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影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曾以为到不了的,终将抵达

影视老司机


任晗菲


主导着全球动画秩序的好莱坞动画,无疑是当下动画电影中最具吸引力和影响力的。各国影界的群起效仿,也就在很大程度上固化了全球观众的审美标准,似乎只有让观众的视觉受到强烈冲击,只有人物立体而表情丰富,才能称得上优秀的动画影片。然这种趋势并不利于中国动画电影事业的发展。那些本应大力弘扬的中国传统元素,诸如剪纸、水墨、木偶等,都在被使用的过程中,有了“戴着脚链跳舞”的束缚之感。

但这种“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状态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现在很多国产动画影片能把现代技术和传统民族文化结合起来,实现现代性与民族性的交融,以适应本土观众的需求。说到这里,不得不提《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有人说,《大圣归来》上映的一年,是国产动画电影之元年。这话虽夸张了点,但不是没有道理。一方面,此乃对该影片的极度肯定和高度褒扬,另一方面也说明言者看到了近几年来国产动画电影的蜕变。

诚然,影片《大圣归来》带给观众的惊喜,远远大于预期,在上映的短短两个月里就取得了9.56亿的不菲票房,由此便可见一斑。即使是三年后的今天,如果让我去描述国产动画影片中那些最让人感到愉悦的画面,第一个映入脑海的依然是《大圣归来》里一连串具有浓郁中国特色的优美而壮观的场景。那种鲜活的、青黛山水画般的立体世界,那种在主色调之下又不乏线条鲜明、绚烂斑驳的勾勒,教人叹为观止,宛若置身于仙境之中。

除了精致的制作,我更赞赏影片在塑造人物时摒弃了一味的个人英雄主义。剧中的孙悟空是一个桀骜不驯,内心细腻却又表现得对一切都毫不在乎的形象。如果用现在流行的星座分析法来分析大圣的性格,我倒觉得可以给他贴上个“处女座”的标签。可刚出场时的大圣并没有处女座该有的外表,有的只是脏乱的毛发,破碎又布满灰尘的粗麻布衣着,整个人显得毫无生气,这恰好表现了其被困押多年不得志的落寞心态。而前半部分被江流儿追着跑时的躲避、不耐烦、几近崩溃的情绪,与当年那个不畏万物、目空一切的老孙亦相去甚远。其实也难怪,五百年的沧桑,于形象有所颠覆的同时,心境必也大不如前。此时的大圣已沦为一个有所畏惧的凡人了。

但谁又能说,凡人不可爱?

如果仔细去概括一下影片里所有人的经历,会发现推动《大圣归来》故事关键节点和矛盾的,主要集中于救人。从开篇江流儿师傅救江流儿,江流儿救被山妖抢走的孩子,同时也解救了大圣,到最终江流儿与大圣、猪八戒等人共同营救小孩的情节,无一不在诠释着中国儒家传统文化中“仁”的精髓。而那个一开始有点颓唐的大圣,在江流儿一次又一次的执着和勇气的感化下,也重新唤回了本性。后半部分的大圣全身毛发焕然一新,向上,是坚毅的目光;向下,是英气逼人的铠甲装束。所谓“有梦想的人眼睛会发光”,说的也许就是此刻的大圣吧。梦想曾是一个遥远的彼岸,为梦想是应该有所畏惧的。有所畏惧,才能更加勇敢;更加勇敢,才能有所仁爱;有了仁爱的力量,才能最终到达梦想的彼岸。

可话说回来,纵观《大圣归来》全剧,终究并没有跳出众人齐心协力降妖除魔拯救人世的框架。丰富的画面色彩和可爱逗趣的人物塑造对低龄观众而言可能更具吸引力,但是对已经迈入了“油腻的中年”人群,这种普适性的认同也许并没有太大的新鲜感。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归去复归来,那些曾以为自己到不了的地方,一直在那里。前方再险,沉睡的自己依然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被悄然唤醒,然后一路披荆斩棘,并终将抵达。

我们的大圣如此。

中国的动画电影亦然。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yyc
yyc

已经阅读

小冰
小冰

豆瓣有好几篇影评还是不错的能产生共鸣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24小时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