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故事】国宝徐谓礼文书今展出,南宋“官二代”升迁记

全文艺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马黎

吴煌 摄


徐谓礼碰到郑嘉励,大概是命。

谁?徐渭?徐文长?徐谓礼?好多次,跟朋友说起徐谓礼这个人,大家都误听成了明代文学家徐渭,或者以为我把人家名字写错了。

很少有人知道徐谓礼是谁,这位浙江武义男子,去世了765年,和普通人一样,死了,埋了,他的故事也就到此为止了。世上大部分东西都不会留下痕迹,耗散了,能在历史上留下痕迹,能保留下记忆的,少之又少。

近800年来,这个南宋公务员的人生故事,没有人知道,《宋史》《武义县志》里压根没有为徐谓礼立传。即便2005年,他在武义龙王山麓的墓地被盗,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被盗时,墓室保存完好,徐谓礼穿戴整齐躺在棺木里,少量瓶瓶罐罐散落在旁边,有毛笔、镇纸等文房用品,徐谓礼的8枚私印装在一个盒子里。可见这是一个文人。

盗墓人不管这些。那些器物类的文物,出土不久就卖掉了,因为这一类的文物好卖。

但文人用品,在他们眼里并没多少价值,尤其还有17卷文书,卷成一筒,放在徐谓礼的身边。

因为内容前所未见,又围绕着南宋中后期一个名叫徐谓礼的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而且纸张完好如新,很多人怀疑这是伪造的。

2019年5月24日上午9点,武义博物馆正式开馆,国家一级文物——这17卷南宋徐谓礼文书首次完整公开展出。

wh19052406.jpg

武义博物馆新开馆

wh19052402.jpg

首批观众参观徐谓礼文书

这卷连起来有32.2米长,4万多字,在普通人看来像牛皮纸一样的“卷子”,放在专门为它打造的恒温恒湿的原物展厅里,看起来依然平淡无奇。

2011年,武义县博物馆原馆长、现在的武义文化局长董三军,还有薛骁百最早看到了这批文书照片,大家直觉,这个东西很要紧。

盗墓者知道这是古墓里挖出来的,不能长期接触空气,他们平常妥善保存,用密封袋层层密封。在市场上兜售的时候,也不拿真迹,而是用照片。

照片模模糊糊,也看不太清楚。

2011年,郑嘉励来武义做讲座,他们就把这条照片——很长,铺到地板上,拿给他看。

“马上报案!必须要破案。”郑嘉励很敏锐,当场就知道,这不是什么书法作品,而是重要文物。

“这都是机缘。”

题外话,郑嘉励职业生涯上的两桩大事,明招山吕祖谦家族墓调查、徐谓礼文书研究,都和武义发生关系。

宋史学家、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邓小南说,上世纪以来,学界对新史料一直很重视。但是对宋史研究,始终没有发现非常重要的、足以撼动原来研究体系的材料。做先秦史有很多材料,比如甲骨文、铭文等等,做魏晋南北朝、隋唐史、明清史等,材料非常丰富。但宋史材料一直比较少,新史料,可遇而不可求,“徐谓礼文书的发现,就是一种机缘。”

wh19052404.jpg

徐谓礼文书局部

虽然照片里的内容前所未见,但是,郑嘉励认为文书不可能造假。

首先,前所未见的东西,无法作伪,作伪需要有仿造的对象。

其次,官方文书,有复杂、严谨的格式,宋人书法也有宋代书法的时代风格,这些都是今天的作伪着无法仿造的。尽管文书上的书法,未必就是宋代顶好的,但有宋人笔意,让清代民国时期的人去模仿,就很难做到,因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气神。

而作伪的动机呢,无非是为了赚钱。徐谓礼名不见经传,内容也“古怪”,很难找到识货的人。如果为牟利,应该伪造苏东坡、陆游这样的人物,内容也要风雅一点,脍炙人口的山水或诗词,才好出手。从动机上看,人们不会去仿造这种东西,一抄就是四五万字,每个字都工工整整,一笔也不懈怠,天下没有那么笨的骗子。

2011年12月,经过公安局的工作,盗墓犯罪嫌疑人全部抓捕归案,缴获文书13卷。2012年7月5日,又追回已经流失到北京的另外四卷文书。共17卷文书,完璧归赵。

IMG_8670.JPG

经过犯罪嫌疑人对盗墓现场的指认,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随即对墓葬进行发掘,出土了徐谓礼和他的妻子林氏的墓志,确证了文书的出土地点。这是轰动2012年的一件大事。

2012年,由包伟民教授、郑嘉励研究员领衔,组成了一支研究团队,对徐谓礼文书进行了整理研究,在学界得到了很大的反响。这次武义博物馆开馆,国宝在出土7年后,终于跟所有人见面了,展览名为“国宝重光”。

IMG_8672.PNG

IMG_8671.JPG

徐谓礼墓,夫妻合葬

徐谓礼文书到底是什么?

我们多多少少对文书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广义来看,就是指公文、契约、个人信札等等公私文字图籍。而狭义的文书,特指政务公文、法律条令等公务文书,主要是往来于各级政府机构之间的公务文书。

徐谓礼就是命好。

本来,没有人会关心一个没名气的南宋小官——他最大的官,也只不过做到六品官,算是南宋一个中下层官员,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副处长,古代5品以上才是高层官员。

但这17卷文书一问世,让宋史界震惊的,并不只是文书是谁的,而是这四万多字材料,在过去从未见过,全世界独一份。

“从数量来说,它不可能和敦煌吐鲁番文书相比,但它最重要的是,关于中古时期,一个普通南宋中层官员一生的仕宦履历,在这17卷里全过程完整记录,这样一种材料,从目前来看独一无二。”邓小南说。

如今官员都有人事档案,但程序相对简化。而徐谓礼的文书一出,大家发现,宋代官员的档案制度在实际运作中那么完整规范。从徐谓礼19岁踏入官场的第一天开始,到53岁去世,每走一步,记一步,完整的人生经历,全部记录,360度监控,内容太硬核了。

(一)

徐谓礼一生的文书共有17长卷,由告身、敕黄、印纸三部分组成。

说这三个词的意思之前,我们要先说一下,现在我们在展厅能看到的文书,是抄件,也叫录白。

就跟我们现在很多文书一样,需要一式三份。但过去没有复印机,原件自己保留一份,吏部档案里保留一份,但备份以后有特定的官员去抄,官府认同盖印以后,同样有法律效应。

但这份文书是用来随葬的,所以没有盖印。

是谁抄的?学界观点不同。

郑嘉励个人认为本人抄的可能性大。徐谓礼妻子的墓志,是徐谓礼自己写的,这次也展出了。对比一下字迹,很多是一致的,徐谓礼自己抄也合理。不过邓小南有不同观点,如果自己抄,文字应该全避讳,宋人避讳很严。但这里有的避讳,有的没避讳,风格不一。

IMG_8496.jpg

我们先来说告身。

告身的意思,就是阶官的“任命状”,给你一本证书。我们现在任命官员,是红头文件公示,证书是没有了。

徐谓礼的“告身”,就很壮观,各种证书的汇抄,把他从19岁进入官场以来的历次“转官”,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升官凭证,通通抄录一遍,按年代先后编排起来,粘在一起,一共11道,你可以理解为11本证书。

这不是强迫症,制度如此。

宋代官员证书什么样子,怎么写的?

当然,都是例行程序。

先把任命你的原因说一下,人品好不好,巴拉巴拉,这是由中书舍人来起草的,这段文字,基本上“四个字,六个字”,胜在有气势,郑嘉励的解说词是这么说的:“我们现在老是说,四六骈文,虚张声势,华而不实,其实这种文体,音节铿锵,念起来特别有仪式感,特别像回事儿。写这类文章的词臣、翰林学士,都是文章的高手。”

写完之后,结尾,我们在徐谓礼的证书上经常可以看到这八个字:“奉敕如右”下面,是“牒到奉行”四个字。

IMG_8500.jpg

徐谓礼告身局部

“敕”是上行文书,宋代的三省六部制很有名,三省是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六部,尚书省下的吏部、礼部、兵部、户部、工部、刑部。中书省,负责起草文书、官员任命,门下省负责审核、封驳,最后报给皇帝批准,并以皇帝的名义颁发,这叫做“奉敕如右”。古人的文字,从右至左,竖向书写, “如右”,也就是今天的“以上”。

“牒”是下行文书,就是把经过上级批准的文书任命,交给下一级,交给尚书省去执行。

这一道文书下来后,从宰相开始,到参知政事,到中书舍人,全部都要按顺序签名,不过名字不用写全,比如我签个“马”,后面的“黎”随便一画就可以了。

所以一个官员基本的任命程序:由中书省负责起草,门下省负责审核,经皇帝批准,由尚书省负责执行,彼此联系,互相牵制。

这是基本程序,但是到了南宋后期,中书和门下是合二为一,这样办事效率高一点,只跑一次嘛,800年来都一样。但在文书的格式上,依然保持着各自独立的形式。

在徐谓礼生活的年代,宋宁宗、宋理宗皇帝都比较弱势,屡屡出现被韩侂胄、史弥远等权臣操纵、架空的情形,皇帝可以绕过三省的正常程序,直接以“内批”“内降”的名义,相当以“领导批示”的形式任免官员,这当然是经常发生的情形。

不过有点遗憾的是,徐谓礼这卷告身,是抄来放进棺材的,所以,原件中本来还有一个制作证书的程序,徐谓礼自己看不到,也不需要看到,更不可能拿到手还带到墓里,让我们看到。

不过,你可以跟着我补脑一下后面的程序——

证书写好签字签好后,要送到制作绫锦告身的部门,叫做官告院。吏部会写上“奉敕如右,符到奉行”,刚才是“牒到”,现在是“符到”,完全就是命令的口气了。

这次还要签名,而且得连名带姓签,因为做证书嘛,具体办事的人身份都很低,写全了以便追查。

以上,才是一道完整的告身。

IMG_8498.jpg

展板中对告身的分解图


(二)

宋代的官制,和我们现在不同,有点复杂。

一个官员的职官,由阶官和差遣两部分组成,是并存的体系。

什么意思?

阶官,相当于我们现在官员的行政级别,比如副科、正科、副处、正处。

而差遣,就是官员的实际职务,比如文化局副局长、局长、副县长、县长。

请一定先记住这两个词的意思,下面讲到徐谓礼一生的官迹图,都跟这两个名称有关。

徐谓礼19岁,免冠礼刚过,第一次踏入官场,迎面而来第一个官阶就是“承务郎”。

我们看到徐谓礼文书里有好多“郎”,但完全搞不懂这个官到底什么地位。但现在,比如说,我的领导,钱江晚报文艺部主任,一说就知道,哦,她是科级干部。

我们来看看 徐谓礼“承务郎”的这一道告身是这么写的:

承务郎新差监临安府量料院兼装卸纲运兼镇城仓徐谓礼

IMG_8499.jpg

umm,看不懂,我们来划重点——

“承务郎”,是他的阶官,“新……量料院”,就是他的差遣,也就是他这个官是做什么的,职责是什么,权力是什么。

所以,徐谓礼第一次当官做承务郎,职责是在杭州管仓库,也管理俸禄、军饷。

我们再看领导怎么签名,比如我们看授他为“宣教郎”这一张,是从丞相史弥远开始的,由大到小签下去,参知政事葛洪、郑清之、陈贵谊,都是鼎鼎大名的南宋人物。

所以“告身”这张长卷,我们其实可以把它分割成好几张“卷子”:嘉定十五年,他做承务郎,嘉定十七年,他升到承奉郎,又升到承事郎……一张接着一张,格式几乎没有变。他这一生,从低到高,一共进阶了12次,我们能在展厅看到11道告身。

但有意思的是,我们现在官员的行政级别和职务,大体是一致的,但宋代是不对应的。

这是徐谓礼在“承务郎”当满之后,升官做“承奉郎”这个官阶的一道告身——

承奉郎新差监临安府量料院兼装卸纲运兼镇城仓徐谓礼

你已经会划分了吧——“承奉郎”是他的官阶,“新……量料院”,是他的差遣,你有没有发现,后面的职务内容居然没有变?

没错,这道告身后面还跟了一句话:“差遣如故”。

等于说,我升你官,授你为承奉郎,但差遣的内容,还是原来那个,管粮仓的。也就是说,官位升了,但具体负责的事情,还是原来的那摊子事。

很多人都会误解,苏东坡到杭州来当知州,是贬官,其实他的官没有被贬,还是知州,官,是看他的“什么郎”,其实他的官没有小,还是“郎”,但把你贬到了权力中心以外的地方去了,而老百姓就习惯讲贬官,其实官没有小,处级还是初级。但你原来是在国务院里做事的,但把你派到小县城来,这个味道就有点不一样了,前途渺茫了。

宋代的官职是分离的,所以看起来复杂。而现在我们是统一的,副处级就是做副处级的官,不可能副处级去当博物馆馆长的。

不知你有没有看懂?我们还可以打个更容易理解的比方。

现在部队里,军官有军衔,同时也有各自的职务。比如上尉、上校,这就是他的军衔。军衔标志着什么呢?标志着他在军队里的身份高低,这就相当于宋代的阶官,就是徐谓礼任的各种“郎”。

但这个军衔本身,我们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比如,同样是上尉,担任的工作可能是不同的,有的可能是做连长,也有可能是参谋,有的可能做干事一类的工作。

团长、连长,这些就相当于宋代的“差遣”、职任,这是真正有权力和职责的。宋代官员同理。

所以我们可以完整地看到,徐谓礼一生的足迹,并没有跑得很远,就在浙江、江苏、江西三个地方当官。

他人生最后一次任命,是“提举福建市舶兼知泉州”,泉州的长官。这是个重要的岗位,泉州是当时世界性的贸易大港,可惜,徐谓礼没有正式上任,53岁就去世了。

wh19052403.jpg

(三)

虽然是管仓库的,但请注意,徐谓礼19岁第一次做官直接担任 “承务郎”,属于“京官”,是京官里的最低一阶。

这里再插播一节小课堂。

宋人文臣的官阶,分两类,一种叫“选人”,一种叫“京朝官”。

前一类相当于在基层做事,官位略低,后一类有个“京”,显然更升一级。但宋人的“京朝官”不一定能在京城做官。

晕不晕?宋人的官位设置相当复杂。

这个“京朝官”里,还有两个小分类,分成“京官”和“朝官”。从“承务郎”开始一直到“宣德郎”,就是“京官”。

请注意,跟明代不同,宋人只有拿到“京官”的身份,才具备任职中高级官员的机会。而徐谓礼一当官,就是京官,从第一阶梯“承务郎”开始往上爬,前途一片光明。

是不是还有点绕?一秒看懂选人和京官的差别,包伟民有一个很形象的说法:选人,相当于我们现在的正处级以下,京官,就是副厅级以上。


(四)

从“选人”升到“京官”,从正处到副厅级,是本质的跳跃,这道分界线,一般人难以逾越。普通人想从“选人”爬升到“京官”,就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一般需要10年左右。如果没有人荐举,后台不够硬,即便你是进士出身,也有可能终身都无法升到京官。

但,徐谓礼含着金钥匙出生,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障碍。

他有个名声显赫的爸爸,名门之后。徐谓礼的爸爸徐邦宪,输入法默认就能打出的名字,可见他多有名了。嘉定二年(1209),任工部侍郎,兼临安知府,也就是说曾经当过杭州知府。后来,当了“显谟阁待制”,相当于带着大学士的头衔,有学问,文章高手,是皇帝身边人的标志。

徐邦宪作为高级官员,就有资格荫补儿子为京官——因为祖辈、父辈的地位而使得子孙后辈在入学、入仕等方面享受特殊待遇。

所以徐谓礼是标准的官二代。

每升一级,都要记录,比如徐谓礼从承务郎升到承奉郎,叫“转官”。正常流程,一般来说,只要不犯错误,都是三年升一次,宋人叫“磨勘转官”,就是按照年限正常的升官。

当然也有特别的日子,比如碰到皇帝生日等“祥瑞之日”,符合资格的官员都升一级,有福同享。

所以,看上去很复杂,其实都是严格按照制度来走的流程。

所以,宋代文官制度的核心,权力的核心,在于人事的任命,必须要一道道下来,每个人签名都在行使自己的一道权力——中书省拟定,门下省审核,再由皇帝批注,再发下去执行,层层审核,每个机关相互制衡。而其中,还有独立的监察机构——台谏,如果对任命不满,比如徐谓礼这个人人品不行,马上就可以抨击。


(五)

刚才说的都是跟徐谓礼的阶官“某某郎”有关的文书,现在,我们来说说他一生实际担任了多少职务,也就是“差遣”。

展厅里数一数,有13道差遣,从中央到地方的任官履历,全部粘在一张纸上,放进棺材里,这就是“敕黄”,共一卷。

比如看这一道任命:“尚书省牒 通直郎徐谓礼”,后面写,任命他担任南京的溧阳县知县,兼主管劝农营田公事……前任是谁,也要写出来。

IMG_8506.jpg

这比我们现在官员任命的红头文件复杂。请注意,这里的签字,是从低到高签的,从参知政事再签到丞相。“陈贵谊”的签名后面写着“假”,说明他正在请假。右丞相写了一个“押”,原件是画了一个押,抄的时候就简化了。

敕黄里唯一有点特殊的,就是祠禄,没有授予实际的工作。

宋神宗以后,为了处理不同政见者,就让你去主管一些道观,比如主管杭州的洞霄宫、台州崇道观,这在《宋史》里经常能看到。

他当然不可能去做道士,实际上就是给他一个名头,叫做“奉祠”,也就是工资照样发,这是对安置不同政见官员,还有闲置官员的通常做法,以表示朝廷对士大夫的优待,宋代是士大夫的黄金时代。我觉得有点像带薪休假的意思。

徐谓礼也有这一道祠禄,而且是自己打了报告要求休假——

奉议郎徐谓礼,自己觉得犯了错误,他自己要求“归伏先庐,杜门循省”,要求回到自己老家去,服侍先庐,闭关反省,希望领导给我一个命令。

IMG_8508.jpg 


(六)

其实,在这么多文书里,告身,最代表官员身份。如果随葬,要证明你官员的身份,其实只抄告身就够了,但徐谓礼把所有的档案,包括自己的年终考核全部抄一遍随葬,这就很难得了。

在文书里,我们能看到,每年年底,徐谓礼自己会提出来,请对我本人进行考核的申请。他所在的单位会收集情况,统一报到州里面的相关部门。宋代的一个州,相当于我们现在的一个地级市。州里的人事部门就会把这些材料加以核验,由州里的官吏把这些材料抄录到印纸上。

印纸,就是朝廷颁发的官员档案,也就是年度考核。

徐谓礼19岁进入官场第一天,吏部就给他发一张官员档案,这就是印纸,与他相伴永远。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都要记在里面,而记录这份档案的过程,叫“批书”,连起来就叫“批书印纸”,我们说的记录档案。

印纸,是徐谓礼文书中最重要,价值最大,信息量最大的部分,类型众多,有转官、保状、到任、交割、解任、考课(也就是考核)、服阙等各种内容的印纸,合计80则,共13卷,是研究南宋政务实际运作的绝佳材料,而且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是首次发现。

一个官员需要记的东西太丰富了。你升官了,要记录,你要荐举谁,要记录,你到任了,要记录在案,解任,考课……等于是一个干部完整的人事档案。

而从徐谓礼的印纸里,你可以完整看到一个官员上任的实际流程。

从“待阙”开始,前任还没走,徐谓礼等了多久,要记。

比如这一道,就是临安府给他的“待阙”批文。

当时已经任命他为平江府吴县丞,但他的前任还在任上,所以,他就在杭州“待阙”,等这个岗位。在等的期间,哪怕你待业,档案也要完整,不可能有几个月的空缺的。

所以尽管他在等,负责对他记录档案的还是临安府的官员,官位由低到高,最后一个签名的是杭州知府赵某某。按道理上任新官,应该由平江府来签,但这里还是杭州的官员来签,说明他是在待岗的过程中,我们也能知道那个时候徐谓礼就呆在杭州。

待阙时,也有工资,但很低。这就是为什么对很多人来说上岗那么重要,上岗了才有岗位津贴,不然是不够生活的。所以很多人一生都在拼命求关系,如果没有能力,待阙待个三年五年都是有的,任命你当平江府吴县丞,其实你是上不了任的。

而徐谓礼后台硬,很顺,这种等太久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他是真命好。

19岁被授予到杭州管仓库的职务,其实他一直在待阙中,真正上任已经过了5年,因为前面有两个人在等岗位。这5年之间他运气不错,一天没上班,每天住在武义家里,中间还经历了升官,宋宁宗的“祥瑞之日”,给他升了一次官,还有一次新皇帝登基,全天下官员又升了一级。这5年,他待在家里不干活,官已经升了两级。

好不容易“到任”了,还要看你的委任状,有没有仿冒的,要验明正身。

前任终于走了,徐谓礼上任之前,还要跟人家交接班,就是“交割”,等于离岗审计,我必须要搞清楚你做了哪些工作,不然你交给我一个烂摊子我就完了。

坐上这把椅子,感觉已经经历了无数复杂的流程,心已经很累了,但你接下来得当个好官,因为有个小本本一直在你旁边记录。

做这个职务3年之内,还要经过三次考核,就是“考课”,一年一考,三考合格,你就可以换一个职务,当其他官了。

而有时候,三年这个时间不一定是很完整的,他在任上可能会到3年零五个月,这个零头,如果不考核,万一你在零头里犯了错,那不就逃过了吗,档案上也会接不上,所以还要加上“零考”,计入下一个职务任期的考核。

要求真当严格。

“现在我们的干部体系里,干部考核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徐谓礼文书让我们看到了宋代,对于一个地方的官员,是怎么样进行考核的。”邓小南说,南宋中期曾经出过一部著名法典体系,名字叫《庆元条法事类》,在这里就规定对于地方官员要进行什么样的考核,一条条列出来,当时列出来6条,说针对全国官员都是通用的。徐谓礼文书里,每一年年底,他都有一个考察文书,也就是我们现在的年终考核,还要公示。在文书里,我们的确看到了这6条,几乎完全相同。

考核哪些内容呢?

我们在徐谓礼的印纸里可以看到,很多都是常规的,我们现在也在继续,比如有没有请假,有没有犯法,有没有盗窃。而最核心的考核,是夏秋的两税,我们可以看到,比如他在吴县当官的整张考核表里,大量都是这些记录,绵多少钱,娟多少钱,糯米多少、粳米多少,每一笔都写得很清楚,最后都有一个“已纳足”、“见催无”,说明都纳足了,没有欠的。对一个官员的考核,主要是钱粮。

IMG_8511.jpg

他在溧阳县当知县,一年到了,就由建康府的长官来组织年度考核。

而在当官期间,碰到父母去世,必须要“丁忧”。

这是徐谓礼给武义县隶属的婺州打的一个报告。端平三年(1236),他母亲去世了,依例解官,回乡受制。守丧满三年,时间到了,服阙从吉。这个“服阙”批书,也记录在印纸里。

而在当官期间,还有一个大大的权力,你可以为人家写保状。

这就是宋人的朋友圈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比如,你要申请朝廷为某人封赠,一般都要三人以上某个级别才能做担保。这就是为什么之前说的,从“选人”升到“京官”那么难,因为需要5个人以上,而且是知州(市长)以上级别的人给你担保才行。所以很多朋友圈不够大,人脉关系一般的人,根本找不到。

这就能理解,徐谓礼、徐邦宪跟陈亮为什么关系那么好。

徐谓礼的母亲陈氏,据说是永康“事功学派”的代表人物陈亮的妹妹。徐邦宪和陈亮是绍熙元年的“同年”进士,徐邦宪是那年的“省元”,省试第一名;陈亮是那一榜的“状元”,殿试第一名,徐邦宪在殿试时,调整为第三名,变成“探花”,传为科场佳话,很多年后,还为周密等一干文人所津津乐道。

徐邦宪家族作为武义显赫之家,跟永康的大家族林氏、陈氏,门当户对,结成了各种联姻关系,关系亲密。

所以看徐谓礼的保状就知道,保来保去,都是朋友圈里的“官二代”。

有些人即便进士出身,但家境一般,就一点用也没有,找不到有后台的人,就升不了官。所以有些人宁愿放弃地方县丞、学官的正经差遣,跑到帅司,给人家当幕僚,这样才有机会去结识上层的人,才有可能求得5份保状。

徐谓礼就没有这些问题。

他的印纸里,就数保状最多,一共有33则,保了70多人,光是淳祐年间,他就写了21则,简直是他做官生涯的巅峰时刻啊。

这些徐谓礼作为举荐人保举他人的公文,是认识徐谓礼强大朋友圈网络的第一手资料,比如,我们这才知道,他还保过贾似道。

徐谓礼曾经因为贾似道叔父贾直夫的请托,出面为贾似道已故的父亲贾涉担保“合得恩例三次”,可见徐家与贾家交情不浅。 


(七)

“虽然是关于他个人的档案材料,但是因为相对来说,原汁原味还原了当时官员机制的升迁方式,所以我们能了解到当时中央朝廷的官僚机构的设置,特别是中书、门下、尚书三省彼此之间的关联,分工,在运行过程中如何衔接,都能在徐谓礼文书中得到清晰的答案。我们得到了一个难得的实例、实证。”

邓小南说,这种实证,让我们看到在当年的这种官员考核制度,对于文书档案的规定,对于考核项目,有哪些具体的要求,非常成熟,完备。我们也看到上层制度颁布出来后,地方上究竟是怎么执行、应对的。

一个官员在任内要经历那么多事情,总之,你的档案里是不能有空档的。它一级连着一级,像链条一样环环相扣,流程又超长,我们在文书里,能很清晰地看到每一个环节的细节,链条究竟是怎么运转的。

“这样一种链条式的运转方式,我们可以说,它是帝国政治秩序的体现,也是当时王朝制度体系的实际运作状态。”邓小南说,在这样的过程里,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有很多中央上的政策足以依据,另一方面这些内容在填报的过程中,也会发生变形、走样。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在徐谓礼文书里看到,它非常强调“核验”,所有材料相互之间的比对,而文书本身也给中央朝廷作为一种比对依据。

7年前,当这个盗墓案破获,徐谓礼文书完整追回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颇有传奇性的破案过程里。但7年过后,国内有了徐谓礼文书研究会,文书班,在台湾也有相关的研修班,哈佛大学相继开设了相关的课程。徐谓礼文书作为中国古代制度史的一个实例,为我们开启了新的研究方向。如今,我们或许可以把更多的目光,放在对它的研究价值上,过去的传奇,就归于过去吧。

那么,从徐谓礼文书的出现,对我们研究一个时代的政治制度,到底有哪些启发?

我们再来听听邓小南的解读。

在徐谓礼文书展的最后,有一个小房间,是邓小南的讲座视频,解答了很多关键问题,你可以坐下来听听——

我们现在说制度史,其实应该是现实状态里的鲜活的制度史。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只凭留在传世文献里所记载的制度——它应该怎么运转,不能只停留在当时的国家朝廷所颁布的一些政令的书面表述,而是要看这样的一种制度,它是不是在现实中运行,它是怎么运行的,哪些方面是如实贯彻了上级的指令,哪些方面是变形走样的,这些变形走样,在当时是怎么发生的?

我们在徐谓礼文书中,一方面可以观察到距离我们现在800年的时期,当时的制度,比如对官员的考核,对官员的保任,地方上税收,对粮仓的监管,都有不同的统计,以及采集了解信息的方式。这样一种制度让我们看到,从中国古代一路走过来,它在不断走向成熟、完备的过程。

但我们在徐谓礼的考核材料里,的确也看到,当时出于保护官员个人的利益,也有考核的时候报喜不报忧这样一种状况。我们看到了一些鲜活的实例。这样的情况综合起来,对于我们对当年的制度要怎么认识,有一个重要的体现。

所以,我们在讨论徐谓礼文书时,不能把它看成单一的个人官员的材料,我们还可以看到当时中央赋税征收的方式,官员关系网络,“朋友圈”的互动,都可以从徐谓礼为我们开启的一扇窗里,得到观察。

我们不仅要把徐谓礼文书放到整体的宋代制度中去观察,还要放到当时整体制度的文化背景中,放到当时的官场文化带来的种种弊端这样一个大的面向里进行观察。

徐谓礼文书对于我们的启发,丰富了我们一些既往的认识,也挑战着我们以往的认识,提出了更多新的观察的可能。现在,我们对它的研究才刚刚起步,它将对我们认识宋代这样一个历史时期产生非常深刻的影响。

【参考资料】

郑嘉励《关于<武义南宋徐谓礼文书>的讲解》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