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青峰首当出品人,小剧场黄梅戏《薛郎归》将在韩国波兰上演

全文艺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马黎 通讯员 何晓婷


7月13日下午,杭州下着瓢泼大雨,有两个“古人”却“穿越”到了杭州良渚——王宝钏和薛平贵。

这一天,由安庆市黄梅戏艺术剧院、浙江允中也文化传媒、青岛山川文化投资集团联合出品的小剧场黄梅戏《薛郎归》,在良渚文化中心大屋顶剧场举行了发布会。

发布会开始之前,王宝钏和薛平贵的扮演者郑玉兰、虞文兵身着戏服,出现在了大屋顶剧场。他们在剧场走了一圈,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观看,被大家调侃“古人来了”。

之后,他们在剧场外还原了王宝钏抛绣球给薛平贵的片段。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人跳出来跟“薛平贵”抢起了绣球。

《薛郎归》剧照

说起来,《薛郎归》的故事大家并不陌生,讲的是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的故事——

王宝钏本是宰相千金,为嫁给布衣薛平贵,不惜与家庭决裂。

婚后,薛平贵为了王宝钏的“尊严”,立誓闯出一番天地,惨淡离别爱妻。

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每年绣一只绣球,以慰思念。从春到冬,从希望到绝望,从聊以充饥到饥寒交迫……

十八年后,在王宝钏心如枯槁的时候,薛平贵归来,为王宝钏带来了荣华富贵。王宝钏如梦惊醒,这荣华富贵,她十八年前不就拥有了吗?

人生啊,如梦一场,如纸一张。

而爱,是永远的信仰和修行。

《薛郎归》剧照

这样的故事,到底不只是古代的传说,更是现代的表达。

《薛郎归》的编剧是屈曌洁。屈曌洁的作品很多,有《天国的百合花》、《家园》、《大清名相》、《夕蝉》、《夫的人》等。其中,《家园》作为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开幕式演出剧目,《大清名相》获得了第22届曹禺剧本奖。

《薛郎归》写于2007年,是屈曌洁的处女作。

屈曌洁的外公和母亲都是编剧,从小耳濡目染,学了十多年钢琴专业的屈曌洁,也顺理成章改行成了编剧。

编剧屈曌洁

之所以想到写这个故事,屈曌洁表示,是想站在现代女性的视角,重新审视王宝钏和薛平贵的爱情。

屈曌洁是西安人,也是王宝钏和薛平贵的老乡,从小听两人的故事长大。

很久之前,王宝钏和薛平贵的住所寒窑的周边几乎寸草不生,老一辈的人都说,王宝钏等薛平贵的那18年,把方圆十几里地的野菜全部都挖光了。这几年,寒窑被扩建成为遗址公园,甚至还有好多年轻人都到那里去举行婚礼。男孩子希望有这么一个终身坚守、能够一直等着自己女孩子,女孩子希望有一个不离不弃的男孩子。

屈曌洁却在默默感叹,大家都忘记了薛平贵18年后带回来的二房夫人:西凉的玳瓒公主。

“王宝钏,等了薛平贵18年。她想要的那一份纯真的爱情,在18年后,在薛平贵回来的那一刻,在她看见如花似玉的美貌娇妻的那一刻,她的所有梦都破灭了,她的人生就此碎裂了。”

现场照片

2年前,屈曌洁和导演汪静聊起这个故事的时候,也萌生了把《薛郎归》做成小剧场的想法,于是就开始动笔,修改起了现在这个版本。

《薛郎归》的产生,出品人、编剧屈曌洁的丈夫余青峰,出了不少力。

《薛郎归》排练过程中,恰值屈曌洁生产,余青峰跑了安庆一趟又一趟。

说起来,《薛郎归》也是余青峰第一次担任出品人。在这之前,我们熟悉的余青峰的身份是编剧,他是三个曹禺剧本奖的获奖人。

第一次担任出品人,余青峰笑着戏称自己生不如死:“当编剧就很简单,一个人熬夜,一个人把剧本完成好,七改八改都行。当出品人就是你所有的事都得想得周到,从编剧导演主创团队到演员,甚至他们吃什么我都得考虑到。”

生不如死的同时,余青峰也挺享受。“我愿意这样生不如死。当出品人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戏,可以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一种文化主题。 ”

余青峰

话说回来,《薛郎归》虽是三家出品,但投资并不多,甚至少得有点可怜,不是找不到资金,而是他们不愿意大投入:“我们倡导的是‘贫困戏曲’理念,以‘小制作、大情怀、正能量’为出发点。台上不过五个演员,整个演出团队才十个人。拎几只箱子,就能演遍大江南北,行走国际舞台。我们不用提前一天装台,不必多费昂贵的场租。只需演出当天上午,两小时装置,两小时对光,下午一个小时走台,晚上就可以演出。第二天换个剧场,照演不误。”

然而,越是小制作,越是费精神。普通的黄梅戏排练只需要一个月,《薛郎归》的排练却花了四个月,二度各部门论证方案不下二十次,通常为了省钱,一筹莫展。

更有意思的是,虽然《薛郎归》的投资不多,但制作阵容却挺强大,邀请了全国一流的主创团队。

导演汪静,曾是黄梅戏舞台上的一个角儿。《薛郎归》之前,她曾在多部舞台剧中担任独立导演,不乏令人惊叹的作品。这回执导小剧场黄梅戏,对于汪静而言,是莫大的挑战。戏不够,场面凑,显然已经行不通了;台上跑断腿,侧幕喝口水,恐怕也做不到。

在导演汪静看来,虽然只是小剧场,她也不想敷衍:“我们并不是想简单的把它做出来。小剧场的表演和观众的距离非常近,所以我们想让演员在台上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演,跟观众的交流是心贴心的。为了让整个舞台的呈现是极致的,达到精致的,所以我们想花很多的时间把每一个细节做好。”

导演汪静(中)

《薛郎归》还有三个“70后”艺术家——艺术总监黄新德,音乐总监陈华庆,造型总监蓝玲。三位前辈虽已年过七旬,却有着年轻人都无法匹敌的创造力和战斗力。72岁高龄的黄新德老师同样也是《玉天仙》的艺术总监,这回他在还《薛郎归》里当了一回绿叶,出演了一个特别的角色。

《薛郎归》的舞美设计倪放、灯光设计陈晓东、服装设计张颖、化妆设计董燕,也都是业界青年翘楚。

扮演王宝钏的,有两个演员,分为AB组。一个是郑玉兰,一个是夏圆圆。两位演员扮相娇美,功底扎实,表演真切,都是黄梅戏的实力唱将。郑玉兰是厚积薄发,有着不少粉丝,夏圆圆则是新科白玉兰主角奖得主。

主创班底

接下去,《薛郎归》将在广东珠三角进行十场试演。今年10月初,《薛郎归》将在韩国艺术节进行首演,明年还将走向波兰。

问起外国人能不能看懂黄梅戏的事,另一位出品人,也就是安庆市黄梅戏艺术剧院院长余登云表示,他真的不怕:“去年《玉天仙》剧组在韩国演出的时候,我也怕他们看不懂,但有个在中国留学的韩国人告诉我,韩国的文化同属于我们中华文化圈,一脉同宗。在韩国的传统教育里,也有很多中文教育,而中文教育里就有很多类似于像马前泼水这样的成语故事。他们上课也会上这些东西。”

余登云笑笑,“我后来还跟他开了一句玩笑,你看这几年我们中国人都在追韩剧,追特别厉害,没想到你们韩国人现在在追黄梅戏。”

出品人安庆市黄梅戏艺术剧院院长余登云(右)


稿件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