714785336865714.jpg

W020190714785335825871.jpg

如今,雄鹰应急救援队是象山最大的一支民间救援力量。50多名队员,每个人都掌握了几项专业技能,他们年纪最大的50多岁,最小的23岁,从事的职业也五花八门,“有专业的医生,负责医疗;也有卖灯具的、卖衣服的,也有做工程的。还有小姑娘,靠拍老妈的马屁拍了七天,才被家里人同意入队的。”

这一次的救援中,救援队员励挺负责驾驶摩托艇,他是开餐馆的,拥有海上救援证和摩托艇操作证。他从早到晚驾着艇在海面搜索。

“听到孩子失踪的消息,餐馆也先不管了。”

每天早上,励挺6点起床,7点到达救援队整理装备,8点开始搜救,一直到晚上才收队。除了中午稍微休整下吃一下中饭,每天近10个小时漂在海上,“第一天下去的时候,一口水都没喝,体力消耗得很大。摩托艇空间又小,没有办法休息,精力又要高度集中。海面上的漂浮物半沉半浮,需要靠经验去判断。有时候为了怕麻烦,早饭都不敢吃。”

收队后,队员们要将装备运回,还要用淡水进行清洗,等回到家吃上饭都是大半夜了。“一天搜救下来,短裤都是湿的,脚板也都泡白了。但是这跟找孩子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野狼救援队童建军

章子欣,回家吧

这是他每次在船上心里默念无数遍的执念

42岁的童建军,象山本地人,平时承接一些工程。最近,他正在象山观日亭一带做土方。

7月8日,他接到了一个令他心情久久难以平复的消息,有个9岁的小女孩失踪了,而且就在他做工程那一带不见了。

消息越来越多,有人说,有个开挖机的老头7月7日晚上8点不到,在观日亭见过一个小女孩和两个大人在一起。有人说,带着小女孩的两个大人已经投湖自尽了。工程队的人还在观日亭通往海边礁石的小路与礁石地带找到了女孩市民卡。

“我在山上有工程,每天从上下跑山上来来回回十多趟,有时候晚上睡不着,就在使劲回忆我是不是见过这个女孩。”童建军说。

7月8日下午2点,他接到了野狼救援队队长励建华从江西打来的电话。作为野狼救援队的副队长,童建军立即停下手头上的活,带上装备,由他暂接指挥工作,出发去找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就是章子欣。

他和队员们开着两艘艇,带上一次性手套、口罩、二锅头(手套,口罩,二锅头,这些是打捞遗体喷洒专用的)、望远镜等装备,分组出发。从最初的二三海里扩大到最后四五十海里,北到乌贼咀,南到鸡笼礁。从早上8点左右到傍晚6点半天黑,除非船快没油,必须得回来加油,他们一直在海面上搜寻子欣的身影。

“每次出海搜救,我会一直心里默念‘章子欣,回家吧,爸爸妈妈在等你。’我多么希望她能出现。”童建军说着红了眼眶,“因为我也有一个跟子欣一样大的9岁的女儿,所以特别能理解为人父亲的心理,这也是我从开始坚持到救援结束的很重要的原因。”

7月10日,有一则消息引起了童建军的注意,有一名海钓的人曾在7月8日,看见过带有橘色的、脚上有凉鞋的漂浮物出现在观日亭以南2公里左右的海域。“这给我一点启发,子欣会不会往南边的海域去了。”童建军说,随后几天,他们的搜救范围开始扩大,看到礁石上有海钓的人,都会关照一句。

7月12日晚上,他接到紧急任务,说有疑似漂浮物出现,于是他和队员们打着手电筒,从晚上8点搜寻到晚上10点多,后来发现是一块泡沫。

很快到了7月13日,上午他们决定把搜救范围扩大到灯笼礁。下午,海上突然电闪雷鸣,开始刮风下雨。一个海浪拍过来,大家全身湿透,“船摇晃起来,我的两条腿不停地抖。”童建军说。下午3点半之后,手机不断地响,他都没听见,海上风浪太大。下午4点,他终于听到了电话,“来求证子欣是不是找到了。”童建军说,这时候刚从礁石下来,也不清楚情况,但心里希望是真的,直到接到队长励建华让他们撤回的电话。

“孩子找到了,可是她再也没能醒来了。”童建军很是心痛,他说,如果这次找不到,他们是准备一直一直找下去。

微信图片_20190714212321.jpg

微信图片_20190714212346.jpg

石浦港应急救援队李昌金

57岁的老队员

取消胃镜出海寻找

57岁的李昌金既是石浦港应急救援队的理事,也是救援队中年纪最大的一名。

这几天,他开着船,带队员们从石浦一路到爵溪,为了寻找章子欣。

每次出去,他们都会带上望远镜、砍山刀、登山绳……“登岛礁搜寻是我们的强项。”李昌金说,女孩有可能被冲上岛礁,在前期大家搜寻无果的情况下,7月12日,各救援队领到任务,分片区岛礁搜寻女孩。石浦港应急救援队领到了搜寻7个岛礁的任务。

登礁有点像攀岩,最高的岛礁有20米左右高,平均高度也在7米左右,很陡峭,由于海水长年拍打,岛礁湿滑,一旦水流急、大浪拍过来,登礁的人很容易被拍下来。队员张波在登岛礁时,手臂被礁石划得伤痕累累。

7月11日原本是李昌金约了做胃镜的日子,他有点纠结,家人看出了他的为难,跟他说“还是去救援吧,孩子重要。”

经过几天的搜寻,李昌金在想,这么多救援人员出动,是什么原因没能找到孩子呢?“我们猜测孩子会不会被绑了东西。”李昌金和队员们改变了搜寻方式,不再是开船出去目测、登礁搜寻。7月13日,两艘船装上拉钩,以拉钩的方式开始搜寻,但在搜寻海域内一无所获。

此时,有一个消息传到了石浦港,女童疑似在他们生活的这片海域找到了。“得知消息时,我们心里百味杂陈,其实挺沉重。”李昌金叹了口气。

微信图片_20190714214723.jpg

微信图片_20190714214735.jpg

微信图片_20190714214749.jpg

微信图片_20190714214815.jpg

微信图片_20190714214912.jp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李子
李子

为这些志愿者点赞

170****4543
170****4543

注意安全

乔乔JoJo
乔乔JoJo

们在舞台了哦哦哦

睡兰
睡兰

心里冰凉的,可爱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私人专属
私人专属

痛心…………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