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女儿还了几十万贷款发现被骗,妈妈拿出领养证:你不是我亲生的

阅中国

得知女儿骗了自己的那一瞬间,叶双想到了死,她随即决定把藏了28年的领养证拿给女儿:你不是我女儿,你走吧。

叶双的女儿李玫,今年28岁,是成都某公立医院的护士,陷入小额贷款中无法自拔。叶双曾拿出23.8万元帮李玫把小额贷款还清,以为从此女儿可以远离网贷,然而“没想到这是个谎言。”

挣扎良久,6月20日,叶双作出决定,准备帮李玫所欠的40万元贷款全部还清,再将其逐出家门。“我老了,再也没有能力帮她改正,只有让她走,看到社会上能不能改正。”

6月14日,她们再一次前往银行打印流水清单,发现依然有小贷公司放款并迅速转走,无奈,她们将卡挂失。

“柜员说,挂失可以保证从柜台上不会出入账,但是网上操作就保证不了。”叶双说,如此一来,挂失毫无意义。

6月15日,在哥哥提议下,李玫向媒体求助,记者建议,将卡冻结或者销户。

连日来,希望不断出现又破灭,让叶双承受能力接近极限,她每天陪着女儿奔波于派出所和银行,食不下咽,每日早晚喝一杯牛奶充饥。

“6月1日新入的帐,我帮她还,只要能把卡停了,不要再有入账。”叶双说,即便不是女儿贷的款,她也愿意把这些钱还了,只想家人和自己尽快从沼泽中脱身。

退休后,叶双在家带孙子,担心孙子人身安全,这几天不得已把孙子托付亲戚照顾。

建行银行工作人员核对银行卡信息

转折

所谓假冒信息,不过是一场谎言

建行工作人员给母女俩解释,冻结只有司法机关才能操作,只剩下销户一条路。

叶双把女儿窘境一说,工作人员很重视,核查李玫银行卡发现,绑定银行卡的根本不是小贷公司,正是某银行。

2018年6月到8月,李玫名下的账户一共向建行申请了9笔贷款共计12多万元,贷款周期均为1年,这些钱到李玫的卡后被不少贷款公司划走。“办贷款时,我把建行的验证码给他们了。”李玫解释说。

根据李玫的说法,柜台人员推测,办贷人员利用李玫信息在建行申请了贷款,而还款的钱都到了网贷人员手中,压根没有还给建行。“属于空手套白狼,不费一分一毫,就拿到本来你自己可以申请的贷款。”

建行的消息,让叶双步履变得更加沉重,她给人打电话。“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建行还有12万,不知道谁办的。”

李玫的征信还提醒,李玫欠招商银行信用卡5.4万元,欠浦发银行6000元。

李玫查询的贷款

“我以前有招行的信用卡,不过注销后丢了,浦发银行从来没有办过卡。”李玫说,这些信用卡近期还有还款记录。

李玫的解释让这件事变得越发扑朔迷离。6月18日,记者和母女三人来到位于天府四街的招商银行金融后台服务中心,一探究竟。

叶双在门口等候,记者和李玫进入了招行办公区。工作人员查询后台发现,如李玫所言,2014年她注销了信用卡,不过后来又在网上申请电子信用卡,信用卡登记的号码一直为本人使用,6月9日,招行打过催收电话,电话中本人承诺还款。

“除了电话,我们发送过短信和邮件。”招行工作人员说,

李玫当面查验了QQ邮件,收件箱只有6月10日后的邮件,记者点开“已删除”,招行、浦发银行的催收邮件,都躺在里面。

铁证如山,李玫沉默了良久,她向记者承认,贷款日子从2016年10日开始,银行的卡都是她办的,银行贷款除了还小额贷款之外,还用于每月2万元到3万元的消费,“信息假冒,其实是无法跟妈妈交代编的谎言。”

李玫

道出真相

女儿是28年前从湛江领养

看见记者出来,叶双远远迎上来,“情况很严重么?很严重么?”

得知女儿欺骗了自己,叶双气得脸色发白,全身发抖。事后,叶双告诉记者,那一刻看到上空的高压线,她想到了死。

“死会给别人添麻烦,几乎瞬间决定,我要告诉她身世,她不是我亲生女儿,一分钟都不能等了。”叶双说。

回到家,她打开了保险柜,28年来,李玫的出生证明、领养证明、亲生母亲的笔迹,一直保存在这里。

没有任何预警,叶双把这些文件递给李玫,李玫看后哭了。

“我说,你知道这些什么意思么?她说知道,她是捡来的。”叶双说,此前通知回来的两个妹妹、李玫的哥哥已经到场,当着所有人的面,叶双说出了自己的决定,让李玫搬走,独自到外居住。

养了28年,叶双没有想到,道出身世真相是在这种时候。“我一直在等,想等到她婚嫁,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再告诉她。”

叶双有个儿子,一直想要个女儿,1991年,在广东电白县医院工作的亲戚见有人遗弃女儿,将这消息通知了叶双,叶双结清了产妇2000元的住院费,亲戚把孩子抱回了成都。

“李玫小时候乖惨了。”叶双说,女儿一直是她的欢乐源泉,在出事之前,在叶双和亲戚的眼中,李玫一直个活泼开朗、体贴、孝顺的乖乖女。

2010年,叶双爱人因病住院,身为护士的李玫一把屎一把尿悉心照顾。

“她哥哥是个书呆子,啥子都不会。”6月20日,叶双跟记者感叹,儿女双全,孙子乖巧,65岁的她一直活得很满足。

今年3月,女儿跟家里摊牌欠贷,叶双略有不悦,想过把身世告诉她,李玫的哥哥阻止了她。

“2014年老伴去世那年,我也打算说,老伴生前阻止,说不行不行,太可怜了,女儿受不了。”叶双说,正是看李玫身世可怜,全家上下包括亲戚都非常宠爱她。

叶双与记者的聊天记录

辗转难眠

决定帮李玫再还清40万贷款

6月14日,叶双看到李玫的征信里面的欠款,她已经暗暗决定,这事不能再拖了,帮李玫把贷款事一了就告诉她身世。

“挣扎了好久才做出这个决定,一个晚上,在床上躺会儿,在沙发坐会儿,又把电视打开,完全睡不着。”叶双说,她想得最多的是,以后如何和李玫相处。

李玫的欺骗,让叶双觉得她人品有问题。

“贷款、撒谎,都在透支自己的信用。”叶双说,自己退休前做生意,一生为人坦荡,视声誉如生死。“我真的觉得好羞人,一分钟都忍不了。”

叶双说,知道身世后,当晚李玫离开去了朋友家,走前,把未结清的贷款算了出来,一共40万。“走的时候说愧对我们,以后不再给我们添麻烦了,以后自己还贷款,一个人到外租房子生活。”

6月20日,红星新闻记者在一个咖啡厅见到叶双,她背着一个大背包,里面装满了中药。

李玫与记者的聊天记录

“十几天,每顿喝一杯奶,真的撑不住,今天去了医院,医生建议住院。”叶双说,知道李玫剩下欠款就40万,她的心平和了下来,无法自决的是,到底要不要帮李玫还贷?

6月5日,李玫现在就职的公立医院见其状态不佳,担心出医疗事故,为李玫开了病休假。

“不还,她去任何一个医院工作,骚扰电话不断,在哪里都做不久,如何开始新生活?还了,她如何保证以后不会再贷,她已经大手大脚花惯了。”叶双说,6月19日,李玫回到家,请求妈妈最后再帮她一次。“看到她这样,不心疼是假的,养了28年,我才过了几天这种催债日子,生不如死,她这几年,过的是什么日子?”

红星新闻记者向李玫核实,她已经得知自己的身世。

经过多方打听,叶双得知,李玫可以向银行自请标记为限贷黑名单,如此无法从银行贷款,这个消息,让叶双下定决心,帮李玫还这40万贷款,再让其离家独立生活。

“哥哥也说,我家的饭你可以回来吃,但是钱,是没有的。”叶双说,她给李玫三年时间,若这三年李玫可以独立生活,无任何不良恶习,她欢迎李玫回家,否则,双方形同陌路。“我想,见不到,慢慢就放下了。”(文中叶双、李玫均为化名)


稿件来源:红星新闻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80****3890
180****3890

已经看过

130****6476
130****6476

已经看过了

180****3890
180****3890

已经看过

130****6476
130****6476

已经看过了

180****3890
180****3890

已经看过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24小时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