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全面二孩”的民生协商论坛上,我在场我发声

政前方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蓝震 詹程开/文 胡元勇/摄

来“浙江政协﹒民生协商论坛”采访已经很多次了,与以往坐在媒体席不同的是,这次我成了一名界别群众代表,并在会上作了3分钟的发言。

这种角色的转变,也正是民生协商论坛的魅力所在。

12月14日上午9时,会议准时开始。这一次的话题,是聚焦完善“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的公共服务供给。

W020181214673628257243.jpg

(省政协第七次民生协商论坛会议现场)

对于“二孩”的话题,想必每个人、每个家庭都会站在各自角度去理解,“有能力生,无能力养”的焦虑或多或少影响着许多家庭。

如何让家长“想生、敢生”,这不仅仅是某个家庭的问题,更是全社会应该关心的问题。今年年初以来,省政协组织文卫体委和民盟、致公党、总工会、妇联、医药卫生、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等6个界别活动组的委员和有关专家学者,组成总调研组和7个分专题调研组,分别就我省“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现状、群众生育“二孩”意愿、妇幼医疗服务、0至3岁幼儿托育及学前教育保障等问题,深入全省各地持续开展调研。

民生协商论坛上

第一次有了本报记者的声音

“11月底的一天,我接到省政协机关一位工作人员的电话,邀请我参加论坛。

这一通电话让我又惊又喜。以往都是以新闻记者的身份参加政协协商活动报道,突然要从幕后走向台前,确实很新鲜。民生协商论坛上,本报记者第一次作为界别群众代表参加论坛,与20多位省政协委员、几位专家学者和界别群众代表一起,与省政府和有关部门领导面对面互动交流。” 

——记者自白

生还是不生,这看似是一个非常个性化的问题,但背后却有一些共性的困惑。

3个小时,17位即席发言者的发言,话题很热。

这次论坛上,省政协文卫体委专职副主任叶成伟在发言中提到,基层群众反映比较突出的问题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0~3岁托幼照料服务资源严重短缺;二是妇幼健康服务供需矛盾比较突出;三是优质普惠幼儿学前教育资源不足;四是落实妇女生育待遇、就业保障等存在差距。

W020181214673630223842.jpg

(省政协委员徐润龙为了抢得发言机会,站起来拿着桌签“索麦”)

和每一次民生协商论坛一样,会场上最抢手的就是“话筒”。

省政协委员徐润龙为了抢得发言机会,坐在后排的他,数次拿着自己的桌签站起来索“麦”。他认为,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妇幼医疗服务的供给中,儿童医疗服务的供给问题相对突出,更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和关注。

听到省政协委员徐燕峰关于“全面二孩”实施后幼儿园基础设施和幼儿教师队伍建设的建议后,坐在我旁边的界别群众代表,省级机关北山幼儿园的胡晨波老师深有同感。“学前教育是整个教育体系的短板,而学前教育师资队伍建设又是短板中的最短板。”

会上第一次出现的本报记者的声音,源于前期我召集部分同事开的一个小型座谈会,我把同事们反映的问题和平时采访中了解的情况带到了民生协商论坛——

W020181214673632324753.png

(本报记者在论坛现场发言)

在前期调研的基础上,我的话题聚焦在完善“全面二孩”政策,延长产妇产假时间的建议上。“众所周知,目前我省的产假时间从以前的98天延长至现在的128天,但对‘二孩’母亲来说,4个月的缓冲时间还有些短。目前,已经有一些省市出台政策,鼓励有条件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将政策内二孩及以上产妇产假延长至6个月。当然,一旦延长产假,还需要警惕一个事情,追加产假时长,对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压力陡增,如果没有完善的社会分担机制,那么势必会带来新的问题,所以我们也建议政策的制定者应有充分的前瞻性。”

我的发言话音刚落,主持人就作了点评:“你用自己和身边同龄人遇到的困惑来反映问题,很有针对性、说服力。”

这次省政协民生协商论坛是2018年度的最后一场,回顾前面6场,养老、教育、环境等,每次论坛主题都是紧扣关键小事,与老百姓息息相关。

而这个建言资政的平台,也在不断更新扩展自己的“周边效应”——

不仅促进了党政部门与各界的沟通,凝聚了共识,还激发了与会委员的为民情怀,激发了界别群众代表关注社会发展的热情,在协商议政的体验中,了解了政协作为专门协商机构的制度安排,也了解了党政决策中的难处。

台上的热议

即时促成了台下的善举

夏赛丽,省政协委员、赛丽正宏集团董事长。

徐跃,界别群众代表,武义县新宅中心小学校长。 

之前毫无交集的两位,因为省政协民生协商论坛,让他们有了更多的交流。

时间退回至9月11日,省政协举行第五次民生协商论坛,把目光投向了“留守”群体,围绕如何“健全农村留守人员关爱服务体系”协商议政。

微信图片_20181214191004.jpg

(省政协委员、赛丽正宏集团董事长夏赛丽)

热心公益事业的省政协委员夏赛丽和作为界别群众代表的武义山区小学校长的徐跃同时参加了这次论坛。

“我们学校地处山区,学生以留守儿童为主,他们的各种保障还有待加强。”作为界别群众代表、武义县新宅中心小学校长徐跃道出了心中的无奈,他说自己想通过这个平台,呼吁更多的人来关注留守群体——他们学校有学生226名学生,其中148名为住校生,“我们的老师除了日常教学之外,还要陪护好这些孩子,我们为每个寝室都安排了一位寝室家长,就是为了照顾不能在家长身边的孩子。”

说者有心,听者有意。省政协委员夏赛丽在会场上听到徐跃的发言后,非常感动。3个小时的论坛结束之后,她快步在门口“堵”住了徐跃,“徐校长,校服我来做。”

上周,钱报记者联系上夏赛丽时,她也高兴地告诉记者,250套校服都已保质保量做好了,刚好这段时间比较冷,孩子们可以用上。这不是她第一次做善举。

“我认为应当从‘三留守’工作存在的亟待解决的实际困难和问题入手,国家、政府、社会、家庭多方联动,实施切实可行的关爱服务项目。”夏赛丽说,她建议针对留守儿童特性,发挥资源整合的作用,积极搭建“走进去、走出来”的互动平台。

倾听民声的论坛上

也有小学生来发声

除了帮一把,还有听进去——

在今年7月,浙江省政协举行的一场民生协商论坛上,来自杭州文三教育集团文苑小学五年级学生彭嘉皓作为界别群众代表,民生协商论坛倾听声音的渠道更加“多元”。

W020181214673637583149.jpg

(彭嘉皓作为界别群众代表,在会上进行了发言)

彭嘉皓是在论坛举行前一周接到参会通知的,那场民生协商论坛关注的是学生“减负”的话题。

在那个星期里,彭嘉皓每天都过得很忙碌,他通过班级的微信群,挨个儿向自己的同学询问,在学业负担上所遇到的困扰,甚至还要来了高年级的学长学姐的电话进行调研。所有的对话,他都会拿一个小本子认真记录下来。

他发现,越到高年级,家长给孩子们报的课业辅导班会越多,而很多特长类的兴趣班却被家长给取消了,这让一些高年级的学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彭嘉皓说,在民生协商论坛上发言,一开始,还是有点紧张的,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么高规格的场合上发言,不过对自己的总体表现,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我已经把我调研到的内容都表达出来了,我觉得还是有点激动的。”

彭嘉皓的母亲吴女士告诉钱报记者,参加民生协商论坛对彭嘉皓的影响还是蛮大的,“现在他会更加关注身边的很多民生小事,观察事物的角度也更加敏锐,我觉得是一种很好的历练和成长,也希望有机会可以继续参加这样的论坛。”

会场声音

省政协委员盛文彬

35岁以上高龄产妇明显增加,生育风险与优生优育压力较大,通过政策引导提倡“合适的生育年龄”。建议“一孩”在30岁前完成,“二孩”在35岁完成。

省政协委员李红:

优先推动0—3岁托幼服务和幼儿园建设,整合好政府性房产,符合条件的调配给急缺的幼教资源,并逐年落实好基础教育、高中教育、中职教育和高等教育项目建设,确保孩子们有学上。

省政协委员胡柯:

考虑到延长产假,对于企业用工、生育基金支付等会带来一定影响,建议以弹性、可选择的方式延长产假。同时,为减轻生育保险基金的压力,延长期的产假工资支付标准,可以以略高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额度发放。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地球之星
地球之星

全面二孩有鼓励吗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