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前被骗子用“金粉”骗走7万,如今他收获的却是比金子还珍贵的交情

重案组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蒋慎敏 通讯员 徐卉婷

21年前,两名狡猾的骗子,用一袋铜粉冒充金粉,在嘉兴海宁骗取了一个中年人7万元现金。

在1998年,7万元可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限于当时的侦破条件,案件始终没能侦破。

当年受骗的人如今已是古稀老人。上当受骗后,他曾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夜夜难眠,痛心不已。

后来他终于放下了心结,还收获了比金子还珍贵的交情。

0001.jpg
▲老金(左)

一想到多年前被骗7万元,就整晚整晚睡不着觉

2012年11月1日,海宁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室里来了一位63岁的老人,老人姓金,是许村镇翁埠村的村民。

老金说,14年前,1998年的一个夏天,他在杭州火车南站附近租着个小摊位,做点小生意。

有一天来了两个人,拿着一袋闪闪发光的粉末状东西,他们说这是金粉,非常值钱,当时老金一时糊涂,信以为真,付了他们7万多元钱买下了这袋“金粉”。

但很快老金就醒悟过来,他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金粉,而是不值钱的铜粉!

老金他足足被骗了7万元钱,要知道当时的7万元,可是一大笔钱了。

得知真相后,老金连忙到当时的杭州火车南站派出所报了案,后来案子又移交到了海宁市公安局。

“14年过去了,一想到被骗的情景我就觉得胸闷气短,整晚整晚睡不着觉,我就想问问,这个案子查得怎么样了?到底还能不能破?”老金的脸上满是痛苦。

信访接待室工作人员与经办民警沟通后,大致了解到,案件查处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他们曾经锁定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也将其抓捕回来过,但是由于当时办案条件有限,证据不足,未能将其定罪。随着时间的流逝,案件侦破的难度越来越大。

海宁公安局决定指派时任连杭刑侦队指导员的陈斌跟进此案,全力以赴继续开展相关工作。

0002.jpg
▲陈斌

陈斌当年37岁,作为一名搞刑事技术出身的队领导,他心思缜密,最善于从案件现场上发现蛛丝马迹,他接手后马上与当年负责侦查的民警进行了深入探讨。

但由于是诈骗案件,几乎没有现场可言,而且已经过去整整14年了,走访调查的难度也非常之大。

为了不放过任何一种可能,陈斌还是决定去当年的案发地再看一看。

201.gif

一边继续用心追查,一边真诚化解心结

2012年冬天的某一天,天空下着雪,路上也积了厚厚的雪,陈斌开着车带着老金一起前往杭州火车南站附近。

当年摆摊的地方早已建起了高楼大厦,杭州火车南站派出所也已经搬迁。

他们一边问路,一边在雪地中缓缓地前行,好不容易找到派出所搬迁后的新址,又被告知当年受理此案的民警早已退休。眼见着一个个希望落空,老金的情绪渐渐低落下来……

陈斌一边小心翼翼地开着车,一边宽慰老金,“办法总比困难多,这条路走不通,咱再走另一条!”

“谢谢你,我知道你们已经尽力了,是我自己运气太差。”老金叹了口气,转头看向窗外,那难过的眼神让陈斌印象深刻。

几天后,老金的家属找到了陈斌,“陈指导,请你帮帮我父亲,这些年他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个人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我们真担心他想不开做傻事啊!”

老金的情绪异常陈斌早就看在眼里,他从未想过就此作罢。

在此后的多年时间里,陈斌一边没有放弃对案件的侦查,一边用真诚的交流去化解老金的心结

持续陪伴和疏导,终于帮老人走出阴影

经过进一步接触,陈斌发现老金家境尚可,虽然在受骗后他停掉了此前经营的小生意,但是他在许巷街上有幢4层楼的房子,每年的租金足以维系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所以陈斌觉得,老金这些年来一直郁郁不欢的原因并非来自经济压力,而是过不去心里这道坎,想要让他彻底从阴影中走出来,必须多陪伴、多疏导。

于是,陈斌只要有时间,就会去老金家中看望他。

每年从乐清老家回来,陈斌总会捎上些笋啊、茶叶之类的土特产给老金送去,俨然把老金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他总是跟老金说:“政策越来越好,虽然你损失了几万块,但收入也在源源不断地进来,开心健康最重要!”

他也经常关照老金的女儿女婿们,有时间一定要多回家陪父亲。

0003.jpg

陈斌甚至想到,自己的父亲曾经担任村支书,善于做群众工作,而且跟老金又年龄相仿,于是他把自己在乐清老家的父亲介绍给老金认识。

两位老人一有时间就通通电话,聊聊天,互相邀约到对方家里去玩。

2018年春茶上市的时候,老金一个人乘坐动车,再转公交车,来到了乐清陈斌父亲的家中,给了陈父一个大大的惊喜。

原来,老金得知陈斌的母亲已经过世,陈父家中还有茶叶生意要忙,想趁着这段时间来帮陈父分担一些农活。两位老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而这一次,竟然是老金近年来唯一出的一趟远门!家里人知道之后,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

之后,陈斌又一次来到老金家中,老金拿出一张自己事后写下的与骗子交易过程的纸张,他一边撕,一边对陈斌说:“你那么忙,不用经常来看我,我已经放下了!”

陈斌看着老金手上坚决的动作,知道他是真的放下了。

如今,陈斌依然会时不时买上点水果,去看望老金,每次去,老金都要拉着他说很久的话。

“我被村里评为优秀志愿者了,你说我也不是党员,也不是干部退休,怎么还能评上个优秀志愿者呢?”

“我做了一年的交通劝导志愿者,开往杭州23路的公交车司机都已经认识了,我劝上去他们都很听的!”

“我还在做垃圾分类的志愿者,他们来扔垃圾我就告诉他们这个扔哪,那个扔哪,我都搞得很清楚的!”

说这些话时,老金脸上满是自信和快乐的神色。

2019年5月20日,老金的孙子要结婚了。老金欢天喜地地打电话给陈斌,特别强调,要一大家子都来喝喜酒,包括陈斌的妻子、孩子、父亲还有岳父岳母。

陈斌说:“我是搞技术出身的,我希望刑事技术能不断昌明发达,发达到能还每一位受害人一个公道。在此之前,我只能怀着歉意,尽我所能,用我的诚心、真心去换取受害人的宽心。现在老金心头的包袱没了,还成了一名帮助他人的志愿者,这也是我工作的意义。”

陈斌还说:“案子没破,始终是我的一个遗憾,我不会放弃。”

我们不知道这个案件最终会迎来怎样的结局,但我们已经看到这个故事开始有了一个美好的走向。

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浙江24小时”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看了又看
看了又看

如何工作用心用情都是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131****8881
131****8881

大写的赞

祝姐
祝姐

但愿好人平安

郭志辉
郭志辉

小伙子好样的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24小时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