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卡杭州丨游西湖,不能先去白娘子的断桥,而是她的西泠桥

城市日历

热闹的断桥

游客来杭州游览最多的景点,大概非断桥莫属。一到假日,要展现杭州游人如织的盛况,非去断桥拍照取证不可。一是紧靠城区,占地利之便,二就是因为白娘子的故事了。然而,西湖最精华、最有味道的路线当从北山街西泠桥开始,经孤山,过白堤而到断桥。如此,最先拜访的应是西湖的另一位奇女子——苏小小。

苏小小是谁

苏小小最早出现在南朝诗集《玉台新咏》中一首《苏小小歌》:“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苏小小是杭州名妓,是南朝齐朝人。她长得漂亮,又有才情,很年轻就去世了。这首诗以她的口吻,自己乘车,少年郎骑马,两人在西泠的松柏下定情,永结同心。

历代不断有诗人歌咏,其中不乏名家,如唐白居易、刘禹锡,宋周邦彦、晏几道。最著名当属李贺《苏小小墓》:“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兰花上露水是她的泪,草木是她的车盖,水和风是她的衣裳,她孤独地躺在西湖风雨中。凄婉动人,流传很广。

仕女图中的苏小小

到了宋代,苏小小这一文学形象开始披上了故事的外衣。宋代文学家张耒记载,司马光的侄孙司马槱,有一日睡着,恍惚间看见一个穿前朝服饰的美女,唱一首《黄金缕》:“家在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年华度。燕子又将春色去,纱窗一阵黄昏雨。”诉说自己独住杭州,无人陪伴的心情。之后司马槱去杭州做官,不久死在苏小小墓边。后世有人添油加醋,演变出司马槱与苏小小的一段人鬼情未了的风流佳话。

明清小说又有了她与公子阮郁的故事。两人在西湖畔相遇,一乘油壁车,一跨青骢马,对视之间情愫暗生,苏小小便吟出了那首《苏小小歌》。二人私定终身后,因家长阻挠,阮郁离她而去。苏小小苦等,等不来情人,便卖身为生,从此门前车马不断。因才貌过人,来的往往是达官贵族。后来遇落魄书生,她好生劝导,慷慨赠送金钱。不久,书生金榜题名做了刺史,回来拜谢时,她已去逝,于是书生掩泪埋葬了她。小说中还有她不畏权贵等情节,赋予了苏小小理想的品质。新故事寄托的是当时读书人的心态,呼吁解放人欲和真性情。

苏小小墓里埋了什么

李贺《苏小小墓》流传千年,西泠桥头这座苏小小墓,值得一说。

乾隆南巡到杭州,住在今天文澜阁的位置,往南500米就是苏小小墓。据清代作家沈复说,西泠桥侧这个苏小小墓一开始只是个小土丘,乾隆45年,皇帝南巡到西湖,曾问起一句。四年之后,他再次南巡到这里,苏小墓已经是石头砌成的八角形了,还立起一块石碑——这就是官员的机灵了。

苏小小墓在文澜阁(乾隆行宫)西500米处

道光22年,特依顺调任杭州将军。这位满洲武官是三朝老人,乾隆朝曾出征参与过“十全武功”的战事。这位特将军驻防杭州,见了苏小小墓,对这个才貌兼备的女子也心生好感。于是在之前的基础上加盖了一座亭子,题字“慕才”。于是有了为香冢遮风挡雨的“慕才亭”。 

民国苏小小墓,有慕才亭。

1929年前后,杭州工务局要拓宽西泠桥马路,而苏小小墓恰好在路中央,必须迁到路的西侧。考虑到苏小小墓的文物价值,为防骸骨破坏,当时的工务局长派专员去监督,但掘地数尺,并不见一棺一木,猜测可能是古代人假造古迹。为避免不必要的风波,这事没有张扬,便照原样在路西建造了一个假墓。此事见水利学家汪胡桢的回忆录《回忆我在中学时代》。 

1964年苏小小墓出土的清代女装,2014年曾展出,图片来自《今日早报》

1964年12月,苏小小墓作为“四旧”被摧毁。据说,当时墓里挖出来一件清代的苏绣女装,是否是1929年迁墓时放进去的,难以验证了。然而大概人们心中终究还是希望她能有一个墓,而且最好在西湖的水光山色中。80年代,重建了苏小小墓,后来又修造了六角攒尖顶亭,仍名为“慕才亭”。

2004年,按照民国照片复建苏小小墓。木材采用防火、防蛀处理过的松木,地面则用了原西泠桥石板。墓中放入相关历史资料:重修纪念章一枚,记录苏小小墓历史资料的光盘一张,抄写的文字资料一卷,《普庵咒经》一轴。内装铁函,外装青石函,置于墓中。至此,苏小小终于暂时可以歇歇了。

 “钱塘苏小是乡亲”:士子们的梦中情人

苏小小大胆表露个人情感,追求个体自由,很受历代文人的欣赏,甚至被当做知己。“钱塘苏小是乡亲”(唐韩翃诗)这样的诗句广泛传唱,清代大才子袁枚直接将这句刻成印章,标榜为自己的“个性签名”。

对联中“香草”“有佳人”等字

苏小小求真爱而不得,李贺这样的士人求功业而不得,同是天涯沦落人,往往最能体谅她。2004年重修,把历代写苏小小的对联也刻在亭子上,如“桃花流水杳然去,油壁香车不再逢”“几辈英雄拜倒石榴裙下,六朝金粉尚留抔土垄中”。六根石柱,每根有四个面,共24个面,写12幅对联。站在任何一个位置,左右两个面看到的,正好成一对,布置精巧。西湖风景区是千年胜迹,留下的对联不胜数,苏小小墓可能是对联最多的一处。

今天的苏小小墓

从古到今,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哪里又少了,或爱慕美人,或爱慕她的才华、活得自在,或凭吊她背后的六朝风流。苏小小的油壁香车从南朝驶出来,车辙碾过白居易的梦,碾过李贺的梦,碾过司马槱的梦,碾过无数士人的梦。

这样一个女子,在史籍中找不到记载,却因一首短短二十字的诗流传千年,到底是为何?大概正如沈复所说,是西湖的灵气点化了苏小小吧!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变异的风
变异的风

钱塘苏小是乡亲。

131****3856
131****3856

在我的家乡

1258
1258

(●—●)

150****8879
150****8879

德才双重

Hongfang
Hongfang

已阅读。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