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堑变通途,舟山跨海大桥平均一分钟,主线收费站16辆车进出

读城记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张蓉 文/摄   视频制作: 俞跃 楼友丰

东海之上,长桥卧波,来往车辆川流不息。

上午10点多,52岁的朱国年开着一辆大巴驶入舟山收费站,加入了这海风荡漾中奔腾不息的车流。

他要带着37位乘客前往上海,而这个收费站正是舟山连通世界的起点。

它是舟山跨海大桥最主要的出入口。如今,平均每分钟,16辆车在这里进出,其中,至少有一辆这样的大巴车。

9124-3.jpg

今年是舟山跨海大桥开通的第十年。过去十年里,这座蜿蜒近50公里的大桥上,车流量以平均每年12%的速度在增加,是全省高速公路中车流量增幅最快的一座大桥。

舟山市汽车客运中心:一分钟,至少发出一班车,驶向跨海大桥

3月31日,恰逢周日,舟山市汽车客运中心内人流不断,一片繁忙。每一分钟,至少有一班车从这里发出,驶向通江达海的舟山跨海大桥。

上午9点40分,朱国年开往上海的大巴满载37位乘客准时发车,10点多,大巴从舟山收费站进入舟山跨海大桥,在涛声阵阵的海面上一路奔驰。

微信图片_20190405192735.jpg

“如果是十年前,舟山的大巴车线路坎坷得很。”做了34年客车司机的朱国年感慨说,以往,从舟山到其他城市的车辆都要通过轮渡,一旦遇上大风大浪,轮渡不通行,大巴车只能干等着,“有时,车到了上海,天气突变,不能返程,我当晚就被困在上海,不能回家了。”

2009年,跨海大桥的开通不仅将舟山至上海的时空距离从6个半小时缩短为4个半小时,更颠覆了舟山千百年来非舟楫不能往来的格局。而今,舟山市汽车客运中心每天有300班客车往返于舟山跨海大桥,每天运送8000人穿越海洋,抵达大陆。

响礁门大桥   4279-2.jpg

监控室:一分钟,中控员巡检近15个画面,16辆车进出舟山收费站

“3月31日,舟山主线入口车流量12555辆,出口车流量9962辆。”在舟山跨海大桥管理处的监控室中,运行管理分中心中控班长孙文文正在采集收费站数据。孙文文说,在跨海大桥主要的舟山收费站,平均每分钟有16辆车进出。

屏幕上,同步播放着284个高清画面,它们实时反映着跨海大桥一丝一毫的变化。

“大桥上,平均每200米就有一套高清摄像机,实现了路面全程高清无盲区覆盖。”孙文文和同事们在这里轮班进行24小时监控,密切监视图像,每十分钟再全线巡检一次,也就是说,一分钟要巡检近15个画面。

微信图片_20190405211847.jpg

“甬舟高速K52舟向,异常。”当天下午,主监视器上跳出了一段预警提示,画面中,一辆车撞上了中央护栏。“西堠门大桥K52舟山方向发生事故……”利用对讲机,孙文文第一时间通知了高速交警指挥中心。

微信图片_20190405211906.jpg

7分钟后,高速交警舟山支队民警董海舟便抵达现场,进行事故处置。“以前要24小时进行路面巡逻,但现在是电子巡查、定点出警,勤务效率提高了不少。监控设备发现事故后,指挥中心会立刻派出就近的巡查力量,保证1分钟接警、3分钟回访、15分钟到现场。”

微信图片_20190405192742.jpg

桥下:一分钟,一辆桥检车为大桥完成48平方米的“体检”

同一时间,在西堠门大桥箱梁底部,离海面约50米的高空中,30岁的刘尊良和同事们正在为大桥进行日常“体检”。

微信图片_20190405211855.jpg

一辆桥检车停在桥边,从护栏外向桥下伸出了一个长十多米、宽1米的平台,刘尊良和其余三个技术员就站在这个不足二十平方米大的平台上作业。

微信图片_20190405211957.jpg

混凝土专项检测.jpg

从当天早上7点上桥,直到下午5点下桥,这辆桥检车向前推进了2000米,这相当于,一分钟,可为大桥完成48平方米的“体检”。

桥检车.jpg

不过,大桥也有不少刘尊良和同事们无法亲自检测到的盲区,比如,200多米高的桥塔和几十米高的桥墩。2016年,无人机被应用进来,成为了“桥梁医生”的望远镜,开始对这些曾经的盲区部位进行定期检测。

W020190405783444903881.jpg

【人物讲述】从搬离到回归,岛民俞松祥所见证的舟山之变

舟山有大小岛屿1390个,曾经,13.5平方公里大的册子岛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座。由于生活不便、经济萧条,很多岛民曾选择离开。

俞松祥也是其中之一。16年前,他举家搬迁至普陀山;可10年前,他又回归册子岛开旅馆……舟山跨海大桥的建成,改变了俞松祥的人生轨迹。

DSC_6147.jpg

回忆过去的册子岛,俞松祥用了一个字概括——苦。在他的印象里,母亲从没有走出过这座岛,一辈子被困在岛里打转。

俞松祥记得,自己五六岁时,册子岛只有两条小木船,一天仅一两渡,还时不时停航。

上世纪70年代,木船升级为机动船,到舟山本岛的耗时从三小时缩短了近一半,可船费要一块五毛,这在当年是农民两天的工钱。俞松祥说,那时他们如果没事不会轻易出岛,“一个月能出去一次就不错了。”80年代,舟山的轮渡载着汽车,架起了一条“蓝色公路”,俞松祥的儿女便坐着轮渡到附近更大的岛屿读中学,“他们比我们当初幸福,可出岛耗时依然很长。”

1993年,俞松祥带着全家人去了普陀山开饭店,“打算在普陀山立足。”俞松祥说,当时自己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舟山的海面上会架起桥。后来,眼看舟山跨海大桥的建设进程加快,俞松祥萌生了新的想法,“普陀山竞争太激烈,大桥通车后,册子岛交通方便了,游客也会增加。”

2006年,俞松祥和家人回到册子岛,在两间老房子的地块上,建起了一幢五层新房。2009年,随着跨海大桥的开通,东位山庄在这里正式开业,不仅经营餐饮,还提供住宿。

微信图片_20190405192720.jpg

生意好得远超俞松祥的预料,“以前在普陀山每月营业收入四万多,现在翻了一倍,每月八万多。”俞松祥说,每到周六客人最多,会有五六辆大巴车停在家门口。

跨海大桥开通后,册子岛在原有的一家造船厂附近,又发展起了三家修船厂。“以前交通不方便,设备进不来,现在有了大桥,船厂也景气了。”俞松祥说,这些船厂也为自家旅馆带去了不少客商。

微信图片_20190405215040.jpg

除了带来兴旺的生意,跨海大桥也改变了俞家人的生活方式。“册子岛上的菜不是很新鲜,我们喜欢去舟山本岛买。以前,要先坐轮渡到岑港,再转汽车到定海,来回起码要耗费一天。现在,每天有40多班汽车直达定海,来回不到两小时。”俞松祥说,现在几乎天天去舟山本岛买新鲜的菜和肉,平时下午两点多,店里空闲下来,全家人还能坐汽车去舟山本岛上逛一逛,方便多了。

【记者手记】舟山正张开臂膀,拥抱大湾区时代

舟山曾是一座几乎没有车的城市。

70年前,在舟山各岛际间,小木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它们靠风帆和人力摇橹航行,到了岸边,人们便攀爬嶙峋的岩石或简易的石埠头上岛。

1987年,轮渡开通以前,舟山境内一天只有286辆车通行;

2008年,轮渡的运载量一天最高超过8400辆,平均每天6400辆;

2009年,舟山跨海大桥开通首日,通行量有8600辆;如今,日均流量达到24000辆。

这十年,舟山跨海大桥的车流量以平均每年12%的速度在增加,是全省高速公路中车流量增幅最快的一座大桥。

依着这串数字,到卷帙浩繁的历史中去回溯,你会发现,在中国的桥梁史上,很难再找出一座大桥像它一样,如此深远地影响着一个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风貌,更颠覆了百万人延续千年的生活方式。

DSC_3959。.jpg

可以说,舟山跨海大桥就是舟山经济发展的晴雨表,通过每天大桥车流量的变化就能触摸到舟山经济的脉动。

它不仅仅是一条交通大动脉,更是舟山拥抱海洋经济时代不可或缺的引擎。舟山千年未有的发展机遇随之而来:2011年以来,浙江舟山群岛新区、中国(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先后挂牌。从海岛时代到大桥时代再到新区时代,短短几年里,舟山实现了“三级跳”。

9608-1.jpg

眼下,舟岱大桥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它不仅将带动舟山北部区域的发展,未来,还计划连接洋山,接轨上海,从而形成环线,打造沪舟甬大通道。由此,舟山将更好地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助力整个杭州湾发展,“东方大港”的梦想也不再遥远。


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浙江24小时”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33****7896
133****7896

太美浙江

啊花
啊花

想去舟山

135****4889
135****4889

已经关注

开心一生
开心一生

想去舟山

138****3989
138****3989

天堑变通途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24小时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