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幼之困如何破局,政协委员有话说

政前方

自从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以来,生还是不生,家长们很纠结。钱江晚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有能力生、无能力带”的现状,成了很多家长现实的无奈。过去半年多时间,浙江省政协致公党界别组和妇联界别组成立课题组,深入到全省各地进行调研,发现0至3岁托幼服务供需矛盾突出,还处于发展起步阶段,民众对于多元化的托幼服务十分渴盼。

“这个话题非常热,几乎每一次召开座谈会,都会超时,与会代表都有一肚子话要说。”作为此次课题组成员之一,省政协常委、致公党浙江省委会副主委章月燕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期《同心桥》专栏重点关注如何破局托幼之困。

W020181107842452451867.jpg

苦于没人带孩子,生二孩计划只能搁置

陈小姐是杭州一家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工作时间朝九晚五。老公是做工程项目的,工作也非常忙。两周岁不到的女儿一直都是老人在带,“之前是我妈妈带,但是妈妈前段时间做了手术,所以这段时间是婆婆在带女儿。”

陈小姐说,婆婆是和老公的哥哥一起住的,平常要负责带两个小孩,也很辛苦,“我们住在庆春路这里,婆婆住在丁桥,距离挺远的,我们只能周末去看看女儿。而且,侄子上幼儿园了,婆婆要每天接送,也实在是管不过来。”

陈小姐想找一家托幼机构,来减轻老人的负担,但是也遇到了很多困扰。

“我希望找那种全天候的托幼机构,就是早上送晚上接那种,但是这种多数对年龄有要求,必须要满两周岁,我女儿年龄还差一点。对年龄没有限制的,一般都是时段性的居多,比如上午去两个小时,但是这种对我又不适用。”陈小姐说。

陈小姐说,女儿出生后,老公就想再生一个,觉得小朋友一个人太孤单,但是考虑到没人带小孩,生二孩的想法就一直搁置。“我一直很纠结,孩子生出来谁来带呢?如果真的要生,那就只能我辞职来带孩子,但我又不想辞职,我觉得女人有一份独立的工作很重要,不管赚多少钱,所以再看吧。”

公办幼儿园托班紧缺,无奈选择价高的民办

今年双11,赶上有优惠,杭州的戚女士给两岁半的儿子报了一家民办托幼机构,价格是每月6000元。这是她双11最大的一笔消费。

戚女士说,她家附近的公办幼儿园,目前托班都是不收的,她只能找民办的托幼机构。“民办托幼机构费用还是有点高的,我家附近的几家托幼机构,基本都是这样的价格。如果远一点,也有便宜点的,但是孩子毕竟才两岁半,太远也不方便。我们夫妻都是要上班的,要靠家里的老人帮忙接送,也不想让老人太辛苦,只能就近选择。”

在选择托幼机构上,戚女士也有些担心。她说,在一些预付费的早教机构里,报名后老板拿钱跑路,身边已经有两个朋友遇到过。所以,她在选择的时候也特别谨慎。

戚女士觉得,给孩子选择托幼机构,一是减轻老人的负担,二是为以后孩子上幼儿园做准备。“如果在相同的品质下,有公办的托幼机构,我肯定会优先选择。在价格方面,我觉得一个月三四千元更合理。”戚女士说。

W020181128688687884875.jpg

(图片:6月28至29日,省政协致公党界别组与妇联界别组联合在衢州开展调研。)

六成母亲因孩子无人照料而放弃生二孩

家长们的担忧,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

过去半年多时间,为详细了解0至3岁托幼服务情况,浙江省政协致公党界别组和妇联界别组成立课题组,深入到全省各地进行实地调研。

“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今年1至5月份,浙江二孩出生率较去年同期有下降趋势。”作为此次课题组成员之一,省政协常委、致公党浙江省委会副主委章月燕表示,0至3岁托幼服务供需矛盾突出,还处于发展起步阶段,民众对于多元化的托幼服务十分渴盼。由于现有资源极为有限,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生育意愿。

课题组成员先后走访了衢州市柯城区、龙游县等地,并召开了包括家长、早教机构、相关职能部门在内的五次座谈会,试图找寻产生这一供需矛盾的症结所在。

课题组给钱江晚报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从生育主体看,在不愿生育二孩的母亲中,有60.7%是出于孩子无人照料而放弃生育;从看护主体看,由于托幼服务的缺失,有近80%的婴幼儿由祖辈看护,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无奈成为孙辈的保姆。从社会层面看,育儿嫂和保姆行情不断上涨。

与此同时,目前市场上出现的各类托育机构和亲子型机构中,既有品牌连锁机构,也有众多无品牌、“作坊式”的机构,良莠不齐。由于监管主体缺乏,一旦出现问题,家长往往投诉无门。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早教培训机构只需通过工商部门注册,相对门槛较低,部分早教机构有逐利化倾向。”章月燕说。

做好顶层设计很关键,服务模式提倡多元化

在走访调研和一次次的座谈会中,课题组也慢慢梳理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并提出了相应建议。

“做好顶层设计很关键。”章月燕说,目前中小学教育、学前教育都有明确的教育网点规划,对学校建设标准有一套明确的要求,对0-3岁婴幼儿托幼服务也应该有个“接口”,比如对一些新建小区就应该有这方面的要求,多少人口范围内应该配备托幼服务机构。

课题组认为,浙江可以先采取试点的方式,从城市开始,摸索出一套经验,加以总结推广。

“服务模式上,可以提倡多元化,通过健全‘政府指导、部门监管、市场运作、社区组织、家庭参与’的工作机制,完善以社会办园为主体,公共服务为补充,多元化、多层次的托幼服务体系。”章月燕说。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2013年,教育部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开展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的通知,上海市、北京市海淀区等14个地区先后开展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

章月燕告诉记者,在走访中他们了解到,托幼机构也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出台行业标准和规范管理体系,便于行业走入良性发展轨道。

针对此现象,课题组认为,关键是明确主管部门,出台相关工作条例,统筹协调各部门履行监管职能。

“通过设立专门的领导小组,统筹卫健、教育、工商、民政、妇联、财政等部门形成合力,避免责任分散和监管缺位。”章月燕说。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80****0685
180****0685

阅!!!!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