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杭州丨距离市中心2.7公里,杭州最文艺,“天下第一名社”当之无愧!

城市日历

孤山是西湖胜地。巴掌大的地方,有过康熙的行宫、乾隆的书楼、巡抚阮元的书院、学者俞樾的旧居、蔡元培的美院、德国皇太子的驿馆……无数人都看好这个地方。除介绍过的这几个,还有一个西泠印社。

孤山路31号。“西泠印社”四字为前社长沙孟海所题

西泠印社有三个入口。一是孤山路31号的月亮门,二是龙井路1号的石门,再一个是印学博物馆。印社内部是园林式的,可以分孤山山脚、山腰、山顶,三层次来观赏。

第一层景观 · 吴昌硕、丁仁、印社社长

从孤山路的门进入,左边是柏堂和莲池,因堂前有一棵古柏树,柏堂以此命名,是一千多年前广化寺的旧址。广化寺又叫孤山寺,白居易诗“孤山寺北贾亭西”说的就是这。苏东坡《孤山二咏》也有记载。今所见柏堂和柏树,都是后来重补的了。堂左一条长廊,陈列印社成员收集的碑刻精品。

柏树、柏堂

右侧一条长廊,陈列社中17位书法名家的作品,其中有吴昌硕、启功等。吴昌硕是湖州安吉人,他生于鸦片战争结束后,16岁时又赶上太平天国,兵燹过后,十室九空。再加上饥荒,全家人死得只剩他和父亲。

印人书廊,前社长启功题

战乱过后,吴昌硕到了杭州,在诂经精舍跟随经学大师俞樾学习。这段经历——尤其是古文字学的学习——对于喜欢篆刻的吴昌硕帮助很大,为他以后的艺术道路走得更远,打下了重要基础。

后来吴昌硕游历苏州、上海谋生,还曾做过江苏安东县令,但很快就辞职了。他自刻了一方印“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与辞官的陶渊明相比,表明自己无异于官场仕进。

吴昌硕

游历过程中,他还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其中就有比他小35岁的丁仁。丁仁是杭州著名乡绅丁申的孙子,丁申、丁丙兄弟在太平天国攻打杭州时曾抢救文澜阁本《四库全书》,家里“八千卷楼”藏书丰富,是书香门第。

丁仁十分爱好篆刻。1904年,他跟叶铭等几个朋友一起倡办“西泠印社”。丁家有钱,丁仁与朋友一起出资在孤山建了“鹤庐”等楼阁,而且永远作为印社的产业。印社筹备好,丁仁等创办人推举吴昌硕作为第一任社长。

丁仁

吴昌硕之后,马衡、张宗祥、沙孟海、赵朴初、启功、饶宗颐等人分别继任。西泠印社社长必然由名家担任,如果没有合适的,社长之位便空着。所以一个世纪以来,有很多年社长位置是空的。

吴昌硕之后的六位社长。饶宗颐先生也是在名人集体告别的2018年走的。

第二重景观 · 丁敬、李叔同

柏堂后立着一座石坊,刻着隶书“西泠印社”四字和一副篆书对联:“石藏东汉名三老,社结西陵纪廿年。”这是1923年丁仁在结社20周年时作的,由另一创办人叶铭所书。从石坊拾阶而上,到孤山半山腰。

半山“仰贤亭”是1905年修建,镌刻了28位篆刻大师画像,中间一位是丁敬。丁敬是清代康乾时人,浙派篆刻的大师。文人刻印是宋元开始流行的,与“文人画”发展基本一致,明清时达到高潮,主要人物明代有苏州文彭(文征明之子)、安徽何震、清代有浙江丁敬。

浙派壮大后渐渐称雄海内印坛,丁敬影响非常大,所以“仰贤亭”他居中。其他黄易、奚冈、陈鸿寿等人,与丁敬并称“西泠八家”。大概这也是丁仁等人取名“西泠印社”的原因——西泠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地名了,也代表了浙派篆刻辉煌。

鸿雪径

半山还有“鸿雪径”,出自苏轼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旁边“印泉”中有个“印藏”,是李叔同埋印的地方。1914年,在杭州第一师范当老师的李叔同加入西泠印社,几年后跑去虎跑寺出家。为了隔断尘缘,他把友人为自己刻的印章93枚,凿石洞埋在里面。

青苔斑驳的“印藏”

诗词、音律、篆刻、戏剧、书画无不精通的“时代天才”李叔同(林语堂评语),从天津到上海、日本,最后在杭州成为一代律宗佛学大师。1963年,印社社员把李叔同埋的印章挖了出来。这些印章是李叔同交游的见证,也是珍贵的文物,后来不断展出。

李叔同的印

第三重景观 · 小龙泓洞与石碑

在往上一层,就是孤山山顶。中间“四照阁”,也历史久远,宋代僧人有写给秦观的诗《四照阁怀少游学士》,说的就是这里。今天所见是民国重建的,现在是印文化主题邮局。

 四照阁

四照阁对面“小龙泓洞”,是1922年人工凿的。(“龙泓”是丁敬的号)据洞里叶铭的题记,是丁仁与当时浙江警察厅长夏超共同出资挖的。洞口右侧凿空,里面有吴昌硕的石像,由日本雕塑家朝仓文夫所雕。石像头的颜色不一样,是文革后修补的。

吴昌硕站在朝仓为他刻的像前面留影

洞左有小池塘,金鱼成群,岸上有邓石如石像。邓石如是清代乾嘉时书法篆刻大家,皖派篆刻代表人物。西泠印社从最早的浙派篆刻家的集会,渐渐发展成海内篆刻的最高殿堂,许多海外篆刻、书法爱好者也慕名而来,如日本的河井荃庐、长尾甲。

右边洞里是吴昌硕坐像。左侧是邓石如立像。

小龙泓洞顶上是华严经塔,高20多米、8面,塔檐挂着铃。下层是李叔同抄的《华严经》,上层是“扬州八怪”之一金农抄的《金刚经》。

底部白色塔身上,可近距离看李叔同抄的经

塔左有丁敬石像,是1921年丁仁从九曜山得来一块人形石头,稍加雕刻成了丁敬像。石像被青苔淘成了绿色,左下角刻着几行旧的字,已被青苔覆盖。

几行字,只有最右边的还能看清

石像后是汉三老石室,里面存放“汉三老讳字忌日碑”。这块碑是汉代一个“三老”(小官职名)记载祖先名字和忌日的,1852年石碑出土自余姚,有2000年历史。碑上字体可以反映东汉当时字体从隶书到楷书的转变,文物价值很高。

碑出土后,国外很多人来中国淘古董,日本人看中了石碑。吴昌硕等人听说后,四方奔走,义卖募捐,凑钱把石碑又赎回来,于是石碑就存放在印社中了,也就是石坊对联“石藏东汉名三老”的含义。石室后有经幢,印着《阿弥陀经》。

中间经幢上刻着《阿弥陀经》

石室旁是“观乐”楼,吴昌硕来杭州时候住在这里,红色的二层小楼,现在已经成为吴昌硕纪念室。楼前一块石碑,雕成印章的形状,用小篆刻着“吴昌硕、日下部鸣鹤结友百年明识”,1989年日本友人送来,纪念吴昌硕和日本书法家日下部结识百年。

从大清朝到今天,经历20世纪的风烟,西泠印社即将迎来120周年。西泠印社理事王佩智说,不同于南社等社团名躁一时后落寞收场,印社能够百年不倒,孤山下这块社址功不可没。这个地方是印社的根,有它在,西泠印社永远有一个大本营。

西湖边的这个园林,见证了一代代人的出场和谢幕,也见证了杭州城百年的变迁。

观乐楼前,印章样式纪念碑。

如今,这里距离繁华市中心不过2.7公里,幽静的小山林却让人有远离城市尘嚣的感觉。来走一走,树影斑驳、鸟啭虫鸣。在春夏秋冬各番景观之外,还有文化遗风——到处是名士大家的遗迹。这里的山石草木,青苔古迹,看上几眼就感觉自己是半个文化人了。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135****7860
135****7860

西泠印社是杭州乃至全国金石爱好者的圣地

最新评论
188****4193
188****4193

这块风水宝地值得一游

189****4786
189****4786

有空去看看

188****4193
188****4193

这块宝地,值得一看

132****1712
132****1712

👍👍

mumu
mumu

有时间去看看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