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期间女方在杭州买了房,分手后男方想分走一半?法院这么判

重案组2.1万阅读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燕 通讯员 西法

同居4年后分手,男方认为,双方同居生活期间女方独自出钱买的房、车自己也有一半份额,并为此来到杭州西湖法院起诉。

VCG41494189202.jpg

▲视觉中国 供图

同居后分手,女方买的房男方想分一半

多年前,小花来到杭州打拼,做服装批发生意,做得挺好。但在老家的父母对她还没结婚这件事很着急,催婚催得紧。

当时,25岁的小花经人介绍认识了隔壁村的小李。两人恋爱后,小李来到杭州,两人开始同居生活。

2016年,小花在杭州买下一套当时总价200多万元的房子。她自己出50万元的首付,并独自办理房屋按揭贷款。2017年初,小李、小花在老家摆酒席举行了婚礼,但没有登记结婚。

之后,小花独自出钱装修房子、买车位,后房子所有权登记在小花一人名下。

相处下来,小花觉得小李不上进,在同居的第四年提出分手。一直希望能尽快结婚的小李则提出,分手需赔他青春损失费。两人对此争执了一番后,小花表示可以给小李13万元的补偿,但小李坚持要21万,两人就此谈崩。

后小李将小花起诉到法院,要求小花返还彩礼,并认为两人同居期间,共同生活、共同经营,因此小花购买的房与车位属于共同财产,要求分割一半份额。因房屋和车位都在小花名下,小李要求折价分割,即要小花补偿他103万余元。

算不算共同经营,双方说法不一

庭审时,彩礼钱要不要还、同居期间女方买的房子与车位是否为共同财产成为双方争议焦点。

对于彩礼钱,小花在庭审中表示,结婚时她并没有收到彩礼钱。

小李则把他的舅舅、双方介绍人喊来作证。小李舅舅说,据他所知彩礼说好6万元,但实际分两次共给付了4万。

对于双方的另一个争议焦点,小李认为,两人是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且他除了负责打包、送货等体力活,还在家中买菜做饭、缴纳物业费等,所以属于共同经营;房屋装修、每月还的按揭款、家庭日常开支等均依赖生意收入,产生的收益应归共同所有。

小花则给出不同的说法。小花在认识小李前,就和朋友合伙做服装批发生意。小李来杭州后一直没稳定工作,她便让小李来店里打包,并给小李发工资,直到小李转去做网约车司机。因此小花认为,小李所谓的共同经营并不存在,小李提出的两个诉讼请求都应依法驳回。

庭审时,小花也请来自己的合伙人为经营情况作证。

以结婚为目的的同居,期间获得的财产属于共同所有吗

西湖法院审理认为,小李与证人说的彩礼金额不一致,小李对差额部分的解释为过年、过节时另给的钱,但这显然不属于以结婚为目的的由男方给予女方一定财物的彩礼范畴。结合双方提供的聊天证据,小花说给小李一笔钱的对话中,并没有提及款项性质,从前后文看,这笔钱是分手后小花给小李的作价补偿,并非彩礼返还。庭审时,小花也否认收到过彩礼,因此,西湖法院对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不支持。

对是否是共同财产这一点,西湖法院审理认为,对同居期间一方获得的财产另一方并不当然享有共有所有的权利,小李对“共同所有”负有举证责任。根据现有证据,双方确立恋爱关系前,小花就在经营服装批发生意,有较为独立的经济基础。店铺使用的也是在小花合伙人名下的银行账号,小花辩称合伙人不是小李具有合理性。

小李虽提供打包送货的证据,但仅能证明其对经营事项付出劳务,没有证据证明他与小花形成共同经营生意或者实际出资经营,或者对经营事项具有决策权,因此经营收入不属于同居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小李并不享有该权益。

综上,西湖法院对小李的第二个诉讼请求也不予支持。西湖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小李的诉讼请求。

后小李不服提起上诉。

近日,该案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评论区 Comment

最新评论
大个儿
大个儿

这特么霍霍一个女的??

183****2013
183****2013

法院这么判

150****0769
150****0769

男的都不像个男的

138****9899
138****9899

男子汉应该自己努力赚钱!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打开小时新闻APP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