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看展 | “重生——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将在人可艺术中心开幕

城市日历60.4万阅读

展览海报.png


人可艺术中心荣幸地宣布,将于11月6日揭幕艺术家桑火尧的全新个展《重生——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这将是艺术家在人可艺术中心举办的第三次个展,继2016年的《桑火尧与罗斯科:色度在呼吸》与2018年的《境象主义——桑火尧杭州个展》。

 

人类每一次灾难都是文明进步的一次新机遇,这次全球性的新冠疫情也是同样。三年的疫情让世界停摆,我们曾经建立的秩序轰然崩塌,从客观世界到精神世界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苦难。疫情何以发生?灾难何时终结?未来何以重生?我们生活在痛苦之中,但同时也在憧憬这疫后重生的景象,把疫情看成是一次浴火重生的机会。

 

在新的阶段,疫情之下艺术家的生活情感和精神状态给艺术创作带来了新的可能。正如桑火尧所言:“疫情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探索方块美学与境象主义艺术观,以及方块符号积叠的多元性”。即将展出的23件作品都是桑火尧近三年的新作,作品犹如艺术家的内心独白和日记,记录其在疫情当下的情感与思考。其中架上绘画20件,装置2个,雕塑1组,较为全面的呈现了艺术家近期艺术面貌。

 

此外,这次展览还特地展出了5件艺术家罕见露面的九十年代后期作品,包括1988年的《诚》、1989年的《鱼亦知我乐》与1995年的《那山那水那个城》等,以及千禧年之初创作的3件重要作品,《N个方块组成的无边世界》、《心灿烂》、《罗斯科在中国》,代表了艺术家走向以探索方块美学与境象主义艺术观为核心的艺术创作道路。


《重生——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现场5©️人可艺术.png

《重生——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现场2©️人可艺术.PNG

《重生——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展览现场©️人可艺术



涟光之跬  沉缓之境  ——写给桑火尧的绘画

文/许江

 

桑火尧的画,多年前看过一次原作。依稀记得是一个大房间里,铺了一地,琳琅满目,却又有一种静气。这些年时见于报刊。前几日读他的一本新画册,有策展人格里格·杨森博士的文章《境象主义》。绘画称“主义”,我未必全赞同,但文中反复提到的“境象之境”,却是中的之言。

绘画何为?百年前,西方绘画经历一系列猛烈迅疾、气势宏大的嬗变,向着本体批判的深处演进。经历二次世界大战的火的洗礼,在达达精神等末日黄昏思潮影响下,在第三帝国极端国家主义断裂的深渊边缘,抽象艺术作为一种彻底的自由和精神救赎,被推到艺坛的前沿。纵横挥洒、跋扈放骸的热抽象,条分缕析,理性冷远的冷抽象成为二战后社会激情的某种精神标签,也成为二十世纪人类诗性的一个重要显现。桑火尧几乎从一开始就踏上这片热土,以中国的笔墨来耕植迥然不同于传统的笔墨。某种冷静的方笔的层叠,蕴着扑朔迷离的光晕,成为桑火尧绘画的基本形象。

桑火尧的方笔层叠的最大特点在其清。为了清,他的方笔总是单纯,尽可能的简淡,也尽可能通透。在极简极透的笔暇之间,蕴着幽微晃动的光,如涟如漪。这一片片波光水气的荡漾,延月挠风,清醴满盈。桑火尧的方法是让墨色变淡,妙机其微。愈淡愈清,愈清则波光水气越生动。注目若久,便会有一种晕,一种入境的“走神”。“白日曜青春,时雨静飞尘。寒冰辟炎景,凉风飘我身。”(曹植《侍太子坐》)明亮阳光下涟漾的春水,吸引古往今来多少诗人的目光。这种“清”的情趣穿越千年,反反复复地蕴藉着我人的身心。桑火尧的“走神”在于这种晕的本身,这种波光气韵的本身。他仿佛失神于这种简透的光晕之中,他又专神于这种至清至简的清光之境里。

在这种以淡蕴清、以简蕴清的深处,是一种沉缓。这种沉缓是一种高级的缓慢,此类缓慢接近不紧不慢的沉着,接近泰然处之的持重,接近于人的生命存在的慢动作,便于让生存的吉光片影在此显形。《道德经》有言:“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怎样能使浑浊停止下来,平静能使之慢慢变清吗?怎样能使安宁长久,运动蕴涵着持久的生机吗?这个“徐”,就是这种生命的沉缓。沉缓之功让素墨平静下来,让人性的平静在此显影。

桑火尧在这条路上走得很远。他的沉缓不在于“静之徐清”的滤,而在于跬。中国字的跬,是一种特殊的积步千里的积累。一步步地跬,一层层地叠,以叠蕴清,以跬蕴生。如遇裂缝或飞白,就若天光乍泄的云头。这种沉缓的跬制,以其独特的自在与宽广,展现了某种淡宕弥和的精神境象,并让这种境象始终隐蔽在素处以默、犹然惠风的整体之中。诚如杨森先生所言:这是一处特殊之地,一个从容建立起来的“境象”之境。

有人将桑火尧的画归在冷抽象的一类。这是总以西方绘画来比照中国绘画之故。桑火尧的画以其清、其简、其缓,冲破抽象冷热的囿围,采撷感性生动的果实,将周与非周、叠与非叠荟于一炉,在一派形神萧散之中,逼近某种精神的冲宕与弥远。我们仿佛行走在一个缓窗移景的长廊中。窗的另一边,是波光涟滟的岁月,是生存的吉光片羽的跬积,是深浅冲和的沉吟之境。



桑火尧 《方块的形态 - 西藏天堂》 雕塑,金属,喷漆 48x30x21 (尺寸可变) 2022.png

桑火尧 《方块的形态 - 西藏天堂》 雕塑,金属,喷漆 48x30x21 (尺寸可变) 2022

 


我们总在这里文/何勇淼

 

“坏、空、成、住、成、住、坏、空。”

世界已坏,

尤其在这当下的疫情时代,

病毒已侵入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

人类无法逃逸,

永远地改变了我们对原有世界的理解。

我们在已坏的世界里,

艺术何为?艺术家何为?

作为艺术家,桑火尧老师同样面对这一命题的诘问!

但,不管世界如何变化,

如何“坏、空、成、住、成、住、坏、空”,

我们总在这里。

 

 

迎面一道白光,

禅风峻烈直破庄严世界海。以“空”破“有”。


《重生——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现场1©️人可艺术.png


在层层漆黑的境象中,

一道闪电,轰的一声,

化着一堆灰烬与血色。

灵魂找到了安放的地方。

从漆黑的语境中逃逸,

到达寂之境。


《重生——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现场3©️人可艺术.PNG


那稻谷曾经地存在已化入人的生命中,

缘起缘生,生缘老死,

“生”是起点,“老死”是过程。


《重生——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现场6©️人可艺术.png



在一片太虚之境中,

突入一醉汉,一顿乱拳。

以“有”破“无”。


《重生——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现场15©️人可艺术.png


坏、空、成、住。成、住、坏、空。

世界已坏,

不管世界如何变化,

我们总在这里。

 

桑火尧 《晨光》 绢本水墨 33x33cm 2022.JPG

桑火尧 《晨光》 绢本水墨 33x33cm 2022


桑火尧 《蓝色宇宙》绢本水墨 122x122cm 2015.PNG

桑火尧 《蓝色宇宙》绢本水墨 122x122cm 2015


桑火尧 《玫瑰玫瑰》 绢本水墨 30.5x50cm 2021.png

桑火尧 《玫瑰玫瑰》 绢本水墨 30.5x50cm 2021


桑火尧 《绿色的眼睛》 绢本水墨 30x50cm  2022.PNG

桑火尧 《绿色的眼睛》 绢本水墨 30x50cm  2022


桑火尧 《玫瑰园》 绢本水墨 50x50cm 2021.PNG

桑火尧 《玫瑰园》 绢本水墨 50x50cm 2021


桑火尧 《紫气》 绢本水墨 80x80xm 2019.png

桑火尧 《紫气》 绢本水墨 80x80xm 2019


桑火尧 《光芒》 60x60cm 绢本水墨 2021.png

桑火尧 《光芒》 60x60cm 绢本水墨 2021


桑火尧 《那山那水那个城》 宣纸水墨 96x174cm 1995.PNG

桑火尧 《那山那水那个城》 宣纸水墨 96x174cm 1995


桑火尧 《微风拂过》 绢本水墨 65x116cm 2022.PNG

桑火尧 《微风拂过》 绢本水墨 65x116cm 2022


桑火尧 《蝶恋花》 绢本水墨 135x67cm 2013.PNG

桑火尧 《蝶恋花》 绢本水墨 135x67cm 2013


桑火尧 《远处风景》 绢本水墨 120x60cm 2013.PNG

桑火尧 《远处风景》 绢本水墨 120x60cm 2013


桑火尧 《嘉年华》 绢本水墨 190x110cm 2020.PNG

桑火尧 《嘉年华》 绢本水墨 190x110cm 2020




桑火尧

桑火尧头像.PNG


SANG HUOYAO

 

桑火尧,1963年生于中国浙江。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获硕士学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主要个展: “世界是方的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宁波美术馆(2021年);“境象主义桑火尧作品展”,亚洲艺术中心(2020年);“境象主义桑火尧作品展”,龙美术馆,(2019年);“境象主义桑火尧个展”,人可艺术中心(2018年);“桑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新加坡当代美术馆(2018年);“混沌火尧境象主义作品展”中国美术馆(2017年);“诗意的相遇桑火尧作品展巡展”,弘川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年);“诗意的相遇桑火尧作品展”,潍坊博物馆(2017年);“桑火尧与史蒂芬对话展”,年代美术馆(2016年);“桑火尧与罗斯科:色度在呼吸”,人可艺术中心(2016年);“境象—桑火尧展1/2展”,玉衡艺术中心(2015年);“桃花江上桑火尧境象水墨作品展”,上海华氏画廊(2014年);“境象主义桑火尧作品展”,广东美术馆(2013年);“境象桑火尧作品展”,上海美术馆(2012年),“境遇游桑火尧个展”,北京今日美术馆(2011年);“境象·桑火尧个展” 台北索卡艺术中心(2010年);“半日闲情桑火尧境象个展”,台北索卡艺术中心(2009年)。

 

主要群展:“百花齐放,推陈出新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大展”,炎黄艺术馆(2021年);“深圳国际水墨双年展抽象都市”,深圳画院美术馆(2021年);“水墨进行时: 2000 - 2019”,广东美术馆(2020年);“时代叙事山东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山东美术馆(2020年);“培根铸魂7070人美术作品展”,中国国家博物馆(2019年);“第二届武汉水墨双年展《墨与物》”,武汉美术馆(2019年);“‘异同&共生’—‘16+1’中国·中东欧当代艺术展”,保加利亚索菲亚中国文化中心(2018年);“第四届中国画院双年展”,中国美术馆(2018年);“20152016 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大展”,中国美术馆(2016年);“20152016 中国当代水墨年鉴展”,今日美术馆(2016年);“中国色”,亚洲艺术中心(2015年);“水墨演义中国当代水墨国际巡展”,北京,布鲁塞尔,芝加哥(2015年);“虚薄之境对画:山水与风景”,上海明圆美术馆(2015);“第十届意大利佛罗伦萨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艺术与城市主题展》”,意大利佛罗伦萨(2015年);“水墨新语新水墨联展”,江苏美术馆(2014年);“亚洲当代艺术群展”,今日美术馆(2012年);“亚洲当代艺术展”,台湾美术馆(2012年);“亚洲当代艺术联展”,荷兰当代艺术馆(2011年);“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意大利威尼斯(2011年);“俄罗斯中国文化节《水墨中国艺术展》”,莫斯科(2008年)。

 

主要公共收藏:中国美术馆(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今日美术馆(北京)、龙美术馆(上海)、上海美术馆(上海)、广东美术馆(广州)、山东美术馆(济南)、浙江美术馆(杭州)、亚洲艺术中心(北京 上海 台北)。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