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观察日记丨文物局意见已发出一个月,数藏圈的人都不看新闻吗?

全文艺1.6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见习记者 刘玉涵

本周,我们迎来了518国际博物馆日,NFT发售平台也因此迎来了一大批文博类数字藏品。

但令人遗憾的是,大部分文博类数藏还是简单地把原始数据加密化,或者进行细微的“二创”,我们期待的优秀文创作品迟迟没有出现。

a261f89756a6d9806aa12be94831d55.jpg

距离国家文物局表态、人民网发文——《文博单位不应直接将文物原始数据作为限量商品发售》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类商品却还在NFT市场大卖,冠以“数字文创”之名,却无创意之实。

我们再回顾一下这篇文章的重点:文博单位应积极推进文物信息资源开放共享,坚持公益属性,不应直接将文物原始数据作为限量商品发售。同时鼓励社会力量通过正规授权方式,利用文物资源进行合理的创新创作,以信息技术激发文物价值阐释传播。

image.png

“文物等艺术品作为数字藏品是否能具有极深投资价值,有待斟酌。”“仅仅加密就算数字化?传统如何出新值得思考。”

在以往的数字藏品口碑榜的测评中,面对大量文物扫描件,辣评专家、中国美术学院动画系副教授韩晖就多次提出这样的疑问。

4a72360d7592d5a6be14297314eb68a.jpg

518发售的 西周·逨盘

但值得欣喜的是,仍然有博物馆在进行着创新创作的探索,吴文化博物馆就是其中之一。

吴文化博物馆是位于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的一座中小型博物馆,在注意到NFT是一个大趋势之后,从今年4月起开始发行文物相关的NFT作品。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想用文物原始的数据做成NFT,而是对文物进行二次艺术创作,再把这件二创的作品作为NFT。馆长陈小玲认为这种方式是多有好处的。

一来,把文物本身作为NFT具有唯一性、排他性,而再创作的作品可以根据艺术家的多元性获得更多可能性。二来,博物馆属于公益性的机构,文物本身即为国家、公民共有,不便直接进行文物图片、3D扫描件等原始数据的售卖。

那吴文化博物馆是怎么做的呢?

“文物+艺术家”的模式。

目前正在发行的这套作品是基于2021年的“看,国宝”展览。当时,吴文化博物馆从馆藏藏品中选出了九件比较有特色的文物,包括朱碧山银槎、青花束莲纹盘、战国古琴等,随后邀请八位青年艺术家根据文物进行艺术创作,最终举办了一场文物与当代艺术结合的创新展览。

7b95c4cbd7bc46f94a9579f898d0c21.jpg

71ab9cd746031c556741de12fde1c69.jpg

(《迎仙台》局部)

展览结束后,这些创意作品就被捐赠到了博物馆里,成为了博物馆推出的首批数字艺术藏品。

“数字藏品也是博物馆资源开放的一种方式。”陈小玲认为,这些对文物进行二次创作的作品有助于公众认识和了解文物本身

河南省开封市博物馆的尝试同样可以作为文博类NFT范例。今年4月,开封市博物馆发布了数字藏品《水运仪象台》。

水运仪象台是北宋时期苏颂、韩公廉等人发明制造的以漏刻水力驱动的,集天文观测、天文演示和报时系统为一体的大型自动化天文仪器,被誉为是世界上的最早的天文钟。

但是目前仅存古籍上的记载,并没有实物。这款NFT实现了这件“第5大发明”的数字复原。不论是从创意度、艺术性还是IP稀缺度来评价,《水运仪象台》都表现良好,可以说为文物的创意创作提供了一条思路。

测评团的辣评专家、中国美术学院动画系副教授韩晖都表示“有点意思”。

同时,他也指出这款产品在色调搭配方面还有些不足。艺术性的欠缺也是目前大部分数字藏品存在的普遍问题。

即便数字藏品达不到较为专业的艺术水准,我们也期待文博单位可以进行更多更丰富的创新创作,在推进文物资源开放共享的同时,对文物进行正规、合理的活化,激发数字时代下文物的新价值。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海岩
海岩

赞!加油!

188****2260
188****2260

了解一下

188****2260
188****2260

了解一下

188****2260
188****2260

了解一下

188****2260
188****2260

了解一下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