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魔性舞步,男女老少通吃

170俱乐部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 记者 杨静 通讯员 李文瑶

—————————————————————

  一提起广场舞群体,人们很自然地联想到五六十岁的大妈。然而最近有一种舞步在温州很盛行,学校里孩子们跟着跳,百姓健身房里大家用它来减肥,而每天晚上来公园里、广场上跳的男同胞也因此增至三成。它,就是男女老少通吃的鬼步舞。

小伙子爱上鬼步舞

就像玩花式动感单车

  每天夜幕降临,温州世纪广场的鬼步舞爱好者们便全副武装地上场了:随着脚步闪闪发光的运动鞋,黑夜里依然显眼的荧光衣,再搭配一顶低调帅气的鸭舌帽。一个多小时锻炼时间内,鬼步舞和广场舞间隔着跳,既保证了运动强度,又跳得快乐有趣。

  起源于澳大利亚墨尔本的鬼步舞,又称滑步舞、曳步舞,是一种通过滑行、踢腿、踩踏、转身等动作,完成一连串快速有力、活力动感的舞蹈。和广场舞不同,跳鬼步舞的队伍中有不少年轻小伙,27岁的黄盛宇就是其中之一。

  “有一次我夜跑经过,觉得很有意思,就直接上去咨询跟着跳了。”理着平头的小黄看上去清爽帅气,强度大的鬼步舞不仅成了他健身的一部分,也改变了他对广场舞的看法。“以前觉得跳广场舞是大伯大妈的事,自己在广场舞跳了后发现,舞蹈一家亲,它只是其中一个种类而已。只要别太女性化,现在我也能跳好几首。”

  不仅如此,他还有了不少忘年交。几位资历比自己老的大叔,现在已能轻松超越。跳舞一年,小黄磨坏了一双鞋,肚子也瘦了一圈:“鬼步舞就像玩花式动感单车,只不过车轮就是你的双腿。只要不停下来,就能出效果。”

  而一到假期,广场上更是热闹非凡。不仅看的人多,还有不少十来岁的小舞友。12岁的马嘉萱学得比许多成年人都要快,还成了领舞的,和一帮“妈妈”们外出展示比赛。

  “她是跟着我来练的,没想到我还没学会,她先跳上了。”马嘉萱的妈妈黄瑶是温州瓯海区市民广场教学点排舞教练,每年暑假自己带大人跳,女儿领娃娃起舞,一场下来,其乐融融。“鬼步舞门槛较低,只要前期打好基本功,后期就能自己玩,什么年龄层都合适。”

来广场上跳舞的男同胞

因此增至三成

  “2015年初,温州广场舞发展势头强劲,但以女性居多,缺少阳刚之气。我们就想能不能开个新舞种,吸引男士参加,多一些年轻血液。”就这样,温州市排舞协会指导员陈小云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换掉以往休闲的排舞教练服装,穿上嘻哈垮裤,露出小蛮腰,率先在自己负责的世纪广场上,开始了教学试验。

  初玩脚上功夫,大伙儿水平参差不齐,一个月就教一个动作。“真把人集结起来,才发现有些人私下就是铁粉。但没人指点,动作不标准,反而伤身。”

  2017年,鬼步舞正式“出道”。送舞下乡、进社区,和其他舞种推广一样,陈小云自费开车教学,有时路上两小时,教舞却只要几十分钟。陈小云把老公也发展成了学员,不仅同场一起跳,还将跳舞的视频发到网上,拥有7万粉丝。

  率先进行鬼步舞教学的陈小云被亲切地称为“鬼媚娘”:“也有人叫我鬼步舞一姐,但对我来说,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比这个称呼更让我开心。”

  如今,从最初两个推广点到遍布温州各县市、街道的八个固定教学点,市排舞协会5000余名会员里一半以上的人在跳排舞的同时,也爱上了鬼步舞,并把鬼步舞慢慢融入到排舞中,“如果说排舞是跳形体,那鬼步舞就是练有氧,不少会员开始跳就是冲着减肥来的。”

  来广场上跳舞的男同胞也越来越多,占到团队的三成左右;温州几所大学校园还把鬼步舞融合多种街舞形式设计成了公选课,备受学生欢迎。

  去年,温州首届鬼步舞大赛在月光舞台闪亮登场,二十多支参赛队伍全场热舞。今年,第二届鬼步舞大赛正在筹备中,“没有年龄性别限制,单纯享受运动的快乐。”


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浙江24小时”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小冰
小冰

哈哈哈,有意思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24小时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