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杭州丨民国味道:山外青山“楼外楼”

城市日历

来自:中国文史出版社

20世纪20年代的楼外楼外景

凡到杭州做西湖游的南北旅客,一提起坐落在孤山南麓的楼外楼菜馆,总是会油然联想起南宋诗人林升的那首脍炙人口的《题临安邸》: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如今,这家北依青山、南临西湖的楼外楼菜馆也假天时地利,因得天独厚的湖光山色而驰名江南与海外,每每出现在墨客骚人笔下。

初霁晚凉天,皜魄冰悬,湖平铺镜好行船。夜静远岚溶淡墨,别样澄鲜。洌骋思悠然,风月无边,一篙轻划万顷烟。遥舣酒帘灯火处,楼外楼前。

爱新觉罗·溥杰先生80年代这首题咏西湖夜色的佳作《浪淘沙·西湖夜泛》末句所指,便是充满诗情画意的杭州楼外楼菜馆。

地处西子湖畔、白堤西端的楼外楼历史悠久,其名传遐迩并非今日始。

杭人一向有“不到楼外楼,不算西湖游”“城里天香楼,城外楼外楼”的民谚。

20世纪以来,近人胡寄凡的《西湖新志》、洪如嵩的《杭俗遗风补辑》等都曾提及楼外楼及清末民初杭州首屈一指的西湖酒肆。

1929年夏秋之际,杭州举办西湖博览会,世界各国商贾云集杭城,博览会董事会就是在楼外楼宴请中外商团负责人,从此酒楼盛名愈益远播四方,饮誉海外。

 郁达夫曾在夏日的楼外楼上饮酒吟诗

楼外楼创建于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迄今已有170年的历史。

其创始人洪瑞堂本是浙江绍兴一落第秀才,他与妻子从绍兴东湖迁至钱塘,在孤山南麓、西泠桥畔落脚,以划船捕鱼为生。

初时,洪氏夫妇因来自鱼米之乡,对烹调鱼虾有一技之长,便在西湖边上白手起家,开了一家小酒家,就设在西泠桥南“俞楼”东侧,起名“楼外楼”(按:楼外楼1958年迁至原太和园旧址,即现在的孤山西泠印社之东)。

店名“楼外楼”似从宋人林升《题临安邸》名句“山外青山楼外楼”化出。

其实,明朝天启年间西湖涌金门、玉清波门间一家私人别墅即名“楼外楼”,主人便是吏部尚书商承祚的女婿、大名鼎鼎的祁彪佳。

祁颇有民族气节,在江南巡抚任上曾拨银2万两资助史可法充作军饷,而后受马士英排挤去职,清军破南京、杭州后自戕。洪瑞堂熟读经史,对青史流芳的祁彪佳及其杭州故居自然不会陌生。

还有一种说法是,洪瑞堂曾请俞楼主人俞曲园为酒馆命名。曲园老人笑称:“你的酒馆在我俞楼外侧,那就叫‘楼外楼’吧!”

洪氏颇善经营,别出心裁地在店内专设一“乞墨宝”专柜,凡有文人、雅客愿留下诗画作者,一律奉为上宾,免费用膳。

台湾出版的《三句话不离本杭》一书也这样写道:“楼外楼主人雅好交结文士,备有极大极好的题名簿,请来宾签名。能诗能书能画的,就当场挥笔。如果另外用宣纸写,就嵌在四壁的玻璃框内。抗战胜利后……好多墨宝都并未因战争而遭损失。”

数十年间,康有为、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以及唐云、吴湖帆、尹瘦石、启功、赵朴初、沙孟海等书画名家均先后为楼外楼题诗作画。

1921年,芥川龙之介在楼外楼凉棚中,闲闲适适吃午餐

彼时,洪家上下老少悉数参加店堂服务,待客甚周,顾客多有宾至如归之感,中国著名现代作家楼适夷先生20世纪20年代末曾寓居白堤广化寺,贴邻恰是楼外楼。

楼先生不仅对楼外楼的烹调及美味称颂备至,且对店家老板也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这老板,老见他在店堂大门转来转去,同客人打招呼,很恭敬地躬身迎送……”洪氏经营之道可见一斑矣!

经过如此几十年苦心经营,楼外楼进入了鼎盛时期。

1910年初,洪瑞堂之孙洪顺森将楼外楼原先三间平房翻造成三层楼厅,楼外楼方“名副其实”。

洪顺森还约请前来用膳的西泠印社社员张坚题写匾额。

张坚为楼外楼题写的匾额

张氏当时还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青年书法爱好者,其所书“楼外楼”三字,却于端庄凝重中透露出一股秀气,流畅挺拔,结构、布局、章法如流水行云,极为得体:前后两个“楼”字笔法字体各不相同,中间一个“外”字,宣下来一笔略向外挑,和两旁的“楼”字相呼应,颇具有艺术特色。

金字招牌一经悬出,楼外楼旋即名声大振,四方宾客络绎不绝,皆为慕名而来,希冀一睹金匾丰采。

一日,楼外楼常客西泠印社社长吴昌硕先生见匾额,顾视良久,暗暗称叹。

从洪氏兄弟口中,昌硕先生获悉此匾乃西泠印社丁辅之先生推荐张坚书写,赞赏之余,表示一定要与张一晤。

清末,吴昌硕(中坐者)率弟子摄于杭州孤山下【编辑按:应为中立者】

在丁辅之引见下,张坚毕恭毕敬拜谒书坛泰斗昌硕老人。两人倾交,非常契合。把臂长谈之余,吴昌硕见张坚谈吐不俗,欣喜万分,而张坚对昌老的知遇之恩也铭记在心。由是过从甚密,张坚获益匪浅,书艺更臻妙境,昌老屡屡奖掖鼓励,还亲为其起草润例,向各界广为推荐。

可惜天不假年,张坚以33岁英年早逝,令吴昌老悲恸不已。与此同时,洪顺森又延聘杭州名厨陈文、陈惠掌勺,对各档菜肴精益求精、一丝不苟。

此时,洪氏新婚燕尔,其新娶的娘子又是御厨之女,平素耳濡目染,深得乃父厨艺之三昧。

洪妻一进楼外楼,便夫唱妇随,悉心辅佐夫君。她潜心研究切磋庖厨之道,锐意创新改革,使传统特色名菜更上一层楼,渐为定制。

洪顺森家有贤妻,真乃如虎添翼,楼外楼盛极一时!以鱼虾味为主的系列菜肴就在此时形成并趋于成熟。

清炒虾仁、三丝鱼卷、虾子鞭笋、山虾豆腐、鱼头浓汤、赛蟹羹等名馔佳肴冠绝杭城,洪夫人功不可没矣!

高士名流、骚人墨客纷至沓来,皆以光临楼外楼为称心快事!

——宗道一《名人与杭州楼外楼》

本文摘自《民国趣读·老字号》系列丛书之《老饭馆儿》,中国文史出版社2018年9月出版。

【编辑手记】

楼外楼是今孤山路上一景,在俞楼、文澜阁、西泠印社等坐标之间,气度不凡。这篇文章旁征博引,介绍详细,读之后再去打卡,品出的味道应该会有不同。城市日历摘录这篇文章,供大家一览。

只是文中有一处瑕疵。“明朝天启年间西湖涌金门、玉清波门间一家私人别墅即名“楼外楼”,主人便是吏部尚书商承祚的女婿、大名鼎鼎的祁彪佳。”一句中,祁彪佳的岳父不叫商承祚,而是商周祚。

商周祚,字明兼,号等轩,明绍兴会稽人。明万历二十九年进士,官至兵部尚书。女儿商景兰嫁给名士祁彪佳。而商承祚(1902-1991)先生,则是近现代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金石篆刻家,罗振玉先生的学生。这是第一个错。

商承祚先生

第二个,明代“楼外楼”的主人,恐怕不是祁彪佳,而是岳父商家。祁彪佳的好朋友张岱,有《西湖梦寻》一书。开头就说,自己相隔28年之后,重回西湖,昔日与朋友一起游玩过的地方,都已经荒废。其中有“涌金门商氏之楼外楼”一句。以张岱与祁彪佳的关系,应该很清楚。后一句也提到,祁家的庭院是“偶居”。所以“楼外楼”是商家的。

余生不辰,阔别西湖二十八载,然西湖无日不入吾梦中,而梦中之西湖,实未尝一日别余也。前甲午、丁酉,两至西湖,如涌金门商氏之楼外楼、祁氏之偶居、钱氏、余氏之别墅,及余家之寄园,一带湖庄,仅存瓦砾。

——《西湖梦寻自序》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189****6791
189****6791

楼外楼是杭州的一张名片

最新评论
唐棠
唐棠

我爱中国!

yujian
yujian

山外青山楼外楼

小编
小编

据大众点评,人均164元。杭帮菜更便宜的,有外婆家、老头儿、新白鹿等,人均60左右。

啊芬
啊芬

美文爱读。

满满
满满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之美秀色可餐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