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泪目,一座城告别一个人:姚晓琦,一路走好

最现场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陈蕾 张蓉 通讯员 周德峰

荧光绿,是你的交警铁骑队兄弟;远山青,是你的辅警兄弟;天空蓝,是你的警察兄弟;梨花白,是穿白衬衫的各界领导;肃穆黑,是你的至爱亲朋。

在布满白菊、白玫瑰和白百合的千秋厅,这一片蓝绿黑白交织的人海,都是来送姚晓琦最后一程的。

余杭第一殡仪馆门前的运河水长流,人们的泪水长流。在低低的呜咽声中,24岁的姚晓琦躺在鲜花丛中,笑容在遗像上依然憨厚。

5月22日上午,交警铁骑队队员姚晓琦正在杭州市余杭区东湖高架上处理一起追尾事故,被一辆私家车撞倒,未能抢救回来。

“他才24岁啊。”

人们无法释怀,不只是他的亲人、朋友、战友,就连跟他素昧平生的陌生读者,多少人看了新闻都这样叹息:他才24岁啊。

姚晓琦再没能醒来的消息,家人甚至不敢告诉他嫡嫡亲的奶奶,一直到再也瞒不住。

W020190522759135011135.jpg

【喜欢摩托车的帅气】

位于超山风景区附近的余欢第一殡仪馆,并不大的院子里一早就挤满了人,花圈满满地排在走廊上,一层叠一层。

余杭交警的兄弟姐妹们早早就在这里忙碌着,给花圈上一条条挂上挽联: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浙江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杭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政府、余杭区政法委等有关部门,一直到乡镇街道办事处,都在关注这个24岁的大好青年。

大巴、小车一辆一辆地开来,下车的民警、交警、辅警代表们,都自觉地在院子内外结队,站好方阵,保持沉默。

有关部门负责人以及公安民警、辅警代表,姚晓琦的同事、亲友共300余人参加了告别仪式。

“他是我们心中永远的伤痛,也是我们余杭的骄傲。”余杭区副区长葛建伟为这个年轻的生命主持追思仪式。

在低回的哀乐声中,姚晓琦的父母被搀扶着,极力保持平静,然而悲痛不能自已。

余杭公安交警大队的方梁仍清晰地记得,去年三月,那个小伙子来交警机动队面试,他笑眯眯地说“热爱摩托车,喜欢帅气的骑行服。”

同事徐纬东用手捂住了脸,他们一起出门执勤时总会拍照留念,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此后只能在照片上看到姚晓琦。

同事王晓璐后悔上周一没答应跟姚晓琦下班后一起踢球,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姚晓琦这个吃货总是用好吃的塞满宿舍冰箱,又总是大方地招呼大伙儿随便拿。想到那些棒冰和零食,王晓璐哭得更伤心了。

“姚晓琦是铁骑队的一枚开心果,工作上又心细。”面对诸多记者的长枪短炮,铁骑队队员们几度哽咽,这些男儿们只能一遍遍地重复,“姚晓琦跟我们同在,我们会帮他站好每一班岗。”

微信图片_20190525081707.jpg

微信图片_20190525081426.jpg


姚晓琦的表哥捧着姚晓琦的遗像入场。照片中的大男孩穿着他最爱的制服。

人群中发出了一声声啜泣。

“姚晓琦同志安息。”千秋厅内,放满了白色花圈。一个个花圈,一副副挽联,寄托了他的战友、家人、朋友们无尽的哀思。

头戴警帽,身上的巡护服闪着清冷的荧光,姚晓琦曾经的战友们、兄弟们穿着他最爱的骑行服,站在厅堂里。

队伍整整齐齐,沉重地面向前方菊花簇拥下的他。

8点55分,姚晓琦的父母在亲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母亲一直哭一直哭,边哭边喊,“我的宝贝啊,你让妈妈怎么办啊。”

一旁姚晓琦的小姨时不时拿出纸巾擦去她的泪水,母亲靠在小姨的身上,几乎站不稳。

9点,哀乐响起,大家脱帽,致礼,默哀。

【我的孙子不可能走】

追悼会很短,送行的队伍很长。

“宝贝啊,你让妈妈怎么办啊。”姚晓琦的母亲和小姨紧紧地挽着手,才能勉强站稳,偶尔从胸腔中直接冲出来几声抽泣,令人心碎。

每一位经过她的送行者都不忍心看她的脸,只能低头致意。

人群突然骚动,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冲了进来,又被惊慌失措的女眷们扶起来要送出去。

“我的孙子呢!”她喊着,却又往地上软了下去,“我孙子不可能走!你们把他藏去哪了!”

这是姚晓琦的奶奶啊,她是将姚晓琦一手带大的亲奶奶。原来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拖延着不敢告诉奶奶这个噩耗,一直到今天终于瞒不过去了,老人家受到的打击更大。

“我儿子啊,和奶奶格外亲。”姚晓琦的父亲曾告诉记者。就在不久前,听闻71岁的奶奶站在凳子上的时候不小心摔了,姚晓琦一下班就赶去奶奶家,一边给她按摩,一边“勒令”奶奶绝对不能再站到凳子上拿东西。奶奶那时候有多高兴,这会儿就有多难过吧。

把悲恸到昏厥过去的奶奶送上救护车,姚晓琦的父亲也难忍泪水,走近儿子,最后一次抚摸了他的脸颊。

亲属们抱成一团,“宝贝”、“侄儿”、“哥哥”的呼唤声响成一片。

姚晓琦被杭州市公安局追授一等治安荣誉奖章,但是他的亲友同事们宁愿用这枚奖章换回一条鲜活的生命。

11时许,警车开道,姚晓琦的骨灰启程送往安贤园公墓。

 【除了导航,开车都不该看手机】

“开车不要玩手机!”“玩什么手机啊!电话你可以等车停好再回,但生命只有一次!”这几天,关注姚晓琦的读者议论纷纷,而因为驾驶员玩手机的交通故事恰巧一例接着一例。

从余杭第一殡仪馆到杭州市区的路上,记者在经过临平大道时,注意到高架上的LED屏上高亮显示一条警示语:“严禁开车玩手机”。

红色的七个大字特别醒目。

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手机,然而为了这一个习惯,人们在疏忽和不经意中已经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是否还有更多血的教训在等待马大哈驾驶员们?

“我邻居家的爷爷也是在过斑马线的时候被车撞了,司机也是在玩手机!为什么每次都要有血的教训呢? 为什么老是要看到这种新闻!!!”读者“胤”在字里行间痛心疾首。

读者“青空”说,“昨天我们从机场高速回来时,前方一辆车突然减速,我们拼命按喇叭也没反应,差点撞上!后来我们超上去时一看,前车司机就在看手机!”

身为司机的读者“瑾”也表示,“边开车边玩手机的,着实让人头疼。高架、高速路上突然减速,或者突然偏离方向,十有八九都是在玩手机。”

作为记者我们更记得,2016年12月19日,平时身体健康的老化学家林镜冰先生,在家门口散步时被一个看手机的女司机撞倒在斑马线上,导致颈椎骨折、当场昏迷,送医抢救之后仍然高位截瘫,在一年多的治疗过程中受尽痛苦,最终仍然去世。

这些年,在我们每一次报道交通事故的过程中,都怀着无尽的遗憾和痛心。因为每一起交通事故都不只是一瞬间的事,摧毁的是肇事者和受害者两个甚至更多家庭的幸福,给人们带来的是绵绵不绝的伤痛、同时也因为赔偿和治疗必然带来沉重的经济压力!


而当读者们查阅法律发现,撞死姚晓琦的肇事者可能只判“三年以下”时,更是哗然。

“现在的处罚太轻了!应该像查处酒驾一样入刑法,抓到就直接吊销12分。”读者“舜华”建议。

读者“雪”建议:所有路面监控都要抓拍玩手机的驾驶员,同时鼓励全民举报,开展有奖举报。

也有读者建议,不光是机动车驾驶员,驾驶非机动车过程中使用手机的也应该一并查处。


互联网的热点或许总是很快被人忘记,但是我们真心希望,姚晓琦的离去是又一记警钟,能够回响得更久一些。 


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139****4206
139****4206

惨痛的教训警醒我们:开车不要玩手机。

最新评论
135****4889
135****4889

一路走好

睡兰
睡兰

一路走好

186****6480
186****6480

一路走好

胡少
胡少

心痛,开车不要玩手机!

落花生(王琳)
落花生(王琳)

你的孩子也不一定知道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