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仔:在《这!就是街舞》的舞台上我哭过两次

全文艺192.6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陈新怡

仔仔,又哭了。

在《这!就是街舞》复赛第二轮的舞台上,提及因腰伤而临时下场的队长豆豆,他手中的话筒拿了又放,最后在台上哭成泪人。

WX20221002-001838@2x.png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舞台上流泪,一个月前的battle对抗赛,当主持人宣布他和编舞师Abby合作的“忠犬八公”舞台获胜时,仔仔将头埋在手臂里,用衣袖不断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队长韩庚问他:“你为什么哭得这么厉害?”

仔仔嘴角往下,又开始抽噎:“我不知道咋哭的。”事后采访,他悄悄问导演:“可不可以不要剪我哭(的片段)啊?直接剪我胜利的片段就好了。”

B-boy的眼泪不轻弹,但在《这!就是街舞》的舞台上,仔仔破例了太多回。

WX20221002-002302@2x.png

被问到有数过自己哭了几回时,他仰起头,表示只有节目里的两次。

他用手掌捂住脸,低叹:“太丢脸了,我怎么会哭?”

能让仔仔哭的理由有很多:不断否定下被认可的舞蹈,并肩作战时受伤的队友,艰苦训练后的日夜……每每想到这些,他拿起的话筒总是被抽噎声填满。

WX20221002-002211@2x.png

很难想象,这样一哭就停不下来的人,座右铭是:不争,不抢,怎么活。

双子座的男生大抵都有双重人格,柔软是里子,坚毅是面子。

WX20221002-002545@2x.png

在《这!就是街舞》播出之前,有街舞爱好者将他和豆豆、周钰翔等新生代舞者做了一期科普视频,称他:年纪不大,资历很深,性格强硬、凶狠。

从10岁练习街舞至今,仔仔的舞龄已有14年。

自9岁那年在街上看到有人跳Breaking,对街舞的渴望就种在了他的心里,为此他特地去买了黑人音乐的光碟,在家里对着舞蹈视频自学:“小时候觉得这种舞蹈特别酷炫,希望自己能学会这些很帅的技巧。”后来,家里的亲戚带他报名了街舞训练班,那时的他每天训练4-5个小时,有时甚至在舞房练到通宵。

对很多B-boy而言,花几年的时间反复打磨、练习一个动作是家常便饭。仔仔也是如此,为了练好自己的招牌动作Air Chair,他花了7、8年的时间,每天重复扶墙定点再到独立定点,从托马斯全旋再到其他动作相互连接:“每天都练,让肌肉记住。”

这是他性格中强硬的部分:只要打心眼里喜欢这个招,就会有一定要练会的决心。

凶狠体现在比赛中,无论面对再强劲的对手,他从来都是直接挑战:“直给,不带怕的。”

在参加R16世界街舞大赛成人组总决赛时,他对阵Gumball,即使脚踝扭伤依旧忍痛完成了全部动作。第二天,他的脚踝高高肿起:“感觉就是麻了,走路都不行。”休养了大半年,他又跑去参加比赛,他开玩笑:“不用脚踝,照样可以坚强比赛嘛。”

WX20221002-002831@2x.png

2016年,他去新加坡参加世界街舞大赛,遇到了后来的师父杨凯,杨凯对这个在舞台上炸场的年轻人颇为欣赏。比赛结束后,杨凯特地找到了他:“记得来成都找我。”

说走就走,19岁的仔仔打包行李从贵阳来到了成都,加入了杨凯所在的“星空间”。“星空间”自由的练舞氛围让他和同伴每天一起训练,去挖掘新的招儿:“换个城市就会有不一样的新鲜感,跳舞也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922ebebegy1h5ormn9ocbj22801o0e81.jpg

2年后,杨凯带着他和Gumball等“星空间”成员参加了《这!就是街舞》第二季。抱着玩一玩心态参加的仔仔,在参加街区海选时被鱼丸淘汰。遗憾,不服气,更多的是伤心,回忆起当时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回机场,仔仔特意强调了句:“倒是也没哭。”

重新站上《这!就是街舞》第五季,仔仔坦言自己提前准备了很多。

关节折叠、膝盖旋转、腰部折叠、1080度单膝跪转……在battle场上的他持续输出大招,连续的Breaking动作被网友戏称是“缩骨功在逃学员”。仔仔把battle比作跳伞和过山车,好玩、刺激、肾上腺素飙升:“脑海里不断盘着自己的套路和freestyle,想着必须要把对手给赢了。”

Oct-02-2022 00-31-55.gif

《这!就是街舞》带给他的,不仅仅只有比赛的激情,还有成长所包含的快乐、挫折和困惑。

加入豆豆队伍后,仔仔手舞足蹈地形容自己每天都在“吃瓜,嗑cp”。他先是用四川话模仿豆豆让他去训练,用很凶的语气喊:“仔仔,过来”。然后再用温柔的语气模仿豆豆用英文喊日本女队员Yuki:“Yuki,你还好吗?还开心吗?”他大笑着表示,全队都在嗑豆豆和Yuki这一对,后又假装叹气:“他们是来比赛的,还是来谈恋爱的?”

开心是暂时的,压力才是日常。在《这!就是街舞》播出后,仔仔经常翻看网上大家对他的评价,当夸赞和批评如潮水般涌来时,他告诉自己不要忽略那些负面的声音:“别人说你不好,也是有他们的道理。”但有时他也会不服气:“有人说这都能赢,那是他没在现场看。”

为了赢得每次的胜利,他通宵排练动作,对着镜头他展示自己的黑眼圈:“一直在想编排的动作,脑子一直在转动,都掉头发了。”也有快到临界点的时候,前段日子他和队友学Locking(锁舞),一到休息他便蹲在角落双手抱住头,一边抓头发一边崩溃地大喊:“学不会啊。”但无论再复杂再难的动作,他心里明白,这都只能自己克服消化。

922ebebegy1h5l76bhy8fj20u01hcu0y.jpg

梦想还是生存,对二十出头的仔仔而言,仍然在自我和家庭之间不断拉锯:“我爸之前不想让我跳舞,一直想叫我回去当包工头。”他笑着顿了一下又说:“但《这!就是街舞》播出之后,我爸看了节目觉得我跳得不错,还发微信表扬了我。”

谈及以后的规划,仔仔还是还是跳舞。不过他摆摆手,表示会休息两个月:“这段时间作品也跳,battle也跳,要休息一阵了,想回去和朋友吃吃饭,逗一逗我养的猫。”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