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丛谈|贯云石:夜月生香雪满身

全文艺11.6万阅读

□周维强

贯云石,原名小云石海涯,字浮岑,号酸斋。生于元世祖至元二十三年(1286),卒于泰定帝泰定元年(1324)。祖父是元朝开国大将阿里海涯。云石是西域畏兀人,出身在大都西北的高粱河畔。《元史》里《小云石海涯传》说云石“神彩秀异。年十二三,膂力绝人,使健儿驱三恶马疾驰,持槊立而待,马至,腾上之,越二而跨三,运槊生风……或挽强射生,逐猛兽,上下峻阪如飞,诸将咸服其趫捷”。云石又从姚燧学习。姚燧见云石古文峭厉有法,歌行古乐府慷慨激烈,“大奇其才”。可知云石也是文武全才。

贯云石书法。

云石曾在大都朝廷中做官,后来辞官隐居江南。云石在《清江引》的曲子里表达了自己的心情:“竞功名有如车下坡,惊险谁参破!昨日玉堂臣,今日遭残祸。争如我避风波走在安乐窝!”云石本是“吾生宦情素薄”,辞职南隐杭州也在情理之中。陈垣先生1923年写《元西域人华化考》,赞云石为“浊世佳公子”,良有以也。

明人修的《元史》里,《小云石海涯传》说云石卖药钱塘市中,“诡姓名,易服色,人无识者”。有一回,云石看见有渔夫织芦花做成被子,就要拿自己的丝绸来换。渔夫就说:“君欲吾被,当更赋诗。”云石果然援笔而作:“采得芦花不涴尘,翠蓑聊复藉为裀。西风刮梦秋无际,夜月生香雪满身。毛骨已随天地老,声名不让古今贫。青绫莫为鸳鸯妒,欸乃声中别有春。”这个故事里,云石固然雅人深致,这个渔夫也染了六朝烟水气。

启功先生。

今人启功先生写齐白石轶事,说白石先生有时也有些旧文人自造“佳话”的兴趣。白石先生居北京,一次菜车走过家门,白石先生向卖菜人说明自己的画能值多少钱,自己愿意给他画一幅白菜,换他一车白菜,“不料这个‘卖菜傭’并没有‘六朝烟水气’,也不懂一幅画确可以抵一车菜而有余,他竟自说:‘这个老头儿真没道理,要拿他的假白菜换我的真白菜。’如果这次交易成功,于是‘画换白菜’‘画代钞票’等等佳话,即可不胫而走。没想到这方面的佳话并未留成,而卖菜商这两句煞风景的话,却被传为谈资”。启先生叹息:“可惜的是这次佳话,没能属于齐先生,却无意中为卖菜人所享有了。”而在六七百年前的元代,文学家云石和山野渔夫倒能共同谱写了一段佳话。

齐白石所绘白菜图。

上面引的《元史》里云石诗换渔夫芦花被的故事,说是发生在云石称病辞官隐居江南之后,云石“卖药于钱塘市中”,“偶过梁山泺”,于是有了这个故事。则“梁山泺”应该在钱塘了。明人所修《元史》里的这篇传记取材于元代史学家欧阳玄给云石写的《贯公神道碑》。“贯公”即贯云石。“神道碑”即立于墓道前记载死者生平事迹的石碑,神道即墓道。欧阳玄写的神道碑里的这个故事,则采自云石在这首诗前写的小序:“仆过梁山泊,有渔翁织芦花为被,仆尚其清,欲易之以绸。翁曰:君尚吾清,愿以诗输之。遂赋,果却绸。”欧阳玄采用了进去,又略有生发,说渔翁看云石要拿贵重的绸交换自己的低贱的芦花织就的被子,“异其为人”,于是假装说:“君欲吾被,当更赋诗。”哪知云石“援笔立成,竟持被往”。云石也不管渔翁意思的真假,写了诗不由分说就拿走了芦花被。欧阳玄接着写道:“诗传人间,号芦花道人。公至钱唐,因以自号。”云石到钱塘后自号“芦花道人”,因缘于此。

欧阳玄像。

溯源云石以诗换取渔夫芦花被的故事,云石诗序是说自己到钱塘之前在梁山泊发生的;欧阳玄写《贯公神道碑》,故事略有生发,地名“梁山泊”易作“梁山泺”,并以此解释了云石“芦花道人”的出处。到了明人修《元史》写云石传记,则又改成云石先到了钱塘,然后是“偶过梁山泺”,发生了这个故事,次序作了前后更改,也让读这篇传记的以为“梁山泺”是在钱塘。明人修《元史》写贯云石的传记,取材欧阳玄《贯公神道碑》,前后次序作这样大的变动,梁山泺的方位也因此有了变化,推想起来不是找到了新材料,很可能只是史臣的整齐故事,便宜行文。这是不是可以表示明人修《元史》,有的史臣是把史书当成文章来做了,实证精神不足呢?不过且先无论到底是“梁山泺”还是“梁山泊”,也不论这个地方在何处,也无论云石和渔夫的故事发生在到钱塘前还是到钱塘后,这个故事里的云石、渔翁之间诗换芦花被,倒也和世人印象里、传说里或想象里的西湖山水的风雅气质相得益彰,也和世人印象里、传说里或想象里的西溪山水的野逸趣味相得益彰。

贯云石为元人所编《乐府新编阳春白曲》所写的序。

云石在西湖上惯看春风秋月,写了小令《正宫·小梁州》春夏秋冬四曲,写湖上四时风景之胜:

春风花草满园香,马系在垂杨。桃红柳绿映池塘,堪游赏。沙暖睡鸳鸯。[么] 宜晴宜雨宜阴阳,比西施淡抹浓妆。玉女弹,佳人唱。湖山堂上,直吃醉何妨?

画船撑入柳阴凉,一派笙簧。采莲人和采莲腔,声嘹亮。惊起宿鸳鸯。[么] 佳人才子游船上,醉醺醺笑饮琼浆。归棹晚,湖光荡。一钩新月,十里芰荷香。

芙蓉映水菊花黄,满目秋光。枯荷叶底鸳鸯藏。金风荡,飘动桂枝香。[么] 雷峰塔畔登高望,见钱塘一派长江。湖水清,江潮漾。天边斜月,新雁两三行。

彤云密布锁高峰,凛列寒风。银河片片洒长空。梅梢冻,雪压路难通。[么] 六桥顷刻如银洞,粉妆成九里寒松。酒满斟,笙歌送。玉船银棹,人在水晶宫。

这四首小令,分别写了西湖山水的春夏秋冬四季景致,文采、趣味直追唐人白居易、宋人苏东坡而不逊色。陈垣先生说元人文学之特色尤在词曲,“而西域人之以曲名者,……贯云石其最著也。”“即在汉人中亦可称绝唱也。”这真不是泛泛而谈的虚言。

和白居易苏轼相比较而尤有可说道者,云石以西域人氏而深得湖山佳趣,发而为曲。这既说明当日西湖山水已为西域东土江北江南四方人士所喜,也见出云石的汉文化修养的深厚和审美趣味的雅致。                                    

2021年9月24日初稿,2022年5月18日修改,杭州西溪寓所

作者简介:周维强,编审。著有《蓟门黄昏:元史随笔》《书林意境》《扫雪斋主人:钱玄同传》《太白之风:陈望道传》《尚未远去的背影:教育文化名人与杭州》《史思与文心》《若有所思》《学林旧闻》《最忆是杭州》《古诗十九首评注》《笔下云烟:沈尹默先生题签往事》等。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