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灵魂到身体的溃烂都没有被嫌弃,杭州一老板最难堪的一幕被他看见!警医卫张国群的AB面

读城记26.8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蕾 柏建斌 通讯员 傅宏波

“湍口温泉杯·第九届杭州市十佳亲民警察评选”今天正式拉开帷幕。

两年一届,钱江晚报携手杭州市公安局,这项评选整整走过了18个年头。

18岁,正青春,青春的是警徽下这一张张鲜活的面容。

惦记亲民警察的市民百姓真心不少,前天还有读者在小时新闻客户端后台留言,夸赞一位疫情期间坚守一线的民警“就是亲民的样子”。

还有,反诈民警急速止损的身影,在这座城市频频“快闪”。他们很多都心急火燎地“抢”下市民的手机对骗子怒吼,一转脸又是心急地对市民苦口婆心地劝解。

亲民警察,就一直在市民们身边。

即日起,再一次欢迎大家推荐你眼中的亲民警察,可以在小时新闻客户端后台留言。我们想把你感受的这一份温度,传递给所有人。

开篇第一位,我们来认识一位看守所民警。

选他,是因为这个警种也许在你眼中是神秘的。

张国群,1983年出生,义乌人,曾经是杭州市急救中心的一名医生,如今是杭州市看守所的一名民警。

因此,同事们送他一个外号——“警医卫”。

张国群是正儿八经医科大学毕业的,先在救护车上当了4年急救医生。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救过多少人,直到现在,各路警察战友还是喜欢请他上急救课。

大家都相信,“张医生”教的心肺复苏肯定是最标准的。

WechatIMG10.jpeg

工作听着就是“发药”,但他管理的监区,真的是重任在肩

因为疫情防控需要,监管系统从2020年至今都处于一个比较特殊的状态,拘留所、看守所和监狱等封闭性的监管场所都算是。

张国群和他的同事们通常是每个月封闭3周,然后回家休息1周,如此轮换。

小时新闻记者约见张国群以后,一直等到他从看守所“解封”,昨晚(6月11日)才终于见上了面。

下班时间的张国群,是一个非常平和的男人。

他描述自己的工作也很平和。

“早上给监区发药,一般都是慢性病患者需要长期服用的药,护士一大早就帮我放好了。中午发的一般是临时用药,早上发药的时候同时巡诊,有人感冒了或者胃痛,我就回去给他开药;下午4点左右第三次发药……看守所里有不少在押人员是抑郁症患者,也有焦虑症的,失眠的蛮多的,所以第四次就给他们发。”

IMG_20220603_112950_[B@fd244dd.jpg

听着很简单?满屏都是“发药”。

那我们转折一下——张国群承担着所内艾滋病监区和死刑犯监区的医疗管理工作。

生命中最难堪的一面都被“张医生”看到了,从灵魂到身体的溃烂都没有被嫌弃

看守所里,形形色色的犯罪嫌疑人都有,但在张国群眼里还有“患者”两个字。

张国群不会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起来再去接触患者,会直接走进监室。他还要面对带状疱疹、疖肿、尖锐湿疣等病灶,甚至是全身溃烂的皮肤,进行清创和涂药、或者包扎。

有个28岁的男子,是被抬进来的,而且是从医院直接送进死刑犯监区。

张国群去办收监手续的时候也吃了一惊:高位截瘫,大小便失禁,还少了一条腿。

男子杀了女友,然后跳楼自杀……住院几个月,一条腿因为坏死被截肢了。他毫无求生意志,只盼着快点被判死刑。

杭州市看守所也是第一次接收这样的犯罪嫌疑人。

张国群依然是平和的表情,每日观察他的生理健康状况,每周更换尿液引流袋,每月更换导尿管……为了避免他生褥疮、血栓等,专门教会了同一监房的人员帮忙,给他每两小时翻身一次。

天天看着眼前这张平和的脸,男子开始会说一些客气话。

“张医生麻烦你了。”

“谢谢张医生。”

WechatIMG23.jpeg

对在押人员来说,情绪冲击最大的,莫过于原本不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收监的时候被查出来了。

张国群虽然不是专职的心理医生或精神科医生,他一样要解决这些问题,且要寻找多种解决方案里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那一种。

他遇到过一个身家好几个亿的大老板,50多岁了因为非法集资进来了,家人不闻不问。

大老板觉得自己可能会被判死刑,先绝食,然后撞过一次墙。

“撞墙一般只能把脑袋撞个包,绝食一般也坚持不下去……”张国群会温和地去劝他进食,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

生命中最难堪的一面都被这位“张医生”看到了,从灵魂到身体的溃烂都没有被嫌弃,大老板无法再保持沉默,眼神里多了一些温度,饭碗也端起来了。

IMG_20191004_105516.jpg

他用专业知识告诉艾滋病患者:你也可以有健康的孩子

风险还是有的。

一次,护士抽血的时候,遇到一位艾滋病患者不配合,手一甩。

护士急急来找张国群:我的手可能被扎了。

脱了手套,果然擦破了一点皮。擦破一点点也是职业暴露,马上吃阻断药,然后联系医院,一切都按规范流程有条不紊地进行,一直到最后一次检测确定安全,大家才松一口气。

在单位里,张国群是同事们眼中的定海神针。

“张医生很专业,讲话也有理有据,声音听着就让我安心。”一位同事这么说。

为了燃起艾滋病患者生的希望,张国群会用专业知识实实在在地出主意:只要好好治疗,你能活的,想要一个健康的孩子也不是不可能。

从警十年,张国群先后负责800多名涉艾人员的医疗安全,其中60多名艾滋病发病期人员、涉艾死刑人员5名。

张国群曾经有两次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第一次是高考后报志愿的时候,他在计算机和医学专业之间,选了医学。

“挺好的,在哈尔滨上的大学,学会了滑冰。”

WechatIMG16.jpeg

第二次是从120急救中心的工作岗位上报考公务员,他看到杭州公安招考的一个岗位是“临床医学”,踌躇满志地准备去做一名法医。

万万没想到,考是考上了,完成新警培训以后,被分配到监管支队,来了看守所。

法医的工作和在看守所里面对艾滋病患者相比,很难说哪一个更危险、更辛苦,但是呢,都是在帮助别人,都是为维护社会稳定做出贡献。

“我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WechatIMG5.jpeg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热评论
圆

故事内容很棒,又是警察又是医生的,都是很辛苦的职业,点赞

最新评论
azz211
azz211

必须点赞。

悠闲时光
悠闲时光

第二次的选择尤其赞

Lc
Lc

赞👍👍👍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点赞点赞!

136****0505
136****0505

关注了这个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