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庐小札|山头方石静(三)

全文艺1232阅读

□松庐

与委羽山大有空明洞天的神奇传说同样闻名于世的,除了洞口的方石之外,还有琪树和琪花。

琪树,自古被认为仙境玉树。范成大《步虚词》:“钧天奏,流韵满空明。琪树玲珑珠网碎,仙风吹作步虚声。相和八鸾鸣。”他在黄岩游春后,写下“春风吹遍黄岩里,数尽峰头不肯还。”南宋绍兴年间,谢伋隐居黄岩灵石寺药寮,曾诗酬时任台州知府曾惇,题为《曾谹父使君招客双岩堂》,中有一联:“南国甘棠有琪树,平居大屋尚修椽。”卢廷幹《空明洞记》云:“及其岭云乍合,明月满山,琪花倒影,空翠霏寒,道人钟磬之声遥彻,若愈加振响者。”

清同治《委羽山续志》记载委羽十二景,其二《琪树垂珠》:“谁将崑崚姿,移植仙源坻。覆以六铢衣,星光灿玉李。”明万历年间邑人胡昌贤撰《委羽山志》称:“琪树产洞前,垂条如弱柳,结子如碧珠。其子一年者青,二年者碧,三年者红,缀条上,璀璨相间。”

这段描述,实出于中唐宰相诗人李绅所作《琪树》诗序。《琪树》所咏是为天台风光:“石桥峰上栖玄鹤,碧阙岩边荫羽人。冰叶万条垂碧实,玉珠千日保青春。月中泣露应同浥,涧底侵云尚有尘。徒使茯苓成琥珀,不为松老化龙鳞。”天台琪树,更早的记载来自于东晋孙绰的《游天台山赋》:“建木灭景於千寻,琪树璀璨而垂珠。”唐代名相李德裕撰《平泉山居草木记》曰:“木之奇者,有天台之金松、琪树”,称“琪树以垂珠而擅名”。

“我闻天台山,山中有琪树。欲言永攀上,莫晓石桥路。”诗出唐时天台隐士寒山子。得知友人离任台州知府后,刘禹锡赋诗相送:“闻说天台有遗爱,人将琪树比甘棠。”宋诗开山祖师梅尧臣曾先后送两位方外之交归天台,临别赠诗“忽闻携锡杖,思向石桥回。城霞与琪树,璨璨助诗才。”“不寻琪树去,肯向石桥去。海近云多润,山高日少晴。”昔年徐霞客游天台登华顶,但见“四山回映,琪花玉树,玲珑弥望”。

委羽、天台同处台州,相距不远,自古皆为道教名山。“琪花方石洞天宽,千古仙人此炼丹。”历来乡贤歌咏委羽山的诗句中,常将琪花与方石并列。晚明在浙闽一带抗清的柯夏卿,诗咏家乡名山时有句:“琪花间作黄花路,方石闲随方竹生。”晚清黄岩名士王咏霓,曾列翁同龢门下,被誉为“台州开眼看世界第一人”,其游委羽山时作:“琪花缀幽谷,方石出丹炉。”《委羽山志》编者胡昌贤作《委羽山赋》:“琪树璨璨兮,瑶草菲菲;方石烂烂兮,丹鼎辉辉。”由此可见,相传谢灵运诗句“山头方石静,洞口花自开”中的“花”,亦当为琪花。

16193414034451649909492170590534.jpeg

据考,所谓琪树,实为南烛,古名染菽。《新安志》南烛条载:“丛生春晚,苗叶红赤,照耀山谷。道家用以馏饭,故又谓之青精饭。”《本草纲目》记“作饭之法”:“摘取南烛树叶捣碎,浸水取汁,蒸煮粳米或糯米,成乌色之饭。久服能轻身明目,黑发驻颜,益气力而延年不衰。”此饭在道家备受推崇,南朝齐梁时期山中宰相陶弘景《登真隐决》载太极真人青精干石饭,“以南烛草木煮汁渍米为之。”其《真浩》还记载“青精石饭之法”为吴人道士邓柏元者所授,这可能是此饭最早的起源。

关于青精饭的诗句,最有名的当属杜甫《赠李白》:“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苦乏大药资,山林迹如扫。”诗圣将此饭视为养生仙药。陆游直称:“道士青精饭,先生乌角巾。”黄庭坚也有诗云:“饥蒙青精饭,寒赠紫驼尼。”青精饭又称青精稻,元稹《和乐天赠吴丹》:“万过《黄庭经》,一食青精稻。”

在民间,仙家之物青精饭即是日常饮食中的乌饭。传说刘晨、阮肇天台采药遇仙,仙女招待二人的食物中便有乌饭。乌饭树有草木之王之称,《太平御览》卷六百七十一谓:“《上元宝经》曰:子服草木之王,气与神通;子食青烛之津,命不复殒。”

陆龟蒙作有《四月十五日道室书事寄袭美》一诗:“乌饭新炊芼臛香,道家斋日以为常。月苗杯举存三洞,云蕊函开叩九章。一掬阳泉堪作雨,数铢秋石欲成霜。可中值著雷平信,为觅闲眠苦竹床。”晚唐诗人以“皮陆”齐名,皮日休字袭美。皮日休作《江南道中怀茅山广文南阳博士》三首,其一:“寒岚依约认华阳,遥想高人卧草堂。半日始斋青精饭,移时空印白檀香。”皮诗所怀“茅山广文南阳博士”张贲,也写有一诗《以青精饭分送袭美鲁望因成一绝》:“谁屑琼瑶事青精,旧传名品出华阳。应宜仙子胡麻伴,因送刘郎与阮郎。”鲁望是陆龟蒙的字。吃了茅山高人馈赠的青精饭,皮陆便成了天台遇仙的刘阮。

天随子陆龟蒙食乌饭是在四月十五道家斋日,而在台州当地,则有四月初八吃乌饭麻糍的风俗。据说当日吃下后,今夏蚊子不会叮咬。姑且不论是否真有如此神奇,作为台州传统美食,乌饭麻糍那清甜幽香的滋味、软韧爽滑的口感,却着实令人时常回味,长久难以忘怀。


作者 Author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好友

打开微信扫一扫
即刻分享至微信朋友圈