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庐小札|山头方石静(四)

全文艺3371阅读

□松庐

相传谢灵运诗句“山头方石静,洞口花自开”所咏的委羽山,清幽静谧,历来是绝佳的藏书地和读书处。委羽山古有“轩辕藏经”的传说。

《委羽山志》载:“轩辕黄帝以丹法传于玄子,重盟而付之以丹经,藏于委羽山,承以美玉,覆以盘石,金简玉字刻其文。”康有为诗曰:“松竹幽幽委羽山,空明洞口我来还。玉书金简如可见,别有天地非人间。”康氏晚年来黄岩,是为老友柯骅威《小丹邱诗存》作序。序曰:“黄岩在(天)台(雁)宕间,九峰环立,峭碧摩天,委羽之洞在焉。甲子三月,吾与邑君子扶筇游之翔之。其地分雁宕之幽奇,其所孕产人才亦必俊拔,幽灵出其间。”柯氏子侄中,柯横以诗书画并称三绝,终成一代名儒。

委羽山藏书除了轩辕藏经的传说,还有青华秘书的故事。《委羽山续志》载:“青华秘书五卷,青华真人撰,后传鹤臞子。太平进士黄濬订正而梓行之,今版藏委羽大有宫。”黄濬曾谪戍新疆,与同被革职的林则徐结为知音,林为其《壶舟诗存》作序。晚年黄濬主讲黄岩萃华书院,作有一首七古《忆游委羽》:“我有青华古秘书,元关一窍包空虚。青华老人传于鹤臞子,我为雕版藏吾庐。因忘古人著书留名山,况此道秘非等闲。我欲窃仿古人意,慨付此版归仙关。殷勤嘱语超阳老,慎宝此版勿草草。”惜书爱书之意跃然纸上。

委羽集洞天福地于一山,自然成为各方高人前往修炼的圣地。“道人仙骨珊,饶有书画癖。”历代羽士中,不乏文人骚客。《委羽山续志》记唐代许碏:“周游五岳,抵天台、四明、仙都、委羽,皆于悬崖峭壁人不及处,题云许碏峨嵋寻偃月子到此。”《全唐诗》收许碏诗二首。其一《题南岳招仙观壁上》有句:“玉为玉兮石是石,蕴弃深泥终不易。邓通饿死严陵贫,帝王岂是无人力。”题注:“题此诗后数日上升。”其二为《醉吟》:“阆苑花前是醉乡,踏翻王母九霞觞。群仙拍手嫌轻薄,谪向人间作酒狂。”《续仙传》记其“后当春景,插花满头,把花作舞,上酒楼,醉歌升云而去。”

origin94a944c8202be0608a00e1fba30fe225.jpg

《委羽山志》记唐代羊愔“入委羽得仙”。相传羊愔能顷刻挥毫作书两三百纸,人多不认,自诵即成文章,记之方知辞清句丽,多仙境神游之意。又记陈岳“元末隐居委羽,守道自高。嗜学,能诗文,善书画,落笔过人。国初游江湖,已而返故山,闭门谢客。注《道德经》及《玄牡赋》,后莫知所终。”明初高启作《赠空明道人》:“我闻赤城南,仙峤名委羽。烟霞闭深峒,绝壑飞玉鼠。空明中有天,日月照琼宇。昔人炼丹成,骑鹤飘飘举。而翁夙慕道,栖此求真侣。玄文夜夜披,灵药朝朝茹。岁久必改形,升腾去何所。”据考,这位空明道人即为陈岳。

委羽诚为道家仙山,而历代多建书院讲舍,千百年来文脉赓续、弦歌铮鸣。东麓建有文献书院、紫阳书院、朱文公祠,皆祀朱子。朱熹与黄岩渊源极深。他提举浙东常平,驻节黄岩,曾讲学翠屏山樊川书院,广收门人。黄岩从者甚众,一时独盛,“宛然邹鲁之遗风”。百年后,朱子后裔竟在台地椒衍瓜绵,光绪《黄岩县志》“朱文公祠”条:“文公四世孙,宦于台,因家太平乌沙浦。”袁枚游委羽山有句:“朱子曾读书,地域以人传。”《委羽山志》收录朱熹一首五言绝句:“山藏方石灿,门掩薛萝深。道像千年在,衣冠昭古心。”此诗诸集皆未见,疑为伪托。今委羽洞口尚存一石碑,刻有“薛萝深处”,为民国廿年大有宫方丈蔡理鉴所书。

西麓旧有“二徐宅”,北宋高士徐中行徐庭筠父子“幅巾藜杖,往来委羽山中”。徐中行系临海人氏,因其兼具“孝悌、睦姻、任恤、中和”八字美德,世称“八行先生”。司马光誉其“神气清和,可与进道,不为国器,必为儒宗。”徐氏晚年在委羽山开坛授徒,东瓯各地学子纷纷来投。徐庭筠为其三子,深得乃父之风,父子合称“二徐先生”。永嘉事功学派开创者郑伯熊任黄岩县尉时,曾往委羽山向徐庭筠问学。徐庭筠咏竹诗:“未出土时先有节,便凌云去也无心”,广为流传。《台学统》列“二徐”为“台学之首”,晚晴黄岩名士杨晨撰有一联:“首为三台开学派,远从八行溯儒宗”。《朱熹集》有朱子谒二徐先生墓诗:“道学传千古,东瓯说二徐。门清一壶水,学富五车书。但喜青毡在,何忧白屋居。我来君已逝,挥泪表丘墟。”

翻检这些委羽诗文,时而仙气袅袅,时而书香缕缕,透过字里行间,分明得见千百年间读书人的温情与厚谊,浸润其中,令人神往不已。


本文为钱江晚报新闻资讯客户端“小时新闻”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客户端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删除稿件、赔礼道歉、赔偿本文采编成本及维权支出等。侵权举报、版权合作请联系:qbwl@8531.cn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