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iG夺冠,电竞少年们的路会好走吗

深度178号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记者 詹丽华 吴朝香 李玲玲 陈伟斌

当庆祝的金色礼花从头顶散落,“英雄联盟”S8世界赛总决赛现场,iG战队的5个男孩抱成一团,欢庆这等待多年的胜利时,张贝利守在屏幕前看直播。

“太牛了iG!”他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

iG刷屏了。全球最流行的游戏之一“英雄联盟”顶级赛事已经举办了8年,这是中国战队第一次拿到冠军。8年圆一梦,有人以此自我激励,有人以此告别青春。

张贝利不同,作为战旗直播游戏运营总监,一个电竞从业者,他看到的是技术、数据和市场。他更看到未来的一种可能。

“我们跟RNG、EDG都有合作,跟iG也合作过。”张贝利熟悉这几支战队的队员、战术和个人特色,“iG在赛前算不上热门,但他们队员的硬实力很强。”但让他最有感触的倒不是比赛本身,而是赛后的刷屏,“电竞开始像普通竞技类项目一样,被越来越多人接受,对我们(电竞)来说现在大概就是‘最好的时代’。”

虽然,这仍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行业,从事这一行的少年们,也大多经历过纠结。

iG夺冠。视觉中国供图

野路子闯江湖如今行不通

很多人跟风刷“恭喜iG”,但其中又有多少人真正知道iG是什么?

“别说看热闹的,就是以职业选手为目标的电竞爱好者,其实也没有几个人真的知道‘职业选手’四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Flag战队战训经理马力太了解那种感受了,从业余玩家到职业选手,然后退役转做幕后,他差不多走了一条目前电竞选手最“圆满”的职业道路。

2018年6月28日,马力退役,这个日期被他下意识地重复了两遍。“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说。19岁,从业余玩家正式踏上职业道路,到25岁退役,人生最好的6年时光,给了一条在当时看来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的“歧途”。

在过去的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2.5亿,市场规模突破50亿,并首次出现了观赛人次突破100亿的赛事,打破了电竞史上所有已公布赛事数据纪录。

“资本热钱蜂拥而至的这几年,中国电竞行业发生了很多改变。”张贝利戏谑地说,“感谢王校长。”

电竞圈的人说起“王校长”大多带着一种善意的调侃,因为当选手们的梦想始终难以为他们的午餐买单的时候,“王校长”拿出了不差钱的气势,改写了电竞圈的“价格标签”和行业的游戏规则。沉迷电竞的少年,多少都听过几则草根逆袭的大神传说,梦想自己有朝一日成为其中之一。“事实上,现在靠野路子闯江湖是走不通的。”张贝利直言,电竞行业的发展已经过了混乱无序的初期,单打独斗出不了成绩,“一个战队的标准配置除了选手,还有领队、教练、经理、分析师、后勤人员,其实进入电竞行业的门槛一点也不低。”

新华社资料图片

选手最高品质是自律

在做运营之前,张贝利也曾经梦想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但最终没有如愿。“当职业选手太难了。”这种难,不仅仅是技术上的,也是生理和心理上的。

“即使过了‘试训’的业余高手,真正能成为职业选手的也很少。”马力直接拿出了Flag战队的日常训练日程表:中午11点前到训练室;下午1点开始直到晚上7点,都是针对性训练时间,其间大概有三至四场训练赛;晚上7点到9点是战队练习赛;晚上9点开始根据之前的训练赛录像进行复盘、数据分析、战术讨论……基本凌晨1点后可以休息。“还要求每天半小时的体育锻炼时间,跑跑步,这大概是他们最讨厌的(活动)。”

每天的训练时长超过10小时,这还只是非赛季的日常训练安排。那些在电脑前通宵不睡、以为“打打游戏就能名利双收”的业余玩家们,大概只有亲身经历过职业选手的生活,才能体会这并不是一场好玩的游戏。

在马力看来,职业选手最可贵的两个字恰恰就是“自律”。“如果只是为了玩,个人技术再强,后续道路也不会长久。”事实上,在严格的训练之下,选手之间的个人技术差距并不大,团队配合和面对突发状况的应变能力反而更重要,那些最终能站上领奖台的少年,无论个体有多么不同,但都有同样的职业梦想和职业精神。“我也是成为职业选手之后才明白当自己的爱好变成职业的感受,真的是打游戏打到吐。”

电竞职业选手承受着与其他竞技体育选手相似的训练强度、同样严苛的淘汰率,但退出机制却并不完善。并非人人可以登顶,在电竞行业里,确有收入百万的电竞明星,更多的是金字塔底的迷茫和唏嘘。6年职业生涯,马力身边的队员也是流水一般来去,有的转会,有的改玩其他游戏,有的放弃电竞回家乡谋职,有的跟他一样退役做了教练,还有的,不知不觉就没了联系。马力有些感慨,职业选手基本常年打一款游戏,不会轻易换,而一款游戏的生命力则取决于市场,选手的职业生命其实并不全由自己操控。

新华社资料图片

职业选手月薪万元

马力说,他决定走职业电竞路子的时候,他父母曾问过一个问题:“这可别是搞传销的吧?”

至今江湖上仍流传着早期职业电竞选手各个版本的落魄故事,DOTA2世界冠军王兆辉打比赛凑不到钱住旅馆,当年不得不背着被子上火车,比赛赢了,结果主办方跑路,几百元奖金泡汤;WCG双冠王、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借路费去比赛,蜷缩在厕所过夜……以至于有人说,除非家里有矿,否则别轻易把电竞当职业。

在iG之前,职业选手的收入基本靠比赛奖金,顶级选手的月薪也不会超过3000元。“现在职业选手月薪低的有五六千,高的1万~1.5万不等,年薪基本在10万~20万元。顶尖选手可能在这个基础上翻两三番不止。”但职业选手的普遍薪资并不像外界传的那么高。

招募队员最难的不是技术和薪资,而是说服父母。“职业选手的巅峰期基本在16~22岁,因为训练无法同时兼顾学业,多数父母一开始是反对的。”事实上,马力自己也是在成为职业选手之后,与父母的交流反而变多了,“每次工作上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就会给家里打电话,我才开始明白爸妈的担忧其实挺真实的,他们就是不知道我选择的行业有没有未来,相比这样的不确定,他们宁愿我走一条更安全的路。”

天下的父母大多如此。所以Flag战队有一条招募的硬杠杠——父母不同意,技术再好也不招。同时,战队队员每周要与父母至少沟通一次。

iG夺冠,在年轻人中间掀起了一场猝不及防的狂欢。这或许代表的并不仅仅是一次S8赛场上的胜利,也代表着那些一心扑在电竞上的少年,也有着值得尊重的职业抱负和梦想,或许还代表着相当多的年轻人曾经那些不被理解的人生选择。

马力说,他曾经问过队员,如果有一份薪资不错的游戏主播合同摆在面前,想不想去?“有人说想去,有人说不想去。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而他自己则用6年的职业选手生涯,努力证明一件事,“人生可以有另外一条道路”。

新闻深读

选电竞课的,男生女生都有

自从2016年“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成为教育部的增补专业之一后,全国有不少院校开设了这门课程,有的甚至直接开设电竞专业,当时就有声音质疑“打游戏还能获得文凭?!”

关于电竞,一直有不同的声音,有说法称“中国太多的孩子没有接受过体育运动的熏陶,用通俗的话说就是都还没尝过体育运动锻炼和成就的快感,就立马被电竞给俘虏了。”这也是许多家长的共忧。

在浙江,有一位学计算机的大学老师早在2011年就开设了电竞公选课,至今已有1000多名学生选修过该课程。

今年6月份,浙江首个电竞学院宣布挂牌成立。在杭州,还有一个电竞小镇。

学电竞到底有没有前途?围绕电竞的产业又做得如何?钱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电竞小镇。吴朝香 摄

探访电竞小镇:人气在旺起来

杭州电竞数娱小镇位于下城区武林新城石桥街道,这个去年正式启动建设的小镇规划总面积3.1平方公里。截至9月底,小镇累计引进电竞数娱上下游企业120多家,其中72%和电竞行业相关。

8日上午,钱江晚报记者来到了这个电竞数娱小镇,小镇里进出的都是年轻面孔,人并不是很多,略显冷清,写字楼里,有些公司的牌子已经挂出来。

iG夺冠的消息已影响这里。小镇办事大厅里,一位年轻女孩得知记者来采访,立刻说,“是因为那个iG夺冠吗?”

“其实从今年开始我们就能感到全社会对电竞产业的关注在增加。” 杭州电竞数娱小镇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有两个迹象可以说明这一点,一是主动到管委会来问询,有意入驻这里的企业增多;二是很多部门、机构主动提出来想和小镇进行一些资源上的对接,“以前都是我们主动去的。”

●咬牙坚持到现在,算是看到了曙光

陈彦林是杭州中竞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作为圈内人,他说iG赢得冠军是绝对利好。

“使这个行业获得政策上的认可,推动社会观念的改变,以前都觉得是玩物丧志,现在能认可是种体育竞技。”

1981年出生的陈彦林早在2007年就成立了现在这家公司。他形容早几年的电竞行业是野蛮生长,“没有规则,没有保障,很多人都是凭着兴趣在做这件事。如果说以前看好这行,纯粹是因为个人喜好,而现在,则是看好整个行业的产业链。”

“我们公司2013年前后是最艰难的时候,因为社会对电竞有偏见,日子不好过。” 陈彦林说,那个阶段有很多人退出这个行业,“少部分人咬牙坚持到现在,算是看到了曙光。”

去年9月份,陈彦林将公司从城西搬至小镇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里的产业配套政策好。从两年前开始,陈彦林感觉到身边做电竞的人渐渐多起来,这样的公司也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陈彦林非常看好电竞产业,“肯定会超过以往任何的传统体育项目。”

●靠电竞赚到钱,家里也理解了

杭州电竞数娱小镇在成立之初,就做了一件在电竞行业颇具影响力的事,那就是促成LGD俱乐部及其LPL(英雄联盟)赛事落户小镇。目前,可容纳800人的LGD联盟电竞馆已投入试运营。

LGD俱乐部在电竞数娱小镇的办公室还未挂牌,这里主要是选手们进行训练的场地,两间办公室里摆满了电脑。

20岁的陆瑞(化名)捧着一碗粥,边吃早饭边打开电脑。他3年前作为职业选手踏入电竞这一行。

“我以前就是网瘾少年嘛,高中没读完就出来了。”陆瑞有些自嘲地说,“一开始家里肯定不支持,后来能赚到钱了,他们也就不说了。”

陆瑞形容自己的生活是,吃饭睡觉打游戏,每天训练10多个小时,目前为止,大大小小的比赛打了上百场。

说起打电竞和一般玩网络游戏的区别,陆瑞直呼:差别大了。“一般人是娱乐,我们是职业。我们平时训练,输了就要不断复盘,不断练习,不是外界看的每天打游戏那么简单。”

学校里的电竞课:电竞不等于网游

“其实我最初的设想,就是自己感兴趣,又‘投学生所好’吧,我是学计算机的,对电竞有所了解,那就开一门课让学生能够放松下,也能学点东西拿个学分。”

2011年,浙江理工大学信息学院80后教师周维达,开设公选课“世界电子竞技大赛概论与实践”,上课地点在学院实验室机房,人数限定在100人,每周一课。

因为“电子竞技”的字眼,这门课格外引人关注。

“我们寝室三个人都报,只有我抢到了。”上学期选了这门课的大三男生杜同学说自己很幸运。

“其实这门课不是单纯玩游戏,周老师会介绍一些电竞的发展史以及相关的理论知识。其实,电竞不等于网游,这是一上课老师就会强调的,我就是冲着能多了解点电竞知识来的。毕竟,真说玩游戏的体验感,学校的机房肯定比不上专业网吧。”杜同学称。

“选课男女生都有,课也没让我们失望。”一名女生表示。

周维达坦诚自己的公选课和电竞的专业课不是一个层次,“我这课就讲点基本的知识和技能,而专业的肯定要涉及很多课程,还可以跟行业管理、产业链等挂钩。”

周维达还指出,“中小学生还是要少玩游戏,职业电竞选手这条路不是想得那么简单。想要成为业内高手,每天不训练个10小时是不可能的。一定程度上,可能比上学还累。”

钱报记者了解到,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是2016年9月国家教育部增补的13个专业之一。

今年6月份,浙江东方职业学院和温州超神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举行签约仪式,共建我省首个电竞学院。

据该学院产学合作处张小冰老师介绍,电竞学院已挂牌成立,但还未正式招生。他表示,最早明年招生,初步计划一个班50人。

新闻+

年轻人需要自我认同和未来出路

在乌镇互联网峰会上,霍英东集团副总裁、亚洲电竞协会主席霍启刚谈到电子竞技时表示,电子竞技虽然是网络文化的一小部分,却已是全球规模第二大的体育项目。比赛事更重要的是架起年轻人之间的沟通桥梁,帮助他们寻找职业价值和存在感,自我认同和未来出路。

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说,娱乐不代表浅薄,大众文化永远要面向年轻人。

在乌镇,一场以电子竞技为主题的咖荟于7日下午展开,电子竞技的现况和未来发展的方向,成为嘉宾们关注的热点。

钱报记者了解到,近年来,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不过,电竞行业巨大的人才缺口,导致行业发展面临问题。

根据伽马数据2017年5月发布分析报告称,我国电竞行业从业人员达到5万人,行业人才缺口达26万。这其中,除去电竞选手的缺失外,电竞实务管理的岗位,需要从业者对电子竞技的规则及运作模式都具备深入的了解,同样存在一将难求的现象。

新华社资料图

玩家电竞CEO赵品奇表示,调查发现,热衷电竞的人群中,18-25岁的群体超过8成。而在案例中,大学生占比超过5成,“目前的情况在好转,很多家长对于电竞的理解不再像过去那样抵触。”

在上海视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人赵明义看来,人们对电竞的观念正在转变,电竞不是一个“玩”的行业,而可以成为一项事业。

赵明义觉得,iG的夺冠令人振奋,电竞行业也已经超越自身核心市场,与其他行业有越来越多的接触和关联。电竞行业是一个体系化的行业,其衍生行业能撑起数十亿的产业规模,所以电竞人才的培养刻不容缓。

腾讯电竞总监金亦波觉得,他们现在要做的是正确引导和发展电竞行业,并且逐步将现存问题化解。但他表示,“还是要更理性些。”

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浙江24小时”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173****1237
173****1237

关注一下

135****8137
135****8137

已阅阅读

139****6948
139****6948

了不起了

丫丫爸爸
丫丫爸爸

成功的毕竟是少数

一毛五
一毛五

没有意义!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24小时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